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4° / 23° )
氣象
2020-10-09 | i-media愛傳媒

蔡詩萍》如果可能,我常常在自己的記憶中,拼出外公與父親、岳父的跨代情誼

蔡詩萍》如果可能,我常常在自己的記憶中,拼出外公與父親、岳父的跨代情誼

人生有些美好的圖像,是無法像我們在數位網路的年代那樣,任意可以拼圖,剪接的。但,我們的大腦,我們的記憶,永遠可以拼圖,可以剪接美好。

我外公活到快一百歲,才過逝。我岳父卻在七十歲左右,因病走了。我父親,先後送走他的岳父,我的岳父,儘管身體,精神都走下坡,卻仍舊在生命的旅程上奮力前進。

我腦海中,常常浮起一個畫面。我外公坐在那。旁邊是我父親。再旁邊是我岳父。一百歲。九十幾歲。七十歲。他們一字排開。坐在那。笑呵呵。三個男人。三個家族。因為我父親,隻身來台。

因為一場愛情。串聯出三代的情誼。且是,跨族群的三代情誼。人生,多奇妙啊~人生,多麼奇妙啊~好像,冥冥中,自有一些什麼的巧妙安排呢~

我外公,看著他的二女兒,帶著一個大她十二歲的外省仔,回來。支支吾吾的說,阿爸,我想嫁給他了。

他睜大眼睛,當下不知所措,只能第一時間反應,不行!畢竟,這將是他,是他家族,第一個外來的外省女婿。他還不知所措。

但,一旦接納了,這便是他的家族,他的人生,很不一樣的開門,以後,他的外省二女婿,會帶著他的第一個孫子,回家探望他,試著教牙牙學語的他,叫阿公您好!叫阿公您好!

他會樂不可支的,抱起外孫。

他心中也許已經那樣想了,要帶這個外孫,去田裡看白鷺鷥,要讓他坐在水牛背上,隨著阿公一路走向祖先傳承的水田。讓他知道,他身上除了流著父親來自大陸湖北的血液外,還有台灣桃園客家人的硬頸基因。

他是他的第一個外孫,他不能不知道關於客家的一切。我父親的確很幸運,他最終敲開客家妻子的家族大門,成為這家族的一分子。

也為日後,他妻子的么妹,提前預告了,還會有另一個外省家庭的男孩,加入我外公的女婿行列。而他,是外省第二代。我最小阿姨的先生。

我外公將會在他生日時,像閱兵的總司令一般,很幸福的點閱他的女兒女婿兒子媳婦,有客家人有閩南人有外省人。在客家傳統菜餚,閩南菜系,外省口味的交相輻輳下,他的人生何其動人!

坐在他旁邊的,我的父親。也同樣笑呵呵。他的客家岳父,每年收他的紅包,然後回包一個紅包給他。然後再包一個,兩個,三個,四個小紅包,給他的外孫們。

父親熟悉了客家岳母的手藝。吃起白斬雞,津津有味。我們幾個小毛頭,從此生命中,有了客家食物的滋味,永生難忘。很久以後,他的長子我,帶著從宜蘭出生,太平山度童年,而後長成台北姑娘的我妻子回家。

他笑眯眯的,拍拍我肩膀。

我母親打了一條黃金項鏈,一環手鐲,送給她的長媳婦。客家母親,疼愛的,撫摸著閩南媳婦的手腕,不忍心上班族的她回到夫家還要動手做羹湯。

我母親跟小她十歲的我丈母娘變成聊天好對象。客家閩南的親家母,隔著電話,天南地北,人生漫漫,無所不談了。我岳父把我父親當長輩看待。他是台商。知道父親一人來台,心思落寞,有空回台時,總會兩家抽空一塊聚餐,陪父親聊聊。

父親老了,需要陪伴,需要聊天。我們孩子近廟欺神,不太容易陪他聊那些老是重複的話題,岳父卻耐心十足,每個話題都興致盎然。

我望著父親與岳父,常常心生感激。人生這麼奇妙!這一對親家,兩人年齡差了二十歲,明明都是親家公,卻由於女兒女婿的年齡差,也形成他們宛如父兄的關係。

與父親外公的關係不同處,在於父親沒法說客家話,外公國語又很有限,翁婿二人不得不靠心領神會。但我岳父沒問題,國台語交錯。他是典型台灣人的適應力。講國語的場合,台灣國語縱橫全場。講台語的場所,是他的主場優勢。

到了東南亞,英語照樣可以溝通。去了上海,周旋數年,回來跟我們聊天,竟然也會捲舌了?!我父親雖然寡言,不過碰上可以談天的人,有時也是滔滔不絕的。

他一生平淡。可是,平淡的一生,卻有了自己的家,自己的房子,自己四個小孩,媳婦女婿孫子孫女,圍成一大桌。吃起飯來,聲勢浩大。

我岳父岳母,一雙女兒。岳父若從上海回來,我們安排兩家聚餐。長輩對長輩,晚輩對晚輩。也常常吃到酒足飯飽。

父親的臉上,寫滿了愉悅。岳父的笑容,堆滿了放心。這樣的畫面,都不是他們兩個男人,一個隻身從湖北來台灣,一個從宜蘭出發去上海,當時所能預期的!

我坐在那,陪著妻子,餵食還在牙牙學語的女兒。指著岳父岳父,教她喊外公,外婆。指著父親母親,讓她喊爺爺,奶奶。

她是道道地地的台北女孩了。兩個家族,因緣際會,第二代都往台北這座都市移居;姻緣注定,第二代相互愛戀,而有了第三代的她。

她帶著宜蘭閩南人的血液,她流著桃園湖北與客家的基因,眉宇間,容顏間,有些是她母親的花顏,有些是她父親的印記,但她會長成自己的模樣,自己的性格的。

一如,她的母親,她的父親。有所傳承,有所自己。一如,她的外公外婆,一如她的爺爺奶奶。也一如,她的曾外公,她的曾外祖母。

人生不會一無所有的。那些愛,那些呵護,都是永生的支撐。我輕輕拍著女兒,抱著她走出我們聚餐的室外。

秋風徐徐。女兒咿呀咿呀的,指著路上的街車。我們回頭望向室內,我父親跟我岳父在舉杯。

人生,多麼微妙而美好啊~我輕輕拍著女兒。這是我們的家族。

作者為知名作家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