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6° / 21° )
氣象
快訊

2020-10-14 | i-media愛傳媒

黃強波》裝傻?居然還扯「反攻大陸」

黃強波》裝傻?居然還扯「反攻大陸」

日前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稱「當年馬政府在沒有國際標準下開放瘦肉精」,前總統馬英九辦公室駁斥林飛帆公然撒謊,為民進黨欺騙人民的事蹟再添一樁,是政治人物的最壞示範,若還有擔當,就應該公開道歉。因為聯合國食品法典委員會早在2012年7月5日即通過萊克多巴胺殘留容許量,而我國立法院也於7月25日通過修正「食品衛生管理法」,開放符合安全容許標準的萊克多巴胺牛肉進口,衛生署再於9月11日公布其殘留容許量,自此才正式開放。

學運領袖林飛帆本是瘦肉精「抗議者」,而民進黨副秘書長林飛帆卻成為「倡議者」。如此變身,就如同中興大學教授陳吉仲對於美豬進口大喊「打死也要擋」,但農委會主委陳吉仲卻高唱「唯有接軌國際,才能走向世界」。林陳二君的臉已被打得夠腫了,筆者在此不再討論。但令人詫異的是,前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在為林飛帆辯解時,竟反批「我們並不會要求這些罵人的國民黨人為了拋棄『反共大陸』道歉了事!」

其實不只卓榮泰,年代主播張雅琴過往力挺國民黨,如今卻大肆批判,被質疑見風轉舵時,她也搬出當年該黨要反攻大陸為說詞,推託「不是我變了,是國民黨變了。」而先前民進黨立委發起華航正名運動,國民黨推出「華航改名計時器」文宣,親綠網友也以「反攻大陸計時器」反制,設定從1949年12月31日開始,狠酸已跳票2萬5千天。至於其他言論,如前國民黨青年團執行長李正皓砲轟為歐陽娜娜赴中共國慶晚會獻唱事件緩頰的人士,「我保證蔣中正如果在世,一定會把陳玉珍這些人拖去槍斃」。或是指責馬英九任內未反攻大陸,日後九泉之下怎有臉面對要解救同胞的恩師蔣經國?用的都是廉價口水的相同套路。

然而筆者必須嚴正指出,這個年代還拿「反攻大陸」來酸國民黨的,那麼不是昏瞶無知,就是裝瘋賣傻。經查1947年國共內戰全面爆發,一路敗退的國民黨於1948年5月10日強力施行《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這是試圖動員全國人力、物力來支援軍事行動,以戡平共產黨叛亂,達成國家統一的最高政策指導原則,讓行憲不到五個月的《中華民國憲法》就被架空。不過該條款在中國大陸並無發揮空間,由於戰局不利,國民黨倉皇辭廟,於1949年播遷來臺後才徹底實施,自此進入威權統治。國人所熟知的總統「緊急處分」權利以及連選得連任、中央民代不必改選的「萬年國會」、訂定「懲治叛亂條例」等均出於此。也就是說,進入「動員戡亂時期」後,來到臺灣的國民黨政府才開始使用「反攻大陸」一詞。

然而民主化浪潮方興未艾,1987年解除戒嚴後,下一步就是憲政改革。經由國民大會表決通過,時任總統的李登輝於1991年5月1日公布廢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這個加蓋在憲法上已43年的「違章建築」正式拆除。而「動員戡亂時期」終止對在臺灣地區的中華民國又有兩層意義,其一是能更開闊地實施民主憲政,其二則是對中共定位的調整。因此昔日的「共匪」已轉變為「中共政權」或「大陸當局」,不再被視為叛亂團體,「反攻大陸」之說自然走進歷史。以總統府轄下的光復大陸設計研究委員會為例,因法源消失,很快就被裁撒了。

伴隨的還有國防部配合措施,例如「共軍官兵起義來歸優待規定」也停止實施,換言之,不再有「反共義士」了,共軍駕機艦向我方投誠,政府將不會發給黃金。而國軍部隊晚點名的口號詞「奉行三民主義,服從政府領導,消滅萬惡共匪,解救大陸同胞」,後兩句也立即改為「保衛國家安全,完成統一大業」。筆者當時服預官役,正好輪到揹值星,雖已事先說明,但在慣習之下,仍有不少弟兄照呼舊口號,這個搞笑場景,依然歷歷在目。

由於「動員戡亂時期」已終止近三十年,如果蔣中正是現任總統,幫歐陽娜娜說項者,自不必擔心會被拖出去斃了。而馬英九也不用煩惱百年之後,與蔣經國相見會被揪著耳朵罵。至於國民黨,當然也不再有「反攻大陸」的必要和壓力了。因此1993、1998年兩次「辜汪會談」、2005年「胡連五項願景」、2015年「馬習會」,都能獲多數民意的支持;就算當時國民黨在野,執政的民進黨也說不出違法之處。因此還在用「反攻大陸」酸國民黨的,不是無知,就是裝傻,這是可惡。不過更可悲的卻是國民黨人士,被酸了卻支支吾吾,或是顧左右而言他,一點辯護之力都沒有,可見不僅不熟黨史,也昧於現實,活該被酸。

最後,筆者也要提醒國民黨,「反攻大陸」和「反共」基本上是兩回事。面對不願正視中華民國存在事實及兩岸政府對等地位的中共政權,國民黨被酸「不反攻大陸」不會怎樣,被質疑「不反共」卻會遭到唾棄。民進黨意識形態僵化,固然拙於處理兩岸議題,可國民黨卻有「九二共識」路線爭議,和紅統買辦中常委,問題恐怕更大。來到歷史十字路口的國民黨,你的下一步台灣人都在看。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