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2°
( 13° / 12° )
氣象
2020-12-01 | i-media愛傳媒

陳朝平》從H在網媒上留下不同意見書談起

陳朝平》從H在網媒上留下不同意見書談起

【愛傳媒陳朝平專欄】幾天前,風傳媒刊載了拙作:「蔡衍明藏拙的中天復活逆轉勝之道」一文,清晨起來,瞧了瞧「人氣」,也就是幾百個「點擊」,一如我過去在網媒上文章的迴響。

隔了一天的傍晚,「蔡衍明藏拙」一文的人氣居然暴漲到了77000多。再過一天,人氣直衝近10萬。

也不知是網軍來襲,帶動了人氣,還是因為標題蹭上了這段時間的爭議人物「蔡衍明」,吸引了更多的眼球?

我好奇地將頁面往下拉,試著瞧瞧留言。咦?這回,留言置頂的,好孰悉的名字,這個H,莫非是我所認識的那位H?

2008年到2010年,我在有線寬頻產業協會任職,職責所在,成天都得跟NCC打交道。

那時,H已位居高位,是那種比委員低一點,比眾家兄弟姊妹又要高一點的官兒。根據業界的平均評價指數,H屬於那種正直但不知變通,又帶些僚氣的高階公務員。

這類的公務員,往往自以為比業者更了解產業與市場,與業者溝通,每每擺出一副作之君、作之師的神氣,業者只能順著他的意,千萬不能違逆他的看法。所以,名為溝通,最終的結果是他說了算。

不過,天下一物降一物,高人還有高高人。這類的公務員也有一個優點,那便是服從性特高,長官講的話,絕對服從,長官意見與他不合,他懂得轉彎,依照長官的意見修正自已的意思。

彼時,業者與H有意見相左、無法溝通時,大家都會心照不宣地拐個彎,透個訊息,讓H的長官知悉事情的來龍去脈。如此一來,事緩則圓。

像H這樣的高階公務員,怎麼會御駕親征跑到我文章的屁股後頭來留言呢?難道是我的文章寫得特別好嗎?一般普普的網軍無法招架,必須要有更高階的網軍出面應戰?

我懷著一顆虛榮的心,在手機上「滑」閱著風傳媒其他的評論。不看還好,一看,心靈受傷。原來,早在10月30日風傳媒那篇「黃國昌一夫當關,NCC萬夫莫敵」網頁捲簾下面,H就留言啦!

11月20日,風傳媒「NCC沒救了!蔡衍明還有救嗎?」那篇,H也留下了不同意見書。

H先後留下的不同意見書,還蠻用心的,也還有點惋惜作者的意思,卻也暴露了NCC官員內心世界的想法。且摘錄幾段H的留言。

其一,《S對前老板,照說應該有相當程度的熟悉。當年,S就是因為C咖事件,被蔡老板認為「得罪我的朋友」,S因而離開中國時報!》(乖乖,還真不知道H如此嫻熟蔡老闆買下中時的歷史故事呢!)

其二,H扳起了樸克臉孔,為NCC不予中天續照的決策做出辯護。H寫道:《聽證會在中天新聞台換照案件,不是唯一的決定工具,聽證在這個換照案件,甚至只輔助工具,聽證並非必行法定程序。在案件最終決定前,所有的可信證據,只要送達NCC,都可以引用。》

瞧這說詞和氣勢,NCC為中天召開聽證會,彷彿是法外施恩,給中天一個恩惠,一個認錯的機會,最後那句話,更像是NCC「就是真理、就是道路」、廣電媒體的生命皆為NCC所賜!

H如是說,真正是把NCC主委陳耀祥只盼大夥兒讓路給公廣集團的那股委曲求全,給徹底比了下去!

H在另一則留言裡寫道:《S難道忘記了數年前,妳自己在中國時報的C咖事件,蔡衍明是怎麼修理妳的?是怎麼干預新聞專業自主原則的?》

看來,H最不能了解的是,曾經在蔡老闆底下受過傷的S和許多前員工,為什麼心甘情願地站出來反對NCC撤照中天的決策?!

其實,極少數傳播學者和法律學者,許多資深媒體人,包括我自個兒、S和許多中時報系的退職員工,為中天換照案挺身而出,爭的是言論自由的千秋,不是為了中天和蔡老闆一家一姓的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

慣於壓服他人的官吏,很難了解爭千秋的意義!

至今我也沒弄清楚,年過花甲的H,是否仍在NCC供職?是離休人員?還是暫時蹲下伺機再站起來的那種政務官?

他留下不同意見書,是奉命行事嗎?還是出於自動自發地捍衛一個眾人皆曰不可的NCC決策?是我們誤會了NCC?還是NCC的氛圍會讓人誤解言論自由而終不悔?

奇怪的是,就在最近,我們不也看見許多前NCC的高層官員,挺身而出痛斥NCC的作為嗎?為何獨獨H特立獨行?

前兩天,風傳媒又刊載了我的長文:「當媒體和學者都陷入意識形態的時候」。這篇文章主要是針對政大鄭自隆教授談論「涉己新聞」該如何做所做的評論。

我責備求全的對象主要是國內的傳播學者,文中涉及NCC的段落並不多,不過,H依舊留下的「不同意見書」。

這回,H不比上回客氣,火力全開。

《作者實在胡扯!中天新聞台換照案,是依據立法院三讀通過的法律,由主管機關執法的公權力行為!對於主管機關的是否換照決定的公權力措施,你可以不同意決定的內容,當事人也可以藉由行政訴訟尋求翻案。作者卻用所謂「加害人」與「受害人」描述主管機關與公權力措施相對人,是在是不倫不類!不懂,就別胡扯!》

呵呵!我當然知道,包括NCC在內的許多政府官員,最喜祭出依法行政的旗幟。這種「惡法亦法」的思維,歷經戒嚴解嚴、民主轉型和廢除刑法100條的我們這一代,並不陌生。

誰說依照立法院通過的法律執行的公權力,就是對的?照H的邏輯,動員戡亂時期的許多限制人身自由和權利的法規,不都是立法院通過的?不都是主管機關執法的公權力行為?

那幹嘛事隔三、四十年還來做這轉型正義的反面文章?執政黨堅持,立法院通過進口萊豬不標示,逼老百姓吃毒豬,也是正確的?

站在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的高端來看NCC處理中天換照一案,若說中天是政治迫害下的受害者,NCC則是政治迫害的執行者和加害者,不也是剛剛好嗎?哪裡有甚麼不倫不類的呢?

不懂,就別亂扯?!這樣的語氣,正是專制王權時代上對下的命令!民主政治,言論自由受到保障,如果,H覺得我們這些為文反對NCC決策的人,都是愚昧不懂之人,那麼,就請您用平權文明的方式「教會」我們!

如果,您沒有把握導正我們,那麼,也請您尊重我們的言論自由和更進步的觀念與思想!做官的,不懂老百姓想甚麼,老百姓,不懂做官的想甚麼,正是當前台灣民主政治的問題徵結所在。

要想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徹底廢除帶有戒嚴遺毒的廣電三法,徹底解放廣電媒體的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

在言論自由之前,人人平等,媒體與媒體平等,誰的自由都不應該比他人的自由多一些!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