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0°
( 22° / 19° )
氣象
快訊

2021-03-14 | i-media愛傳媒

蔡詩萍》在高鐵上吃台鐵便當,而聯想的童年為了便當與爸媽的嘔氣!

蔡詩萍》在高鐵上吃台鐵便當,而聯想的童年為了便當與爸媽的嘔氣!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進步,總是進步的,不過並不是所有的節奏,都那麼一致吧!於是,世間總是一邊甩開步伐進步,一邊卻躑躅留戀的。

我說的是,我搭高鐵,吃的卻是台鐵便當。網路上,流傳一個笑話。醫生告訴銀髮族病患,說你其實也沒什麼大毛病,就是沒事多補充些高鐵的食物。

你也知道,銀髮族跟小孩差不多,親人講該怎樣,該怎樣,他們不一定聽,但醫生講的,噢,那可得聽啊!於是,那位銀髮族有事沒事就去買「高鐵站的食物」!?

我還沒到銀髮族階段,我搭高鐵也會吃「高鐵的食物」,但,偶爾,我還是會買台鐵的懷舊便當。

好吃之外,也是一種心情的撫慰,記憶的溯溪,吃著,吃著,吃出了許多淡淡,幽幽,甜甜,酸酸的,往昔。

小時候,爸媽節省,日子過得普通,餓不著,但額外的零嘴,就別妄想了。

母親手巧,常常煮綠豆湯,做冰仙草,或者糖水米苔目,或從市場買紅龜板切半油煎,我們幾個小鬼吃得淅瀝嘩啦,也吃掉母親的青春,吃掉我們孩子各自的童年。

我們偶爾有的,打牙祭的,吃一些家庭之外的食物,或零嘴的機會,都是因為全家要出遠門。那可是家庭大事啊!多半是父親的同袍,結婚,生日;遠方親人的家族請客,等等。

我們上了火車(當然是台鐵!),從老家到台北,慢車,每站皆停,晃晃悠悠,要一個多小時。

我們小孩嘰嘰喳喳,看一站又一站的地名,中壢,內壢,桃園,鶯歌,山佳,樹林,板橋,萬華,台北。每一站,下車的人,上車的人,都讓我好奇,他們都是每一站那個地名裡生活著的人呢!

像我一樣,在楊梅埔心。我終其一生,有些地方,我一輩子不會去吧!我望著月台上,矗立的站名,幽幽的想著。

我怎麼能預測到,有些站名,那裡的人,以後會在我人生的旅程中,跟我交遇,走上一段,然後,又擦肩而過,成為生命的軌道上,邂逅與交會的,種種隱喻,與緣分呢!

那時,能打斷我,那樣胡思亂想的,往往是,月台上叫賣的小販,火車啟動時,嗚~~嗚的一聲長鳴,一站又過了,等著下一站。

我就是那年歲,建立起對台鐵便當的,深深的感情。我們多半是吃不到的。

母親會說,待會就到台北了,我們就要去飯店「吃大餐」了(那年代上台北,進飯店,就是大得不得了的大事啊!),忍一忍。

我們便吞下口水,忍一忍,一忍也便忍掉了很多的台鐵便當。但,孩子的世界,越忍越想吃啊!

我常偷瞄隔壁的人手裡的便當,當然是台鐵的,木片盒子,一塊油亮亮的排骨,一顆滷蛋,一些高麗菜,一塊豆干。

我們望著望著便會忘記那樣盯著是很不禮貌的,母親會輕輕拍一下我的頭,提醒我。

我於是把眼光又投向窗外,但那便當,是有香氣的,我眼睛望著窗外,我舌根泛著口水,我鼻頭浮著排骨,有時是控肉的,油膩的香味。

我幾乎沒有什麼確定的記憶,是我們一家有在台鐵上吃台鐵便當的。爸媽為了省錢,是主要原因。路程不長,不過區區一小時多而已,更不值得花錢買便當。

而且,我們多半是搭火車上台北去吃喜酒,吃壽宴的,爸媽一定認為都包了紅包,就是要去「吃回本嘛」,幹嘛還花錢買便當呢,不是嗎?

我彷彿都還記得母親有點生氣的模樣!

當然,我們做孩子的,當時也會賭氣生氣,啊人家就是想跟別人一樣也能在車上吃台鐵便當嘛!那麼多年過去了,我也為自己,為我女兒,買了不少台鐵的便當,但真的多半在高鐵上。

我女兒很難想像,她老爸孩童時期,為了吃台鐵便當內心會有那麼多的小劇場,小獨白。

我看著她,理所當然的,享受我對她的愛時,往往越發想念我母親父親在我童年時,含辛茹苦的,帶著我們四個孩子過小日子的歲月。

如今,我是常常提醒他們多吃「高鐵的食物」了,但不是在高鐵站上高鐵上,而是買回去,或帶他們去餐廳吃。

但我現在的這段聯想,是在高鐵上,我買了一份台鐵便當控肉版的,邊吃邊想念我的童年,我童年裡的弟妹,我童年裡的爸媽。

噢,對了,我是在後來才發現,早期的台鐵便當,滷蛋並不是一顆而是半顆!

我的記憶,對嗎?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