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4° / 28° )
氣象
2020-07-10 | 科技新報

除了不能打電話,現在的電話亭什麼都能做

除了不能打電話,現在的電話亭什麼都能做

我們已經很難會想起「公用電話」的存在了,在多數人看來,這是屬於回憶的片段,人手一支手機的當下,那些隱藏在街頭巷角的電話亭,也大多處於荒廢狀態。
除了不能打電話,現在的電話亭什麼都能做

拿起聽筒,投入硬幣或是插一張 IC 卡,默念爛熟於心的號碼,按下電話機的金屬按鍵,在嘟嘟聲中或焦慮或從容等待,似乎比現在從手機通訊錄裡隨手一撥更有儀式感。

在通訊不十分發達的時代,公用電話是異地溝通的重要媒介。筆者還記得國高中時,學校不允許學生帶手機,但校園角落會設置公用電話,父母也會給子女一張 IC 電話卡以備不時之需。

但是否真為了「不時之需」卻是因人而異。畢竟每到晚自習時間,即使操場空無一人,電話亭裡總能看到影影綽綽的人影,一待就是半小時。

要是早幾年,出門在外碰上手機沒電了,可能還會有打公用電話的需求,但如今,隨處可見的共享行動電源臨時救急顯然更便利。

而我們也大多失去了可背一長串號碼的能力,似乎根本不再有公用電話用武之地。

在英國,經典的紅色電話亭一直和雙層巴士、大笨鐘等視為當地視覺象徵,但隨著手機興起,這些電話亭也逐漸消失。

有的送往垃圾廢棄場,拆解到只剩下金屬架;有的則變成街頭塗鴉的「畫板」,可說情況也不樂觀。

一直風吹日曬下去也不是辦法,就算公用電話沒人用,但電話亭的空間還存在,就看如何挖掘出新價值。很多人開始利用這不到 1 平方公尺的地方,打造出令人意想不到的東西。

有人將電話亭變成社區圖書館,人們可以自由借閱圖書;有人改造成小型博物館或畫廊,展示小眾藝術家的作品。

還有一些醫療機構會將心臟除顫器放在亭內,方便偏遠地區的人等待救護車來前應急使用。

這些都是較常見的用法,但也有一些不常見的。

除了不能打電話,現在的電話亭什麼都能做

(Source:20minutes)

2012 年倫敦橄欖球賽,因更衣室離賽場太遠,一些啦啦隊隊員索性在電話亭裡解決。

除了不能打電話,現在的電話亭什麼都能做

(Source:mylifestylemax)

還有改造成自家浴室,滿足在電話亭上廁所的願望。

除此之外,用電話亭開間小商店也是個不錯點子。比如說街頭咖啡廳,看似空間狹小,但也不失為鄰里小憩好去處,對經營者來說也無需承擔高昂的店租。

除了不能打電話,現在的電話亭什麼都能做

▲ 小型手機維修站。(Source:Yahoo)

LoveFone 公司則在電話亭開設小型工作間,外觀不變的基礎上改裝內部,掛上維修工具和工作台,就是一間手機維修小店了。

目前在英國,這種將電話亭改造成工作空間的做法流行了幾年。只要你願意花大概 3,000 英鎊,就能從 eBay 或經銷商處,買到翻新後的 K6 型紅色電話亭。

有的幾乎快廢棄的電話亭,還能申請「免費領養」服務。

除了不能打電話,現在的電話亭什麼都能做

▲ 法國藝術家 Benoit Deseille 改造的電話亭水族館。(Source:designboom)

可以說,這些措施拯救了一批快要淘汰的設備,但從總量來看,公用電話減少基本是大勢所趨。根本原因在於日常維護和回報不對等,導致營運者入不敷出。

尤其很多尚未改造的老式電話亭,既沒放廣告空間也沒充電服務,純粹只有一台電話,只要無人使用,就不會產生任何收入。

除了不能打電話,現在的電話亭什麼都能做

▲ 沒有電話的電話亭。

但偏偏又有人連電話亭本身都不放過,拆螺絲、卸玻璃都是小事,有時候連整台電話都拔走,扯斷電話線等也時有發生。

但電信公司的人力財力始終有限,很多時候,我們光是看到公用電話的「慘狀」,就已經不想去想「用它打電話」這件事。

一些小國家,公用電話確實完全消失了,比如比利時和丹麥,分別在 2015 和 2018 年,拆除了境內最後一座公共電話。

原因和當地行動網路覆蓋率有關,導致個別電話機的撥打次數為 0。

挪威也於 2016 年停止公用電話服務,只留下 100 座無法打電話的電話亭,並納入文化遺產保護範圍。

不過,小國還能說因為面積小才迅速清理公用電話,換成中國、美國這類國土面積大,全面淘汰電話亭並不實際,也只能想辦法做改造和技術翻修。

除了不能打電話,現在的電話亭什麼都能做

▲ 100architects 在上海改造的「橙色電話亭」,加裝座椅、閱讀燈、免費 Wi-Fi、USB 插座等。(Source:100architects)

目前,添加 Wi-Fi 服務、引入巨幅廣告牌等都是比較主流的做法,你在機場、車站等也應該能看到一部分電話亭加入便民裝置,提供天氣、地圖和景點等資訊查詢服務,有的還能繳納水電費。

上海一部分市中心的電話亭加裝 5G 小型基地台,用於彌補 5G 訊號較弱地區,也算是因地制宜的應用。

這些功能擴展,多少為了彌補電話亭缺少的功能,但最終能讓多少電話亭獲得人們關注,依舊是未知數。

畢竟,很多功能在手機也已普及,想讓電話亭重獲生機,顯然不是改裝成「Wi-Fi 亭」、「資訊亭」就能解決。

本質問題也仍未解決,公用電話是否沒有存在的必要?

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覺得。

2020年生まれの公衆電話(MC-D8)を見つけてテンションブチ上がってしまった 生まれてき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レベル… pic.twitter.com/GcdUMMSCG1

最新科技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