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
( --° / --° )
氣象
2020-10-10 | i-media愛傳媒

陳朝平》記李登輝二三事、蓋棺不論定

陳朝平》記李登輝二三事、蓋棺不論定

前總統府募書室主任蘇志誠點評立法院通過的「要求美國協防台灣、與台灣建交」決議案,他說:「我突然想到,要把我們的命運交給遠在天邊的一個人來協防我們,這種事情為何現在的政治人物做得出來呢?如果李總統在天之靈,他一定會說,『恁咧衝啥毀?(你們在做什麼?)』」

蘇志誠也透露,李登輝任內敢於對抗美國。他以當年李登輝訪問哥斯大黎加、過境夏威夷穿拖鞋睡衣接見AIT官員的那段往事為例。

「AIT官員在下面等著接他下去。他(李登輝)說:『哇係按怎欲落去?把我放在一個少尉辦公室裡面像什麼話?叫他上來。』結果AIT理事長(按,應該是理事主席)乖乖上來聽他(李登輝)訓話。」

神隱多年的蘇志誠講故事,頗有為老長官李登輝辯誣的味道。不過,蘇志誠沒提的是,當年李登輝的「戒急用忍」政策和康乃爾的「民之所欲、長在我心」講演之旅,導致96年的台海飛彈危機,還是多虧了柯林頓派出航母巡弋台海,才將尚未大國崛起的中共氣焰給壓服了下去,不知道這算不算將命運交給遠在天邊的一個人來協防我們呢?

至於穿睡衣接見AIT官員的往事,算不算是敢於對抗美國,也難有定論。不過蘇志誠的點評,倒是讓我回想起幾段往事,或許可以作為說古論今的佐酒材料吧。

我第一次訪問李登輝是在他剛被任命出任台灣省主席後不久。訪問地點在寶慶路台灣銀行的省主席辦公室。

我和聯合報的資深記者高惠宇大姊一起出動,按照威權時代專訪黨內要員的慣例,我們事先便將擬好的題目送交李主席辦公室。負責接待那次訪問事宜的,便是日後「一言」可以傾黨興邦的蘇志誠。

訪問當天,李瞧了瞧訪問大綱,隨手將提綱丟在一旁就滔滔不絕地談起來了。我們預擬的訪問主題是——「公權力不能做軟腳蝦」,他老人家言不及義地說了些,就把話題轉到另外兩個他要談的主題。

一是感謝蔣經國總統先生對他的知遇之恩,一是上帝賦予他的使命。在他一個半小時的談話中,年輕的我強烈地感受到李登輝的權威性格。

權威性格性格的人,對比他有權勢的人,唯唯諾諾,對比他低下的人,頤指氣使;權威性格的人,喜歡藉著宗教的教義和隱喻,神格化自己的身分,駕馭下屬。

訪談中,雖然沒見到他對蘇志誠的頤指氣使,也沒見到他統御下屬的那一面,但他對蔣經國無端的崇拜、稼接耶穌基督與現實政治的語言,都讓我有種不安的感覺。

蔣經國逝世後,李在宋楚瑜的輔佐下,驚滔駭浪的掌握了政權和黨權。在一次革命實踐研究院的典禮上,新任的黨主席李登輝,意氣風發地一一點名詢問受訓學員的觀點。

據悉,李在那次的典禮上,上自天文、下至地理,無論是外交、財政、環保還是公共政策,他都操著台灣國語,夾著英語日語和台下的學員一一辯論,不,應該說一一駁斥台下學員的看法。

當天在場的人告知,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用很輕蔑的語氣批評美國外交政策,還把當時的美國總統老布希給好好地奚落了一番,說他不學無術。

不能否認的,兩蔣時代,國民黨培養了許多高級知識分子,也延攬了不少國內博士為其效力。

我念博士班時,有某一留美博士的閣員曾經對我分析過台灣行政效率低落的原因,就在於內閣多博士,人人自傲且瞧不起他人,開起會來,還以為是在學校上課,一開口就是落落長,效率自然低落(當然,跟我說這話的博士閣員也不例外)。

