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5° / 24° )
氣象
2024-02-14 | 大成報

發展國民經濟消滅貧窮(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在蔡英文政府七年多來的勵精圖治發展高科技產業讓台灣經濟躍上「已開發先進國家」水平,個人經濟所得也超越日韓兩國成為東亞最高所得國家,聯合國下面的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亦認定台灣為高所得高消費國家,這麼偉大的成就是馬英九一百年也無法達成的;而可惜的是這些亮麗的成績都是高科技產業和金融業與航運業創造出來的,其他傳統或庶民微利產業大多嗷嗷待哺經營困難,我住的新店區碧潭附近以及台北市城內地區、火車站下面的地下街很多店面都是整日大門深鎖,蓋一開門就日不敷出,關門一天就賺一天(少賠為賺),如此經濟情勢使很多庶民打自武漢肺炎爆發傳染全球以來都在吃老本,還好台灣股市在蔡英文政府有守有為的經營管理之下還有很不錯的成績表現,讓一些股民總算能喝喝豆漿配個油條,若是像在馬英九時代股市時常趴在四五千點左右,那這些庶民與股民就只能喝西北風矣。

雖然股市還差強人意,然整體國民經濟普遍向下沉淪,因此造成嚴重貧富差距與所得分配不均,窮人越來越窮富人越來越富,所以台灣也形成一個標準的M型社會、同時亦造成社會極度不安定,蓋貧富差距一拉大則犯罪成本降低而犯罪收益大增,這就形成社會治安的大病灶,若社會治安差則海外資本家就不會到台灣投資,視台灣市場為發展經濟之畏途;所以政府的經濟政策一定要盡量縮小貧富差距,而發展國民經濟以消滅貧窮就是一大良策;蔡英文總統出身豪門較難體會窮苦人家的苦楚也不知三餐不繼的痛苦,所以她的經濟發展政策都較偏重於高科技產業,欲圖運用經濟學所謂的「涓滴經濟理論」(又稱作「下滲經濟學」)讓高科技大資本家賺到的錢會流到社會底層的庶民或貧民,現在台灣百億科技新貴已有很多(郭台銘、林百里更是百億美元計),但他們超高水平的財富卻鮮少流到社會底層的貧戶庶民,所以政府還是應另起爐灶以發展國民經濟為主軸,提供一些政策協助讓一般庶民自力更生、直接在經濟活動中創生營生;如今新當選下任總統的賴清德出身寒門應該較能體會社會底層的貧困百姓生活之困難,新當選副總統的蕭美琴的出身也比賴清德好不了很多,所以也應較能領悟貧民百姓的痛苦(我先前在本專欄寫過這次總統大選出身最好的是柯文哲與吳欣盈、其次是侯友宜趙少康這組、最差的是賴清德與蕭美琴,結果得票數剛好顛倒過來),所以韓國瑜有句琅琅上口的口號「莫忘世上苦人多」,賴清德與蕭美琴都應牢記在心並身體力行,上任後儘快責成相關部會制定政策(該立法就趕快立法)交給地方政府執行,中央與地方密切合作推動國民經濟發展以消滅貧窮。

國民經濟內涵包括農漁業經濟、勞工經濟、社宅經濟、攤商經濟、合作經濟、零工經濟、部落經濟、文創經濟、基層金融、小型企業、家庭副業等等,這些產值約佔國民總生產毛額25%,而由於社會之變遷與政府之政策影響台灣經濟結構很大的改變、現在科技產業與服務業之總產值約佔80%,以前佔70%以上的農漁業現在只剩2%,民國六十年代以前台灣青果運銷合作社(以高雄社為主)每年銷到日本香蕉及各種水果可賺取鉅額外匯約佔全國所有外匯收入的15%、可惜被不學無術只會搞鬥爭整人駭人的蔣經國搞一個「金碗盤冤案」就把台灣在日本的香蕉市場破壞掉90%以上,害高屏地區蕉農只好另謀生機,但南部農業經濟就從此永無回天之日,真是「太子無能、累死農民」了;由此亦可看出政府政策對這些基層經濟發展的非常重要性。

