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6° / 25° )
氣象
2024-02-26 | 大成報

蕭美琴與葉公超(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中華民國在台灣出過兩位非常傑出勳懋卓著的駐美大使,兩人在美國華府的外交工作表現都受到華府政界、外交界與國際輿論界的高度肯定與誇讚,兩人也都是工作中途被長官急促調回、可是兩人回到台北的處境與結局卻完全不同,蕭美琴是傑出人才被大力不次拔擢出任副總統輔佐元首,葉公超是超級傑出人才被當成高級狗熊擺飾,要不是當時的第二號人物陳誠在後面撐著頂著當靠山,葉公超才能在行政院撈個不管事的政務委員坐領乾薪(早期的政務委員沒辦公室故只來院開會或在院外考察不用朝九晚五上班,後來兩人一間辦公室但沒助理,政務委員與小科員一樣要自己泡茶簽收公文),所以蕭美琴與葉公超離開華府後的日子真是天壤之別,究其因由則是一位是國民黨蔣介石為顧自己面子以私害公而民進黨元首或副元首則為國舉才之差別互異也。

現在提到葉公超可能已無幾人知曉了,但在二戰末期到蔣介石倉惶辭故廟狼狽不堪夾著尾巴屁屎尿流逃到台灣北邊的草山內躲藏時、葉公超可是他的緊急快速救命仙丹,那時國民黨軍隊軟趴趴不堪一擊,一聽到毛澤東或朱德或解放軍就全身發抖,一看到共軍影子不是逃跑就是投降,世界各國看國共內戰都已知曉輸贏之結局,上海或天津到香港的船班班班客滿、黑市天價還一票難求,這時的外交部長葉公超就有難以衡量的舉足輕重;而葉公超的舉足輕重不在他的外交部長位子而是他真的是中華民國開國以來繼顧維鈞之後難得的外交長才,而且他還是一位學術淵博文學藝術修煉非常專精的博學之士,葉公超晚年曾寫一文「文學、藝術、永不退休」,那時他當然已是被蔣介石謫貶荒野、落荒孤島形同被軟禁還有蔣經國的特務囉嘍日夜在監視,徒然身懷滿腹經綸、請纓無路、報國無門,葉公超已步張學良、孫立人、吳國楨之後被兩蔣父子逐出國民黨權力核心之外,如此境遇的葉公超只好浸淫於文學詩畫藝術,當個在洋人筆下純脆是一位「學貫中西的文藝復興人」,這就是才高八斗而不討好士林官邸又不巴結昏庸無能的太子爺蔣經國之下場。

葉公超家世極好,其高祖父即在前清嘉慶朝為官、曾祖父還做到軍機處章京、祖父是咸豐年間進士幹到副部長級的戶部侍郎官職,其父雖於地方為官亦幹到江西九江道海關稅務總監,這在當時是個官場超級大肥缺,這種即富且貴的家世真是「父子弟兄皆列士、光彩門戶更光彩」,從高祖父、曾祖父、祖父、父親到葉公超這一代算來真的是「五世其昌」了。

葉公超蔚為國士英才為台灣簽訂兩大安全無慮的國際條約,這完全是他叔父葉恭綽的精心安排與全力栽培,蓋葉公超三歲就喪母九歲又喪父幸賴叔父撫養教誨長大成人,叔父對葉公超管教極嚴愛如己出、對他的中西教育作出極為完備之安排,由於叔父這套完備之安排給葉公超一個最完善受中西教育之機會,所以葉公超長大後會成為中英文俱佳的才子型書生,三十歲不到就成為中國頂尖名校清華大學與北京大學之英文教授,據說隔著牆聽葉公超說英文不覺說者是中國人,而英國人聽之以為是英國人在說英文、美國人聽之又以為是美國人在說英文,可見他說英文之能力已俱見為英美兩國母語之功力。