李登輝出身美日名校,敢情也犯了同樣的毛病,面對革實院台下一堆博士菁英,知識份子的傲慢油然而生,即便是他不了解的議題,也非要藉著政治的權威折服他人不可。

不錯,很多人都曾批評李登輝有著知識分子的傲慢。不過,在我的認知裡,知識分子除了博聞強記外,還應該「先天下之憂而憂之,後天下之樂而樂之」,面對權威應該敢於說真話,面對不公不義的事則應挺身而出。

李登輝見蔣經國,板凳坐三分之一,記者訪問,滿心讚嘆蔣經國的識人之明,勤政之能。美麗島事件、陳文成事件、林宅血案,從未見李氏挺身而出,也未聞他微言進諫。

他當權後,勤於置產打高爾夫,往來非富即貴。這樣的李登輝,傲慢有之,稱他為知識分子,絕非恰當。

李登輝推動元首外交時,應該是出訪南非吧?在回國的記者會上,揚揚得意的說自個兒參加大型酒會時,很多外國貴賓紛紛詢問那位高大的東方面孔是誰?酒會現場,眾聲喧嘩,既非順風耳,如何能聽見遠端私語?這樣的故事,若非屬下拍馬逢迎捏造出來的,那麼,李登輝就應該是顧影自憐的希臘神話美男子納西塞斯投胎轉世來的?

李登輝的傲慢和自戀,以及潛藏在他內心的權威性格和對權力的慾望,當然不能忍受AIT理事主席白樂崎的美式傲慢,他敢於對白樂崎發脾氣,一方面是他算準了白樂崎會配合,一方面也是因為,即使雙方沒有外交關係,美方的作法也太不符合國際外交禮儀,不予「糾正」,怕是會大大影響他在國內的聲譽呢。

至於隔年他獲准回到母校發表演講,完全是劉泰英重金聘請卡西迪公關公司做出來的「業績」,跟他在夏威夷發脾氣沒有直接的關係!

李登輝錯綜複雜的人格特質,跨越日據、白色恐怖和台灣奇蹟三個世代的背景,讓他對蔣經國以外的國民黨權貴都抱持著又懼又怕又瞧不起的矛盾心理。

他不了解中國歷史,對中國文化理解也有限,可是,他又以自身的留日留美背景為傲;他的國語說得非常糟糕,老外省權貴說的話,他未必聽的懂還得裝模作樣,因此,在蔣經國生前,政務委員李登輝不過就是個可有可無的花瓶。

只不過,大家都低估了這個花瓶是很驕傲的、很自戀、也有很強的權威性格,只要賦予他機會,他肯定會破繭而出!果然,李掌權後,一一撤換掉他內心極為瞧不起的外省權貴,換上一批批戰後新生代的黑金政客和沒啥骨氣的「讀過書的人」。

權威性格強烈、宗教信仰虔誠,驕傲又自戀的李登輝心裡很明白:這樣一批新貴,無論省籍黨籍為何,定可成就他的歷史地位。也正是他的權威性格、驕傲和自戀,我認為,李登輝打從心裡頭就看不起中國人、看不起中共的領導。

蘇志誠說李登輝「敢於派出完全沒有政治歷練的人去跟中方接觸」,不是他敢,而是因為他瞧不起當時的中國領導,認為他們沒學位、沒見識,派一個沒有政治歷練的人就可以搞定了!

飛彈危機期間,李登輝大辣辣地說他有十八套劇本,要大家母湯慌亂,也是因為他看不起大陸的軍方、看不起江澤民這樣的老土,認為老共貪污腐化,不堪老美一擊。

當然,也正是他的高傲和自以為是,他像許多中國崩潰論者一樣,預言中國會分裂成七國。不料,事與願違,中國不但沒有分裂成七國,沒有崩潰,反倒大國崛起,成了足以與美國抗衡的新興力量,成了21世紀「修席底德陷阱」的主角之一。

而他誤解康熙皇帝原意所推出的「戒急用忍」政策,恰恰成了今日兩岸優勢翻轉的關鍵原因!

李登輝長眠五指山國軍公墓了!蓋棺論定也罷,蓋棺不論定也罷!他的權威性格、傲慢、自戀,讓他成功地登上權力寶座,也成功地扮演了總統的角色!

作為民主轉型時代的中華民國總統,他是成功的!繼他之後的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都缺少他那種顧盼自雄的驕傲和霸氣,少了那股驕傲和霸氣,如何能在紛亂的時代,領導國家走出屬於自己的道路?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