發展國民經濟之主要重心應在地方政府,但由於這些經濟業務有些被黑幫集團所把持或經營,而縣市長為了選票就讓黑幫集團自律自管或是與黑幫集團合作,所以地方政府大多沒有像樣的「國民經濟政策」,故最好是中央政府能制定一些發展方案並訂獎勵政策讓地方政府產生一些激勵作用;記得吳敦義擔任行政院長時就說過要發展「庶民經濟」,不過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吳敦義擔任行政院長時間不短(將近二年半)接著又繼續幹副總統,卻無法落實國民經濟政策之制定,真的非常可惜;若中央有一些可行之發展策略讓地方政府遵行或參考,以台灣當前民主政治之健全必讓所有縣市長多多少少要做一點,否則必招來當地議會反對黨之究責及媒體輿論之聲擊檢討,如此結構性之正面發展,必可使台灣基層的庶民經濟發展起來,只要人人都有參與經濟活動之機會,就有可能消滅貧窮之契機,也就能地方創生,地方經濟發展起來人人都有正常收入,社會財富就會越趨平均,貧富差距就會越趨縮小,犯罪成本就會提高,犯罪收益就會相對降低,貧富差距越平均,犯罪率就會越低,社會就會越安定,國外投資就會較有安全感,所以發展國民經濟以消滅貧窮對台灣經濟進一步向上提升真的非常重要。

中國習近平主席幾年前為了創造治國奇功俾利「吳三連」再接著「趙麗蓮」連第四任的偉大治國功蹟,他大舉宣佈推行合作社政策以濟窮扶貧消滅貧窮,三年後習近平就宣佈中國已消滅貧窮(雖然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說中國還有六億人每月只靠一千元人民幣生活),吾人不知習近平給中國合作社提供啥特殊的免費供給品配給廣大的貧民大眾,否則依照吾人研究合作經濟學逾半世紀之心得結論:合作社固可減少中間剝削增加實質貨幣所得及創造所得之重分配,但其「消滅貧窮」之速度應沒這麼快;不過從北歐各國如瑞典、挪威、芬蘭、丹麥等國都是實施合作制度比重極大的國家(與自由經濟企業約各佔一半或更多),而這四國都是個人所得名列世界前十名的國家,另外一個高所得國家新加坡也是消費性合作社很發達的國家,新加坡的超級市場或量販店很多都是以合作社制度在經營,減少了中間剝削價格自然減低一些、實質貨幣價值自然提高一些,這就是一種消滅貧窮之策略;所以台灣若在社區成立一種綜合性合作社或協助勞工成立各類合作社或是協助攤商組織「供給利用」合作社,如以前台北中華商場的商家組織「供給利用合作社」向台北市捷運公司承租台北車站地下街來當賣場營商,既解決中華商場拆遷攤商無處營商問題,也創造一處市民與觀光客逛街休憩的好去處;台北車站下的地下街若能再打通北門到漢口街那幾十公尺而連接西門捷運站地下街、那將變成世界最大的「地下商場」,這對台北的國外行銷也是一個很突出的賣點,現在只比日本大阪梅田地下街小一點點而已,而梅田地下街是日本國內外觀光客與大阪市民必到購物休憩的樂園之一,頗受消費大眾之青睞。

出身寒門又從台北縣(現在的新北市)偏鄉萬里鄉礦區生長的賴清德副總統在五月二十日上任總統之後定要責成相關部會制定一套可行的國民經濟發展政策並責成一位政務委員專責督導,讓這套政策能確實落實到地方執行;更完備的辦法是再委請一位國策顧問或資政發揮個人在社會之影響力去協助地方發展國民經濟,譬如協助地方創生或社區總體營造,協助勞工或攤商成立各類合作社,讓各基層產業或社區產業、文化產業都能有較佳之經營環境、較和諧的產銷關係,各地方都能發展具有地方特色之市集、夜市或商圈以吸引國內外觀光客,若有這些基層經濟發展架構再配合城市行銷與社區推廣,則國民經濟發展必能大有收獲,只要國民經濟發展起來再加上文化產業發展起來,那國民個人所得欲突破十萬美元(國際貨幣基金按購買力平價計2023年是72485美元、為全球第12位,中國是23309美元)亦非空想之事,「將相本無種、國人當自強」,只要將國民經濟拉上來再循著蔡英文的路線發展高科技產業與國防工業,則台灣經濟再登上更高位階將是指日可待之事,期待賴清德上任後未來八年將國民經濟拉上來,讓台灣完全消滅貧窮、讓台灣真正成為東亞的瑞士、北歐的丹麥,這是台灣未來八年的發展目標,讓我們一起高歌前進、努力耕耘再歡呼收成。(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勁報總主筆、曾任立委辦公室主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