原來他在就讀南開小學數年後就被叔父送到英國讀書,讀兩年後又送到美國讀書,一年後又回到南開讀書,那時「五四運動」正每天在各大城市街頭熱列活動,叔父不希望葉公超每天日夜在街頭搖旗吶喊的奔波,遂又把他送到美國愛默思學院讀書。葉公超在美國念的是貴族學校,有「小長春藤盟校」之美譽,這個小型「常春藤盟校」還有一間台灣人民耳熟能詳的學校就是宋美齡的母校「衛斯理大學」,常春藤盟校除像麻省理工學院幾間以理工科為專業外其他都以文法商為教研重點,尤其是個案的專案研究;「小長春藤盟校」也是以文法商為主,尤其各科各年級(二年級才開始分科系)都有一門課程叫作「演講訓練」,從閉門對同班同系同學演講到公開對社會大眾演講,這在台灣是很少見到的,難怪宋美齡和葉公超都那麼精於公開演講,不畏生也不怯場,而且兩人都靠公開演說為中華民國爭取很大的國家利益,這一點台灣人民似乎要很感謝美國這個「小常春藤盟校」之貢獻;愛默思學院在新英格蘭地區,這裡住的都是最早移民美國新大陸的富商巨賈,所以自然而然形成貴族群聚的大聚落社區,葉公超在此讀大學的四年之間只有他一位中國人,這種環境讓他在日常生活中都必須使用英文,這也讓他被逼得視英語或美語為第二母語了;據說他在大學選的第二外國語文竟然是中文,如此讓他得以提早半年畢業再跑到英國去旁聽很多大師級的文學家的專業課程。

前中央研究院院長胡適博士曾公開說:葉公超的英文是第一等的英文,而且口才又好,即使在西方大政治家之中也不見得說得過他;英國文學大師梁實秋教授也說「葉公超英文造詣特深,說寫都極出色」;中國空軍創辦人於1952年至1955年擔任駐美武官的衣復恩將軍也說「今在外交圈中已不見如葉公超這樣的人才了」。

1925年葉公超在美國新英格蘭區的愛默思學院畢業後又轉到英國劍橋大學跟隨幾位世界級大文學家如艾略特和佛洛斯特鑽研英國文學、也研修文藝心理學獲碩士學位。1926年他從英國束裝回國便到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中國頂尖名校教授英國文學 ,一直到1930年抗戰期間因「毛公鼎事件」遭日軍拘捕拷問39天、脫險後才棄學從政,並在董顯光教授推薦下進外交部工作;國共內戰時國民黨軍戰敗連連幾乎被人民支持的「人民解放軍」壓著打,很多菁英人才都不願到外交部門工作,像1949年5月政府已發表胡適擔任外交部長,但胡適卻滯美遲不上任(閻錫山擔任行政院長也是趕鴨子上架的),李宗仁總統無奈之下只好派葉公超代理復於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日)真除上任外交部長,葉公超在外長任上一共幹到1958年7月14日,這期間他完成兩大歷史公案,一是1952年簽訂「中日和約」另一是1954年與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這兩個國際條約都對中華民國蔣幫集團非常重要,前者確定蔣介石領導八年抗日戰爭與其延續中國大陸正統政權的存在性,後者更是確定在美國天下無雙的強大武力協防下國民黨蔣幫集團繼續生存的可能機會,這兩大案雖都是在美國國家基本利益下由美國主導完成,但外交部長葉公超亦是鞍前馬後戮力從公,這些心血蔣介石是了然於胸也看到了葉公超與美國人交手的高超手腕與折衝樽俎能力,遂派他到美國前線與美國人做更緊密的斡旋與折衝;葉公超在美國工作三年三個月、自1958年8月至1961年11月,洽比蕭美琴少一個月,他的華府工作表現亦和蕭美琴一樣受到美國外交界與媒體界的推崇和讚賞,尤其是艾森豪總統、甘迺迪總統及邱吉爾首相等西方偉大的政治家兼政壇領袖之高度肯定,也是世界級的外交奇葩的邱吉爾更誇讚葉公超是「文學天才、外交奇才」。

