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5° / 26° )
氣象
快訊

2021-04-17 | i-media愛傳媒

蔡詩萍》我不可能接送她一輩子,但我必然愛她一輩子!

蔡詩萍》我不可能接送她一輩子,但我必然愛她一輩子!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女兒「竟然」騎完了八十公里的車訓!我接她上車時,看她一臉疲憊,並不太敢直接問她,騎得如何。我怕她會,瞪我一眼,再度說出那句以她的年紀而言,一個青春期美少女卻發出由衷的哲學家式語彙:「爸爸,人生好難喔!」

我只好把她跟我預約的飲料遞過去,把一件外套遞過去,要她披上。我只能間接的,婉轉地,試探的,套她的話。

今天,有很多上坡嗎?路上是不是車子很多,好騎嗎?奇怪,妳們的折返點怎麼選在一座廟宇?是廟宇應該多半是在山坡上吧?

有沒有注意到,我這老爸,不僅語氣委婉到要讓她媽媽吃醋,「為什麼你跟女兒講話就這麼低聲下氣?」

還刻意的,多次暗示,明示的,講上坡,山坡之類的,為什麼?我就是想知道,她最後有沒有騎完八十公里啊!但,我若直接問,她可能累到不理我。也可能,她沒騎完,或大半是用推的,用走的,那我直接問,不是自找白眼吃嗎?

我連著套幾句後,看她沒反應,我遂沉默下來。從後視鏡裡,瞥一眼,她安安靜靜地,在那喝飲料,滑手機。臉色疲憊,但好像心情還好。欸,什麼人生好難?難的是做青春期女兒的老爸啊!我內心幽幽的嘆口氣。

女兒突然,發出聲音,「咦,爸爸你剛剛問我什麼?」我望望後視鏡,她似乎一臉回神的感覺。噢,就是隨便問問,怕妳太累啊!我再度小心翼翼,怕不小心斷了跟女兒之間,那似有還無的話題連結點。

難啊,老爸的人生,好難啊!

女兒突然聲音亮起來,「有山坡,但是沒有上次往學校騎的山坡恐怖!」

噢,那妳有騎騎停停嗎?我仍然採用蜻蜓點水方式,這裡旁敲,那裡側擊,做老爸真難啊!

「當然沒有」女兒斬釘截鐵。

這回,是我眼睛亮了。哇塞,不可思議啊!我心頭激動不已。

但表面上,我依舊壓制自己的激動,只是繼續往前開車,但,我女兒若再多體貼「愛她如命的老爸」的話,她應該會感覺到,當她淡淡那一句「當然沒有」跳出嘴時,我心震動,身隨意轉,那瞬間,我手握方向盤其實晃了一下!可能是路面跳動,也可能是我的心,一顆老爸的心,被女兒的完賽答案,給跳動了一下!

哇,八十公里呢!我真想,停下車,從駕駛座跳下來,跑到路中間,向天地叩謝,向路人吶喊,我女兒騎完八十公里呢!然後,再跳進後座,抱起女兒,狂親她的臉頰,哇喔,女兒,我的寶貝,妳太厲害啦!

但,這一切,如果是電影畫面的話,幾個鏡頭可能要拍上老半天,但在我的心裡小劇場,卻僅僅只是幾秒鐘,便一閃而逝了!

什麼都沒發生!什麼都沒發生!我望著後視鏡裡,坐在那,神色自若,眼神睥睨的女兒,她只是以四個字,簡潔的告訴她老爸「當然沒有」!

當然沒有騎騎停停!當然沒有像上次一樣推車推得半死!當然沒有望坡興嘆中途放棄!我女兒有意思吧!?

她不會跟你炫耀她騎完了八十公里,她只是淡淡地,要你知道你所擔心憂慮的事一件也沒有發生!你不要用上次的經驗來判斷這次她的表現,OKAY~ My dear father!我酷酷的女兒,就是這意思。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個性,我們的孩子當然也有。我們愛自己的孩子,發乎爸媽天性,但孩子在每個階段怎麼回應我們的愛,卻同樣也有他們的階段性,同樣也來自天性。

摸久了,我們理當熟悉的,但也因為我們做爸媽的天性使然,好像不囉嗦幾句,不逆著他們的臉色多吩咐幾句,就不像個爹不像個娘似的。

我自己是這樣,在不免重蹈覆轍囉嗦幾句,又時時提醒自己「閉嘴吧老爹」的拔河狀態下,一路摸索著,怎麼當一個爸爸,一個家有美少女的爸爸!

不容易啊!什麼叫人生好難!我這才叫人生好難啊!看著一個小女嬰變成小女孩變成美少女,卻從又抱又親變成不能牽不能親不能抱,連話都漸漸少到一天不過十來句便嘎然而止!

你說,你說,到底是女兒的人生好難?!還是她老爸我,我的人生好難呢?!

但,你放心,我這一連串的澎湃洶湧,激盪不已的心思,都是在我那「渺小渺小的」小劇場裡,連番上映,而且不對外售票的,所以,它們只是我的,老爸小劇場而已!

我女兒所能看到的,仍然是那一副她很熟悉的,「接送的老蔡」、「買菜的老蔡」、「洗衣的老蔡」、「修理馬桶不通的老蔡」、「隨時為她解決疑難雜症的老蔡」、「被她頂了幾句安安靜靜不講話的老蔡」⋯⋯

但,她的老爸,仍然是甘之如飴的,只因為,「她」是他的人生愛情的結晶!「她」是他中年以後的人生大驚喜!「她」是他不年輕卻猶然老驥伏櫪的動力!「她」是他仰天望著日月星辰而不感覺人生渺小的座標!

有了「她」,他還能抱怨什麼人生得不得意?世間公不公平?往事如不如煙呢?

我微笑的,把車駛向我們家的方向。那妳今天騎完八十公里後,會覺得騎車還很難嗎?我笑著問她。噢,還是很難,不過還好。女兒啜飲一口飲料,頭仰靠在椅背上,她是累了,今天騎了八十公里,難為她了。

過一會,她應該會睡著,以她疲累的程度。

過一會,她回到家,應該會以她慣有的語調向她媽媽炫耀她完成了八十公里。但還是一邊唉唉叫,說好累。

過一會,過一會,我多珍惜這些與她在一起的許多「過一會」啊!那是銜接日子,銜接歲月,銜接我們父女倆,走向未來的平淡記憶。

我不可能一輩子接送她的,我不可能永遠在她過一會的下一刻,還能笑盈盈的叫她從夢裡醒來。但怕什麼呢?我那麼愛她,我用文字悄悄記下,我,一個老爸爸的小劇場情節。

人生好難!但我女兒完成了她的八十公里車訓,接下來,她要去環台了,接下來,她也要走更遠更長的人生路了!

我不可能接送她一輩子,但我會愛她一輩子!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