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0° / 25° )
氣象
快訊

2020-08-06 | i-media愛傳媒

黃文博/台灣體質,一個字足以形容:虛!

黃文博/台灣體質,一個字足以形容:虛!

數年前的一個晚上,我在台北市復興南路與信義路口的星巴克寫腳本,過沒多久,兩位中年男子落座隔桌,起初並沒有影響我的專注力,因為他們很明顯在陌生寒喧,沒話找話。

幾分鐘後,其中一位忽然話鋒一轉,同時降低音量,談到「論文」,由於當時我在某私立大學在職碩士專班有兼授一堂課,一名修課學生繳交的報告簡直胡說八道到極點,我懷疑憑這種程度,她是怎麼考上碩專班的?

她又該如何面對碩士論文的挑戰?因此,一聽到隔桌提到「論文」,登時引發好奇,禁不住不道德的側耳傾聽。

那是我第一次親耳證實論文代寫槍手的存在,以前久聞其名,總以為是個體戶型態,當晚聽了個透徹,從代寫流程、品質保證,到收費標準、付款方式,隔桌男子說得明白,我聽得心驚。

原來代寫槍手已經進化成一個行業,而這個行業之所以案源大增,跟在職碩士專班的大量開設,以及EMBA班的爭相成立,恐怕難脫關係。

如果你同意民國85年教育改革廣設大學的政策毀了台灣高教品質,你應該也會同意廣開在職碩士專班的政策毀了台灣學位價值,搶設EMBA班的政策毀了台灣學術素質。

以在職碩專班為例,為符合「(學)校(職)場銜接教育」的精神,入學憑核標準原本就跟碩士班不同,無需多議。但有些碩專班的畢業條件太過寬鬆,除非學生自己休(退)學,否則想不如期畢業也難。

碩專為學生開的方便之門,匪夷所思,如設計領域碩士專班,學生可以用作品瓜代論文,因此在裝潢設計公司任職的學生,用案場照片+設計圖+前後補一些美化的飾詞,製成紙本,配合展出,畢業!碩士學位到手!恭喜!從此個人最高學歷躍升為Master Degree,可藉此光宗耀祖、驕妻傲子、升職加薪,一輩子頂著高學歷光環。

在職碩專班是個學生程度高低落差極大的學習環境,有勤學又有實力的同學,也有從報名開始就有恃無恐混學位的同學。

坦白說,要不是因為知道學位取得容易,這些因為各種動機,以及倚仗各種關係入學的朋友,根本不會願意花兩三年奔波在職場與學校之間,更沒能力應付認真的老師要求的報告與作業。

教過碩專班的老師,捫心自問,有多少根本連大學程度都不到的學生被自己輕放過關,跟其他真才實學的學生一樣戴上碩士帽?

我承認,雖然我的確當掉了幾位報告胡扯或拿公司企劃案權充報告的同學,但我仍然在多方顧慮下,昧著良知讓幾位程度不及的學生勉強及格-有違為師之道,我理應反省。

說教改毀了高教品質,說廣開碩專毀了學位價值,說搶設EMBA毀了學術素質,是否過於偏激?

畢竟,無論教改、碩專、EMBA,初始立意良善,實施後偶有脫序,也多屬人謀不臧,非制度之過。因少數人的失當之舉而否定制度的存在意義,失之過苛了吧!

好啦!開場耗了這麼久,現在總算要破題了。

再立意良善的制度,遇到擅長也善於虛偽造假的國族性,良材也會變朽木,金沙亦能成糞土。因為⋯⋯整個台灣是形式主義控制的務虛社會!

官人與商人,為了混到學歷,論文不惜作假。寧可冒被抓包的風險,也不願紮紮實實培養學力,憑學力爭取學歷。

創意人,為了得獎,做無憑無據的幽靈廣告或虛偽設計。寧可接受良心譴責,也不願面對現實,用心發展真正經得起市場考驗的作品。

行銷人,為了誇張能耐,自稱品牌大師、行銷女王、管理奇才者,比比皆是。寧可花精神大吹法螺,在網路以花俏手法行銷自己,也不願填充空無一物的腦袋。

假學歷、假作品、假專家,還並非務虛社會病態表現的犖犖大者,連關乎人命與國運的疫情,主責單位都深陷「連續XX天零確診」的形式主義,深恐輝煌紀錄中斷,寧可想盡說辭跟新增病例來源劃清界線,也不願料敵從寬,提醒國民戒慎恐懼。

務虛社會幾乎反映在所有領域,演藝經紀公司培養藝人團體,或因公司吝嗇注資,或因新人吃不了苦,想仿效韓團,卻往往弄到造型不像、歌曲不像、舞蹈不像、宣傳不像的四不像。只務虛做表面文章,不務實下基本功夫,難怪演藝圈青黃不接。

年輕人各個想成為人氣網紅,滿腦子肖想一夕爆紅,希望複製成功模式,卻忽視學校基礎養成教育,荒廢學業。一味務虛,超捷徑,走巧門,一旦宿願未嘗,又要以憤青之姿,怨社會,批體制。

某些政府機關的網路行銷,受到選舉時網路暗黑力量淫威四射的「啟發」,迴避預算法規範,放棄網路正規軍,花人民納稅錢買網軍,洗議題,帶風向。

部會首長心思邪門歪道,心態走火入魔,務虛到一個忝不知恥的地步,只想靠輿論打手掩護失德失格的施政,毫不在乎俯仰之愧。

各媒體半年來頻繁播放防疫廣告,一開始的宣導內容值得肯定,廣提醒,安民心。然而從六月份起,製播內容貧乏,強拼硬湊的痕跡明顯,是特別預算編列的宣傳經費多到不曉得怎麼用?還是根本不捨得放掉吊在媒體眼前的大胡蘿蔔?把從未來借支的錢花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其心可誅。簡直將務虛這檔事推昇到嶄新境界-務實的務虛(為了務實的目的而做務虛的事)!

再回到學界,我有幸結認識幾位勤學不倦又教學不殆的大學教師,他們寧可當個務實的陽春學者,也不想跟投機取巧的教師看齊。

那些追逐名利的務虛教師,四處找錢途、開生路,授課不認真,輔導不現身,研究不投入,務虛十分徹底,壓根兒不配得到如此高的社會地位。

為什麼從學界、政府、媒體、行銷、設計、網路⋯,各行各業瀰漫務虛氣氛?很多人在批判務虛的禍害,可是務虛就像一場大雨,全面滲入每個領域,勢不可擋。為什麼?

因為大家愛啊!

最近的立委貪污案,竟然有覺醒青年公開發表意見,說他可以接受維護台灣主權...的政治人汙錢。

原來人民愛護貪官,難怪會心甘情願讓貪官污吏伸手進你褲袋掏錢。

原來台灣人嘴上崇尚務實,其實超愛務虛。口頭討伐虛假,實則愛護務虛人物。難怪假論文一直有市場。難怪假學歷照樣當選連任。難怪假作品繼續拿獎。難怪假專家被企業尊為座上賓。

難怪藝界新團體夭折率超高。難怪政府機關吊在媒體眼前的胡蘿蔔越來越大根。難怪旁門左道的網軍案子接不完。難怪有人可以從國營事業基層七級跳擔任總經理。

難怪我寫的長文章沒什麼人看!

作者為資深品牌專家

●摘錄自品牌原來如此,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