駐美國大使是葉公超外交事業的最高峰,俗話說「爬得越高摔得越重」,葉公超就是從這最高峰狠狠地摔下來的。1958年8月葉公超開始駐節華府擔任特任全權大使,那段時間蘇聯一直想拉其附庸國「蒙古人民共和國」(現在叫蒙古國)加入聯合國,1955年已推過一次結果被我駐聯合國大使蔣廷黼動用否決權否決掉了;其實蒙古國能獨立建國進而欲加入聯合國完全是拜蔣介石蔣經國兩位昏庸無能之父子黨之所賜,蓋在二戰最末期,歐洲戰場已將結束收攤打烊,德軍已日漸窮途末路、希特勒也變不出啥新把戲,歐洲戰場最高統帥艾森豪將軍所領導的盟軍已勝劵在握穩唱「凱旋歌」;但美國羅斯福總統眼看中國蔣介石被日本壓在四川山區整整狂轟濫炸一年多,蔣介石夫婦躲在重慶西邊黃山中的豪華官抵躲藏,連上個廁所都提心吊膽生怕被日本砲彈炸得屁股開花,蔣介石一副狼狽相竟毫無打贏日本的跡象,眼看汪精衛統治的上海地區歌舞昇平,而重慶地區卻烽火連天,日本整整在重慶大後方大城區狂轟濫炸一年有餘,蔣介石領導的中國政府是完全沒有任何勝利希望了,所以羅斯福總統遂希望史達林能在歐戰結束後三個月內出兵中國東北協助蔣介石驅逐東北的50萬日軍,故而與英國首相邱吉爾、蘇聯總書記史達林在雅爾達渡假別墅裡作一次縝密的協商與規劃;史達林當然不可能平白出兵幫蔣介石打仗,除非蔣介石來莫斯科座前跪拜他當爸爸,所以史達林就要蔣介石答應履行許多喪權辱國條件,其中一項就是要蔣介石同意外蒙古獨立成「蒙古人民共和國」,為了落實雅爾達協定,蔣介石派當時的行政院長宋子文率團到莫斯科簽訂「中蘇友好條約」,宋子文不願去簽訂這種喪權辱國的條約而遭國人與歷史的千古罵名、遂稱病不與,蔣介石只好改派外交部長王世杰率團赴莫斯科會史達林,王世杰為減輕自己肩上的政治壓力乃建議深諳俄文精通俄語的蔣經國隨團擔任顧問與王世杰一起負起這一沉重的政治責任。

史達林一看到蔣介石兒子蘇聯人女婿蔣經國隨團來莫斯科開會,乃喜出望外待之以國賓大禮 ,並數度以家宴熱情款待還數度以俄語和蔣經國直接會談,好像蔣經國才是主談代表、王世杰只是一項擺飾罷了;所以我時常說「外蒙古是蔣介石蔣經國父子搞丟的」,如果蔣介石英明能幹一點又何必以台灣四十三倍大土地來換取蘇聯出兵幫忙打日本人呢,當然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喪權辱國條款如旅順大連港的中俄共同使用權,東北主要鐵路的共同經營權等很多很多,1945年8月14日中俄兩國簽訂「中蘇友好條約」,8月15日日本天皇就宣布無條件投降,不過蘇聯早在一週前就將軍隊開進中國東北,運來很多最先進武器也接收一些日本關東軍優良武器裝備,最後都交給中共的林彪,讓林彪一路在中國吹枯拉朽橫掃國民黨軍隊毫無招架之力、兵敗如山倒一瀉千里,短短三年多蔣介石就夾著尾巴帶著黃金逃到海島台灣躲進台北北端的草山裡。

