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0° / 19° )
氣象
2020-08-11 | 中央社

質疑酒測器失準 男子偵查庭飲酒實測獲清白

繆姓男子被測出酒測值達每公升0.47毫克,涉嫌酒駕。繆男堅稱沒喝酒,北檢罕見安排繆男在偵查庭喝酒並酒測,發現員警操作不當且儀器有問題,酒測值難採信,處分不起訴。

全案起於,繆男去年12月間駕車出車禍,警方獲報到場實施酒測,測出繆男酒測值達每公升0.47毫克,依涉犯公共危險罪嫌將繆男移送台北地檢署偵辦。

繆男矢口否認酒駕,離開地檢署後即前往和平醫院,經再三請求院方人員,在遭查獲後第14小時如願抽血進行檢驗,發現酒測值趨近於零。

繆男持驗血報告向檢察官主張清白,檢察官函詢院方,詢問酒測值是否有可能在14小時內從0.47變成0,經院方表示幾乎不可能後,徵得繆男與辯護人同意,安排繆男在偵查庭喝酒實測。

檢察官安排繆男約上午9時到庭,找來案發時實施酒測員警及酒測器,另準備一支酒測器做為對照。繆男在偵查庭內飲用烈酒,喝沒幾口就被員警用案發時使用的酒測器驗出酒測值0.47,經檢查才發現員警忘了歸零。

繆男喝了約200毫升烈酒後驗出酒測值0.58,隨即因酒醉在偵查庭內睡著,由法警、律師輪流看管。相隔近15小時後,繆男翌日凌晨1時許直接從北檢前往和平醫院抽血,驗出酒測值約0.3。

檢察官依據驗血被告,認為繆男案發當天若真的被測出酒測值0.47,不可能14小時後酒測值趨近於零;實測過程也顯示,員警忘了將酒測器歸零,導致一開始就測出酒測值0.47,操作與儀器都有問題,因此認定酒測值不可採信。

案發當天處理車禍的員警也證稱,繆男案發時意識清楚、應答正常,與在偵查庭中的醉態顯有不同。檢察官因而認定繆男犯罪嫌疑不足,處分不起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