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2° / 28° )
氣象
2020-07-15 | i-media愛傳媒

陳耀昌/沒有牡丹社事件就沒有蔡英文家族?!

陳耀昌/沒有牡丹社事件就沒有蔡英文家族?!

1874年牡丹社事件,日軍不只在射到寮龜山,其實也分兵數百人到北面的風港(後來沈葆楨才改名楓港),作為另一基地。

那時的風港頭人王媽守對日本人太好,結果日本人走了之後,被清國的恆春縣令周有基秋後算帳,斬首以殺鷄儆猴(㟍嶠福佬及客家住民)。

其實王媽守有些被寃枉,因為在1874年12月之前,風港不能算是清國領土,屬「政令不及之地」。

7月6日為找資料,翻出日本出版的「台灣史與樺山大將」,發現光緒元年1875年9月,儘管王媽守已經被殺,風港住民洪再生仍然在自己土地上偷偷地為病死在風港的日本人立了一個小墓,高一尺八寸,只有60公分左右。大正11年1922又修過。

我去了好多次楓港,但沒有聽過有這個小墓。想是不存在了。

風港是蔡英文縂統家鄉。也因為牡丹社事件,才有開山撫番第一戰的「獅頭社戰役」,也才有蔡英文祖先家族。

這些故事都請見我的花系列小說第二冊獅頭花,傀儡花後是獅頭花,蔡英文揪古Juiku也是傀儡花後代,傀儡花不止斯卡羅,斯卡羅只是下㟍嶠十八社還有更重要的上琅嶠十八社,謝謝侯金助鄉長張金生鄉長領我進入上瑯嶠的歷史花園。

作者為臺灣醫學血液疾病及骨髓移植教授、台灣史小說家,獲得多項文學獎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