這次順利成功簽訂「中蘇友好條約」雖說大部份是蔣經國功勞、功在黨國,王世杰只是去當個團長兼後勤顧問工作,不過他回國不久就晉升為總統府秘書長,幹起蔣介石的首席跟班隨從,這又是蔣介石另一位外交部長外交大將的賞罰升遷典範;不過蔣介石對史達林拿了好處卻去資助他國內的敵手造反、毫無江湖道義很是耿耿於懷,因此一逃到台灣就撕毀「中蘇友好條約」並向聯合國控訴蘇聯,不過史達林也不是省油的燈,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一成立他馬上與周恩來總理兼外交部長簽訂「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在條約中蘇聯給新中國更多優惠條件、但對「外蒙古獨立」乙事隻字不提,毛澤東雖然不爽但因建國之始還有很多需要仰賴蘇聯老大哥相挺幫助、而且出賣外蒙古的人是國民黨的蔣介石蔣經國父子檔、與中國共產黨沒有半毛錢關係;蔣介石不是也在台北召開逃台後第一次國民大會中承認「最難過不甘心的是失掉了外蒙古廣大的土地」,不過他也自我安慰接著說「外蒙古其實早就受到俄國極深的影響、清末以後就以俄國馬首是瞻、與中國漸行漸遠了」。蔣介石雖然這麼阿Q面對出賣外蒙古以換取史達林出兵東北助攻日本的歷史醜事,讓他在世界丟盡顏面,但他對「外蒙古」相關事務還是耿耿於懷斤斤計較,故對蘇聯欲將蒙古國引進聯合國乙事打死幹死絕不同意,就是到紐約街頭裸奔也要反對到底以爭回歷史上最丟臉最抬不起頭的醜事。

1955年被蔣廷黼動用否決權幹掉一次後,1961年蘇聯又捲土重來,這次因美國要將日本與非洲一些國家引進聯合國,蘇聯就將「蒙古國入聯」案子夾在裡面,我駐聯合國代表團在葉公超領導下是主張同美國同進退以美國馬首是瞻、以鞏固中美邦誼的「天下為公」為最高戰略原則,但蔣介石還是一本「天下為私」要報「外蒙古之恨」打死不承認外蒙古獨立建國以雪自己丟臉丟到國外之千古奇恥大辱;1961年9月他派當時外交部長沈昌煥帶著「聖旨」到紐約向代表團宣旨嚴厲表達蔣介石絕對不同意外蒙古進入聯合國乙案;1961年10月13日葉公超奉蔣介石之命「馬上快速火速」回台北述職;他一回台北即接到命令「不用再回華府,就留在台北供總統顧問諮詢」,並禁止出國達16年形同軟禁,每天有蔣經國的特務囉嘍日夜監視,這是繼孫立人和張學良之後被軟禁最久的國民黨賢達之士;蔣經國怕他像吳國楨一溜到美國就「棄職潛逃」,所以加派監視囉嘍甚多;不過依照當時台大政治系系主任兼聯合國代表團顧問彭明敏說「葉公超會被搞到這麼慘都是國民黨內部鬥爭所致,可能是沈昌煥自紐約回來和蔣介石說了葉公超啥不忠不義的壞話?也可能是非太子幫派被蔣經國順手割掉了」,不過因受到當時副總統兼行政院長陳誠賞識給他安排一個不管事的政務委員,讓葉公超在風花雪月香草美人之餘還有一些底氣;但在1961年被摘官貶職時他才57歲(比蕭美琴離開華府時只大五歲),真是青壯英年風華正茂國之棟樑之時;再看孫立人被蔣家父子誣衊陷害時是55歲、吳國楨是53歲均為年富力強智聰歷豐勘為大舉國柄鼎固江山之才,可惜這些國家一時天選精英都被蔣家父子以一己之私埋沒了。

我時常說蔣介石高喊「反攻大陸」口號是欺騙台灣人民訛詐反攻大陸預算用的,也是欺騙大陸隨他逃亡台灣的那兩百萬軍民的,若他不反攻大陸就沒必要「鞏固領導中心」,則不出五年那些逃台二百萬軍民就陸續逃回大陸,最後蔣介石只好像楚漢相爭的項羽因部隊都被劉邦放送的「四面楚歌」激出無限鄉愁湧上心頭而紛紛跑回故鄉,項羽最後自刎於烏江邊時身邊只剩幾十位江東子弟兵而已。

