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4° )
氣象
2024-03-05 | 大成報

蕭美琴與夏立言(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夏立言是現任中國國民黨副主席,之前他是一位沒有顯赫戰功的職業外交家,他曾任外交部國際條約司司長、駐紐約辦事處處長(相當於總領事級)、駐印尼代表、駐印度代表、外交部政務次長、國防部軍政副部長、陸委會主任委員,如此平平庸傭在外交界打混半生最後也在馬英九最無能最不堪的政府中混到陸委會主任委員;大概是朱立倫主席想閹割馬英九對中國任何幻想的命根子,就把他提上來擔任副主席,比起其他兩位副主席黃敏惠和連勝文在中央的領導角色,夏立言儼然有首席副主席之架勢,蓋很多人或許已經忘了連任嘉義市長最久的黃敏惠市長在嘉義地區民意基礎最強大遠非夏立言與連勝文所能相比凝的存在亦是國民黨現役的副主席欸!

夏立言有如斯高等地位乃因他在2015年11月7日下午3時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飯店舉行的「習馬會」盡了非常牛逼的力量,他和張志軍兩人放著中國大陸台商生死存亡的問題不幹,就是要盡吃母奶的力量促成馬英九朝思暮想的「馬習會」底成功進而問鼎諾貝爾和平獎,馬英九想弄到這個世界性大獎榮譽早已想昏了頭,已昏到所有國事擺兩邊,唯獨「馬習會」乙事擺中間,不管民意滿意度已掉到10%以下,掉到打破世界各國元首紀錄的低標,馬英九還是緊抓著「馬習會」唯一目標匍匐滾地前進,不管國內外多少媒體激烈抨擊子彈從頭上飛過,但馬英九聞過不願改,一心只想「馬習會」,就像梁山伯一心只想「樓臺會」,只可惜「樓台會」後不久祝英台就到梁家村南山道旁的山伯新墳「哭墳」了。

基於上任總統後的不次拔擢,2008年一就任總統就將夏立言自駐印度代表調回國榮升外交部政務次長,2013年又調升國防部軍政副部長、2015年又正式入閣擔任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這種快速升遷路線是連以前蔣經國都沒經歷過的,所以夏立言非常感恩戴德,一定要在陸委會任內讓馬英九完成「馬習會」的千古大夢;欲讓馬英九遂行這個千古大夢,夏立言當然是有幾把刷子的,俗話說:沒有三兩三怎敢上梁山;君不知早在夏立言擔任國防部政務副部長時就私下會見幾位中共黨政軍高階人士,這事當時引起甚大震撼與抨擊(這在兩蔣時代絕對是槍斃的、大家可回頭看看陳儀是怎麼死的、他只在浙江省主席任內力勸義女婿湯恩伯將軍一起投共、根本還沒去見中共哪位阿貓阿狗就被蔣介石押解到台灣槍斃了),夏立言因而遭撤職改由曾任副參謀總長、時任海軍總司令的陳永興上將接任;故從夏立言這些讓人非常刮目相看的兩岸關係事跡就可知他的中國大陸情深似海情比石堅;任何人都知道的古之明訓「士大夫無私交」、何況還是對我國深具敵意的敵國士大夫們,而身為長年在外的職業外交官到底是辦何種外交?是否有私通敵國真的很耐人尋味也不堪聞問,這也是何以馬英九一上任總統就將夏立言從駐印度代表調回來擔任外交部政務次長之原因吧!

結果夏立言真沒讓馬英九失望,在馬英九行將卸任總統的前半年藉著習近平到新加坡國是訪問之便順便召見他,雖然這次新加坡「習馬會」讓馬英九的「民調滿意度」再度下滑,但馬英九還是痛快無比,至今每年還自己在辦公室自辦紀念會自慰一番,至於諾貝爾和平獎還是掛在天邊讓馬英九永懷追思,就像「樓臺會」後的祝英台永遠追思著「梁兄哥」的十八相送及杭城三年同窗朝朝暮暮情一樣;其實我相信習近平或中南海諸位身負治國重責大任的政治局常委們都無心於啥諾貝爾和平獎的,若習近平真的和馬英九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那無異就要保證台海的長年和平安定,這豈非讓中共那些好戰份子跳樓大拍賣了,若一次「習馬會」就永遠不能對台動武,那這些中共好戰份子要賺啥?要吃啥?要叫他們喝西北風嗎?或吃西北方吹來的沙塵暴?這當然就不行啦,所以還是要再好好考驗馬英九與夏立言對祖國的忠誠度,讓他們再繼續多跑幾趟「祖國行」吧!

