臺北市
--°
( --° / --° )
氣象
快訊

2020-06-01 | 台灣數位匯流網

曇花一現的「微電影」

曇花一現的「微電影」

文/鄭自隆

選戰使用微電影是始自2012年總統大選,當年馬英九陣營拍攝「國旗女孩」在網路播出,引起廣泛與熱烈討論;選後甚至造成風潮,大選過後就有廣告公司、廠商,甚至政府機構,試圖將微電影變成新的廣告媒體工具(vehicle),變成「長篇廣告」。

該年國民黨的媒體策略是「先網路後電視」,拍攝3套分別約7至10分鐘的微電影,「國旗女孩」上下集與「愛情簽證」,以偶像劇方式拍攝,再剪成短版在電視播出,新的傳播型態在新媒體先播出,再帶出傳統媒體的討論與擴散,是正確的選戰戰術。

微電影是2010年才逐漸興起的名詞,起源於中國,被稱為microfilm,不過這是不正確的英譯,microfilm是指「微縮片」,早期為儲存大量的報紙資料,一個個版面用拍照方式除儲存於微縮片中,要閱讀時必須使用特殊的機器;微電影以譯為micro cinema為宜,micro cinema本意就是「短片」。

只有數位匯流,才會有微電影,在前網路時代,影視作品只有電視與電影兩種平台,通路頻道有限,電影沒有一定的品質或市場保證是上不了的,電視要花錢買時間,而時間是以秒計價;但網路時代,網海浩瀚,頻道多得很,想怎麼上就怎麼上,微電影才有存活的空間。

當然新的廣告媒體工具不能單純從科技面去思考,必須也考慮人文與社會意義,微電影源自素人的home video,以前只能自拍自看,不過網路發達後,Youtube解決了播出管道問題,平台無限;此外由於是新媒體,除廣告公司及廠商的影片外,亦有專業人士願意投入拍攝非商廣告的微電影,在當時微電影看似前程似錦。

微電影要長久走下去,非商廣告的微電影必須考慮經營模式(business model),換言之要思考影片如何賣錢?媒體的收入來自廣告與發行,免費掛在Youtube並沒有發行收入,廣告收入呢?如果靠影片播出前的廣告插播收費,恐怕會殺雞取卵。

選戰的微電影,還必須思考到底是「短篇電影」還是「長篇廣告」?「長篇廣告」是不對的,很少人會主動點選廣告等著被說服,廣告是被動的收視行為,我們看電視是為了看節目,而不是看廣告,電視廣告時間我們會去尿尿、打電話、開冰箱,所以把微電影當作「長篇廣告」會面臨腰斬切換的命運。因此微電影必須是「短篇電影」,必須有劇情有梗,因此候選人廣告訊息必須巧妙置入,不能有明顯宣傳訊息,但「巧妙置入」卻是「說得容易做的難」。

微電影廣告雖然面臨「廣告?娛樂?」的兩難,不過在商業上它仍然是好的輔助媒體(support media),理由是:一、無媒體播出費;二、壽命長,在網路上要掛多久就多久;三、可行動接收;四、可善用代言人,長時間露出,卡司費用相對節省。

但微電影似乎紅不了3年,尤其選戰微電影如同曇花,只有一現,2012年大選爆紅,2014年的六都市長選舉並沒有跟進,原因呢?

主要是要拍成「短篇電影」何其困難,政黨或候選人花錢拍片,就是期待鈔票換選票,沒有選票效果只有娛樂功能的微電影,廣告主是拿不出錢的;但拍成「長篇廣告」又有誰會看?

另一個原因是「嘗鮮」,網路時代任何文本都要「易開罐」,容易接近、容易使用、容易喜歡,同樣的也容易失掉耐心與熱情,最後棄如蔽屣。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台灣數位匯流網》立場

圖片來源:取自pikist、TDC NEWS製作

更多台灣數位匯流網報導
選戰數位工具的演進
政客蹭網紅

【專欄評論文章.非經授權禁止轉載】

最新科技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