1961年10月25日聯合國安理會以9票贊成0票反對1票(美國)棄權通過166號決議建議蒙古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10月27日聯合國大會通過1630號決議案接納蒙古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中華民國未參加表決;所以事實證明葉公超所領導的我駐聯合國代表團當時之情勢分析與決策是正確的,當時還在每年接受美國一億美元美援的蔣介石再怎麼昏庸低能也不敢和美國開玩笑去忤逆美國而投下反對票,所以這一役蔣介石裡子和面子都輸了,葉公超雖贏了裡子但卻永遠失去外交戰場無法再活躍他生命最喜歡的外交鬥士,美國特級五星上將麥克阿瑟說「老兵不死,只是日漸凋零」,失去外交戰場又被蔣介石軟禁16年的葉公超只好沉醉於他其他的嗜好「文藝」「歌舞」和「女人」,當個風流而不下流的文化名士,默默地度過陶希聖說他的「文學的氣度、哲學的人生、國士的風骨、才士的手筆」。從此中美(現在的台美)之間的交誼就如風中殘燭忽明忽滅,台灣留美學生很多,但有志於或智於貢獻台美外交熱忱者幾稀,直到四年前再出現一位精英「蕭美琴」,其在華府的工作表現就足堪與葉公超相媲美。

蕭美琴的父親蕭清芬是一位國際級牧師,與前德國女總理梅克爾的父親一樣被教會派到世界各地宣教、佈道、證道,後被派回台南神學院當校長而結識歐裔美國籍音樂老師Peggy Cooley(中文名字為邱碧玉),在蕭校長多方照顧下,兩人結為連理開始同修聖經而得出精華並在日本兵庫縣神戶市生下蕭美琴,所以中文和英文都是蕭美琴的母語,在2002年以前蕭美琴還擁有美國籍身份,後因要就任中華民國僑選立法委員而放棄美國籍,所以他的美國人身份不是像馬英九家族想方設法弄來的而是與生俱來的,但她卻為了打拼台灣的民主自由為了台灣神聖的國際地位而放棄美國國籍,這在「馬英九們」或李慶安想來是很不可思議很超級笨蛋的事。

蕭美琴在台南讀完國中也考上台南女中後就隨父母遷居美國,她在美國從高中讀到大學畢業也拿到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碩士學位;蕭美琴沒有葉公超顯赫家世(早期台灣家世好的大概不會去當牧師),所以她在美國就讀的大學「歐柏林學院」也是基督教長老教會兩位牧師所創辦的私立大學,她還在就學中在圖書館工讀,在讀哥倫比亞大學讀研究所時也在學校擔任助教,這些工讀工作機會除了幫她解決經濟問題也讓她增加許多英文口語說寫機會,所以她雖然十五六歲才進入美國人生活的環境中(葉公超是九歲到英國十一歲到美國)但她讀大學與研究所時的工讀與工作機會以及在家中美國籍媽媽的身教言教讓她的生活中都是英文的聲波在流動,這自然大大提升她的英文說寫能力與美國人無異。

蕭美琴研究所畢業就又馬上回到台灣參加很多社會工作與社會活動,她回台灣的第一份工作是從國策顧問呂秀蓮的小助理幹起,自2002年起她先後擔任四屆立法委員,她的工作大部份是國際性社團,所以她在國會也都參加外交委員會,她務實努力腳踏實地的問政、絕不投機取巧譁眾取寵或貪污瀆職;她的人格特質就是敢勇於接受艱難工作之挑戰,2010年她接受蔡英文主席徵召到民進黨歷史上最為艱困的選區花蓮縣競選立委,前後10年參與3次立委選舉,結果1勝2敗;這三役中她的對手只有兩位,第一位是王廷升博士,他是前縣長王慶豐兒子,王慶豐先後在花蓮擔任六屆縣議員其中三屆還擔任議長、一屆省議員、兩屆縣長,算是花蓮縣非常巨大實力派政閥,另一位是有「花蓮王」之稱的傅崐萁,與蕭美琴對手時剛從兩任縣長下台並把縣長寶座交給太太徐榛蔚繼任,足見其對手皆非等閒之輩,兩位都是典型家族政治實力冠全縣的政壇大派閥,但蕭美琴不畏困難勇於接受挑戰,每次戰績都為民進黨提升在花蓮縣的支持度,尤其2015年那次以53.77%支持度贏得立委選舉,擊敗尋求三連霸的王廷升,為民進黨打開在花蓮縣光明的遠景;2019年戰敗後被蔡英文總統延攬至國安會擔任諮詢委員,2020年7月奉蔡英文總統之命出任駐美全權特任大使,這是中華民國開國以來第一位女性駐美大使,這又是一個新的艱難使命,但勇敢的蕭美琴提著簡單行李就勇往向前、迎接新的挑戰。