就這樣、每當中共當局想對台灣人民實施恐嚇性軍事行動時、就會將夏立言召去耳提面命一番讓夏立言回台做一些「事件背景補充說明」,以強化中共軍事演習行動之效果,例如2022年8月4日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到台灣訪問,裴洛西雖只是位民意機關領袖,但因她具有美國總統第二順位法定遞補權,也就是總統副總統因故不能視事時由眾議院議長接任代理總統,這麼偉大的美國政界領袖親自訪問台灣,真是驚動了北京中南海那幾位偉大得不能再偉大的十四億中國人之頂尖「人上人」,不但將駐美大使秦剛撤換了,還將台灣駐美大使蕭美琴打成「頑固台獨份子」;後來蔡英文總統與眾議院議長麥卡錫在加州舉行歷史性「蔡麥會」,蕭美琴又再度被中共打成「頑固台獨份子」,前後兩次被中共敕封為「頑固台獨份子」,讓蕭美琴如獲青天白日勳章,引為至高無上榮耀;蕭美琴駐節華府3年4個月,美國國會議員訪問團甚至部會首長副首長絡繹不絕於台美道上,吾人相信等蕭美琴就任副總統之後,這條台美熱線將會更熱起來,一定變成美亞兩洲的新幹線,蓋蕭美琴在美國不捨晝夜不分黨派的與美國國會議員、華府各部會重要官員及各州州長、州議會領袖在全心全力辦外交,就如同蕭美琴在台灣媒體接受專訪時所說的「當年她長期擔任民進黨駐美辦事處工作時所接觸對口的那群小伙伴如今都已在華府擔任重要職務,這種長時期培養的關係是歷久彌堅的」,這也是她在華府駐節三年四個月之工作非常得心應手也很容易打進國務院行政部門體系之原因。

這和夏立言等國民黨職業外交官及無選舉經驗去接台灣地氣又只專心為國內的領袖辦內交的「外交工作概念」是完全不同的,最近為了大陸人違法越界捕魚而翻船溺死兩人事件,中國國民黨副主席夏立言「照例」又有大陸北京之行,結果從電視轉播可知夏立言面對國台辦主任宋濤的唯唯諾諾還答應宋濤回台後會好好監督執政黨,這就是夏立言最好笑最離譜的地方,舉凡在野黨監督執政黨或媒體以第四權監督政府與議會都是民主國家不可逆天之常態、亦是台灣國內內部之事,不僅專制的共產主義政府不了解亦無從了解,所以我說夏立言的「離譜與好笑」之處就在這裡;趙少康說「不然你要他說什麼?」如果中國國民黨副主席真有心有意要為台灣人民說話,那要說能說的實在太多了;依照「新中國」開國總理(亦是毛澤東口中的「永遠的總理」)兼外交部長周恩來揭櫫的「外交五原則」1.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2.互不侵犯、3.互不干涉內政、4.平等互利、5.和平共存;又說處理外交事務要本著「擱置爭議、異中求同」之最高指導原則辦理;依照目前兩岸「必須」以談判來解決紛端來看,中共就是不承認兩岸是「特殊國與國之關係」至少也是「一國兩府」的關係,就如毛澤東在瑞金建立蘇維埃政府的「國中國」概念,既然是「國中國」那就有許多領土與主權重疊重複的問題,依照周恩來總理之指示就要互相尊重,這些都可以向中共當局提出國民黨或台灣人民的看法,尤其是要遵守「外交五原則」第四點第五點的「平等互利、和平共存」之原則,如果夏立言真會辦外交真的不是去北京述職聽訓令指示,那他可與宋濤談話的主題就太多了,絕非如趙少康說的「不然要他說什麼?」其實夏立言告訴宋濤「要回台灣加強監督執政黨」這句話,宋濤九成九聽不懂,蓋中國大陸沒這種機制,當然也可能是夏立言隨便一句宋濤的世界不存在的話來糊弄宋濤而已,那宋濤就要「莊敬自強、慎謀能斷」了。

裴洛西來台旋風式訪問害中共搞了一週的「環台軍演」出動不少戰機戰艦飛彈大砲,也嚇壞很多國民黨蔣幫遺孽,但屏東東港小琉球很多人還搭船出去參觀,若非海巡署阻止還有漁民要出海捕魚,真是勇敢的台灣人啊,當年祖先不怕黑水溝的惡浪「十去三死六留一回頭」,當年留下來的子孫如今也不怕惡質政權的砲彈勇敢的迎接對岸發過來的任何恐嚇,洪秀柱說這是「草蜢弄雞公」,當年毛澤東也是「草猛隊」而蔣介石則是「雞公隊」,最後「雞公隊」慘敗落荒大逃亡至海角孤島,還一聽到草蜢就屁屎尿流,嚇得國民黨副主席夏立言還要時常「進京」述職報告並聽取訓令回國監督台灣產出的本土政黨。

從上面的論述就可看出夏立言辦外交的角度或「眉角」和蕭美琴完全不同,蕭美琴是全美國跨黨派在辦外交服務造福全台灣人民,夏立言是僅對中國共產黨辦外交服務馬英九一人造福國民黨權貴,兩人的外交工作「眉角」完全不同,吾人相信國際局勢若沒太大變化,夏立言在國民黨內的兩岸角色還會日愈吃重,貨幣所得和非貨幣所得都會與日俱增,金銀滿天下、油水滾滾來,絕對比那些竊佔國土的國會議員或縣市議員獲利還大上千百倍(大陸的台辦單位與海協會工作本就是中國大陸最肥的單位與工作);至於蕭美琴的外交工作已受到台美兩國各界之肯定並與賴清德搭擋贏得今年總統副總統大選,只要蕭美琴好好輔佐未來的賴總統為台灣人謀取最大福祉,未來八年甚至十六年蕭美琴的人生將會更精彩,台灣在國際舞台也會有更亮麗更精彩的表現。

從蕭美琴與夏立言不同的外交思維讓我想起唐朝詩人李治寫的「八至」:「至近至遠東西,至深至淺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東西」可以最近也可以最遠,就看你用啥角度來看,夫妻關係可以是最親密也可以是最疏離的就得看你是怎麼經營的。(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勁報總主筆、曾任立委辦公室主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