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6°
( 16° / 16° )
氣象
快訊

2020-10-21 | i-media愛傳媒

左化鵬》最有故事性的台灣運動員 楊傳廣

左化鵬》最有故事性的台灣運動員 楊傳廣

僑居美國南加州的楊賢怡學長告訴我,「亞洲鐵人」楊傳廣,就長眠在洛杉磯聖蓋博山的山麓下,距他的住家不遠。他日,我到洛城作客,他可領我到這位楊姓本家的墳前去弔祭。

楊傳廣的大名,對臺灣九零年後的年輕人而言,可能陌生,「不知先生何許人也」。但對我們這一世代的人來說,他可是我們少年時心目中的偶像,也是我們共同的榮耀和記憶。

1954年,菲律賓舉辦第二屆亞運,一名來自台灣後山的年輕選手,像平地颳起一陣旋風,橫掃了馬尼拉麗薩體育場。當年的5月4日,他出人意料,十分巧合的以「5454分」的佳績,勇奪亞洲田徑赛十項全能運動的金牌。

當他登台領奬,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冉冉升起。現場菲律賓的華僑,無不激動的熱淚盈眶。國人從收音機聽到廣播,更是歡聲雷動,振奮不已。當時菲律賓的報紙,都稱他為「亞洲鐵人」,從此這個封號,就成了他的代名詞。

他載譽歸國,先總統蔣公多次召見他,慰勉有加。他也不負所望,兩年後,又在東京亞運,為我國再度奪下一面十項全能金牌。

1960年,他參加羅馬世運(後改名為奧運),當時的世運,盡是歐美選手的天下,田徑十項全能運動,更被視為世界上最偉大的運動項目。

當年被認為最具奪魁相的是黑人選手強生。誰也料不到,突然竄出一匹台灣來的黑馬,昂首嘶鳴,領先群雄,竟然一路直逼強生,比賽過程中,緊張刺激,人們驚呼連連,手心都要捏出一把冷汗。

楊傳廣奔騰跳躍,奮戰終場,但因鉛球項目失分太多,最終還是以58分些微比數,拱手讓賢,敗給了強生。

記得最後一項一千五百公尺,強生緊貼著楊傳廣抵達終點,終因體力不支,趴倒在楊傳廣的肩上。兩人相擁扶持,觀眾都瘋狂的高喊,「給兩個人冠軍」。

但裁判終究還是給了強生金牌,楊傳廣得了銀牌。國人都惋惜不已。但那已是當時國人在奧運會上得到的第一面奬牌,也是亞洲人在國際體壇得到的最好成績。

既生瑜,何生亮。羅馬奧運未能奪冠,應是他此生最大的遺憾。

1963年,楊傳廣在美國的田徑邀請賽中,百尺竿頭,又創新猷,締造了9121的高分,刷新了史上十項全能的新紀錄。

隔年,東京奧運,少了強生勁敵,大家都以為他冠軍到手,應如探囊取物。不料,他卻馬前失蹄,只得到第五名。許多人跌破眼鏡,連眼珠子都快掉下來。

賽後,楊傳廣頽喪的說,不知何故,比賽時他全身鬆軟無力,提不起勁來。幾天後真相大白,原來是中華奧運射擊選手馬晴山,比賽前夕,在楊傳廣的飲水中下了藥,目的達到,隔天他就投共。楊傳廣每提及此事,憤恨難消,終生「飲恨」。

楊傳廣一生,頗富傳奇。他原先只是台東阿美族馬蘭部落一名喜歡打棒球的孩童,如果不是關頌聲發現他這匹千里馬,終其一生,充其量他可能只會是一支棒球隊的教頭。

關頌聲,也是一名傳奇人物,廣東番禺人,隨政府撤退來台,當時他擔任台灣省建築公會理事長。熱愛田徑的他,偶然發現楊傳廣這一匹千里馬,不禁大喜過望,一路栽培他到美國加州大學學體育,造就了這個不世出的奇才。

後來,他在臺灣省運會的田徑埸,又發掘了另一匹千里馬,提供奬學金、生活費和提供最好的教練,這匹千里馬,後來也在田徑場闖出名號,1968年,在墨西哥奧運奪得女子80公尺跨欄銅牌,這是當時我國唯一的一面女子奬牌。

她就是「飛躍的羚羊」紀政。楊、紀兩人,在田徑場上並駕齊驅,為中華民國打響名號。他們在田徑場上創下的輝煌紀錄,迄今仍有許多無人能破。他們的伯樂關頌聲,也得到了「台灣田徑之父」的美譽。

楊傳廣東京奧運受挫後,鬱鬱不得志。廉頗老矣,時不我予,已不能再舞刀掄棒。政府體䘏他的汗馬功勞,特聘他在左營訓練中心當教練,他一心栽培了李福恩和古金水等田徑好手。薪火相傳,後繼有人。有這些年輕的選手接棒,他終於得卸仔肩。

後來楊傳廣和紀政,都被國民黨提名當選不分區立委,兩名體壇老將,齊在國會發聲,一時傳為美談。可惜後來楊傳廣既嚮往藍天,又想腳踩綠地。他那知政壇的風波險惡。

陳水扁時代,他投身綠營,競選台東縣長失利。之後彷彿人間蒸發,不知去向。人們漸漸忘了他的名字。

十多年前,楊傳廣的大名,又出現在媒體,人們才知道原來他歸隱山林,在台東家鄉開山立廟,披上道袍,成了驅魔捉妖的廟祝和乩童。

但這則新聞如雲淡風輕,並未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和興趣。晚年他體弱多病,一度在高雄長庚醫院治療肝癌,也許自知來日無多,又掛念在美國的妻兒,於是他來到洛杉磯養病。

臥病期間,當年和他一起在羅馬奧運競逐十項全能的強生,也前來探視。兩名垂暮老人,回首前塵,往事如煙,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不久後,楊傳廣因中風去世,享年74歲。他的大兒子楊世運和二兒子小楊傳廣二世,遵其遺願,希望能落葉歸根,將他歸葬左營訓練中心,或圓山忠烈祠。但當時的扁政府,以不合體制等各種理由推托。最終他只好埋骨他鄉。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痛失良友,和他惺惺相惜的紀政,曾感傷的説,楊傳廣是台灣體壇最大的資產,也是最具國際知名度,最有故事性的台灣運動員。但是我們沒有珍惜他,沒有善加運用這份資產。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