蕭美琴和葉公超一樣也是駐節美國3年4個月,比葉公超多一個月,她的工作表現也和葉公超一樣獲得美國政府與華府外交界、輿論界籍高度評價,被紐約時報稱讚為華府最有影響力的大使;也獲得國內各界極高的肯定,連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趙少康都說「如果他們這組當選也會重用蕭美琴吳欣盈兩人」,足見蕭美琴的華府外交工作真是廣受國內外人士之肯定,因此在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賴清德誠摯邀請與蔡英文總統的鼓勵之下光榮愉悅地離開華府熱愛的國際最熱門的外交場所,回國再度勇敢的接受新的挑戰。

蕭美琴與葉公超一樣都在華府留下傑出亮麗傲人令華府領袖激賞的成績表現,這除了他們都勇於接受挑戰具有強大的外交工作熱忱,最重要的是他們都講一口與外國人無異的英文;據英語大師梁實秋教授說「學英語最佳年齡是十歲左右」,故葉公超九歲到英國開始學英語是一個最佳年紀,蕭美琴雖然是國中畢業才到美國,但她母親是美國人應該自小就給她很好的英文口語訓練,所以他們兩位傑出的外交家都具有完美超人的英語說寫能力其養成環境也是大同小異的,這一點是有志於外交工作或國際性事務工作的人該學習的榜樣。

所可憾者是兩個人離開華府後的人生命運完全不同,葉公超在暴虐無道、自私自利、假公濟私、以私害公的蔣介石昏庸無能的一聲令下從此被軟禁在台北16年、對於最熱愛的外交工作請纓無路報國無門、對於自己專精的英文與折衝樽俎完全「無三小路用」;在蔣介石專制獨裁剛愎自用為顧自己面子完全不顧國家發展前途下平白犧牲一位讓英美領袖艾森豪、邱吉爾、甘迺迪都十分激賞的外交人才;這是國民黨文化之內涵、就如這次國會改選中所有侵佔國土的國民黨候選人全部安然當選,故國民黨內只要有鈔票或選票不管人品多麼低劣不堪都是人才精英,都可代表黨再列位國會殿堂,代表人民羞辱品學兼優甚至世界級的學界太斗,這是國民黨自蔣介石蔣經國一貫傳承至今的黨德黨魂,國民黨護如珍寶。

比起葉公超離開華府的境遇,蕭美琴就幸運多了,蕭美琴的熱愛台灣鄉土、為台灣前途進步夙夜匪懈不捨晝夜的打拼,不但獲得華府各界激賞,也獲得台灣長官的肯定而不次拔擢,由駐美大使躍過部長、副院長、院長直接幹副總統(我原先以為若賴清德順利當選總統、蕭美琴最可能幹的職務就是外交部長或國安會秘書長或繼續留在華府當駐美大使),這在國民黨人尤其是葉公超本人連作夢都夢不到的,民進黨為國舉才根本不像國民黨論資排輩,當年陳水扁不次拔擢侯友宜自刑事警察局長直接當上警政署長就搞得警界許多學長幹不下去,為保全面子而想要退休到外面幹保全公司董事長,這就是國民黨與民進黨組織文化最大的不同,也是國民黨一直不會進步的原因,想在國民黨內混出名堂的若非政二代、企二代、軍二代者就得去搞個地方派系或弄個黑派再圈地養一些小弟來墊高自己在社會之地位,如此才能讓國民黨大老驚為天縱英明的黨國奇葩。

從蕭美琴的當選副總統讓我想起葉公超的不幸境遇,真是領袖昏庸枉死諸公;蔣介石和蔣經國真是不公不義無法無天,難怪葉公超被軟禁後,胡適博士與蔣介石也漸行漸遠,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啊!(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勁報總主筆、曾任立委辦公室主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