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6° / 32° )
氣象
2021-04-19 | i-media愛傳媒

左化鵬》德川與岩里

左化鵬》德川與岩里

【愛傳媒左化鵬專欄】才下過一場大雪,來到日光市的「東照宮」。後方的「奧宮」,有一座日本幕府大將軍德川家康的墳塋,入口處,豎立了一方德川家康的遺訓「人的一生任重道遠,切勿操之過急」。

德川家康是台灣岩里政男的偶像,岩里也從不諱言以德川為師,他將德川四百多年前的遺訓,解讀為「戒急用忍」,影響今天台灣的政壇至深且遠。

記得幾年前,裝滿支架的岩里,曾扶病前來關東走「奧之細道」,一了平生宿願,不知他是否也曾來此參拜德川家康。

石階兩旁,都是千年古松,今天,我踏著殘雪拾階而上,歲月的痕跡,在我的腳底一溜而過,我想起日本戰國時代的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和德川家康,這三位梟雄,一輩子剪不斷理還亂的恩怨情仇。

面對織田信長,德川家康唯唯諾諾,只敢坐半席不敢坐全席,面對豐臣秀吉,德川家康垂首低目,大氣都不敢吭一聲。

他的心中有所圖謀,只是時機未到,小不忍則亂大謀,我忽然想到台灣的岩里政男生平的所作所為,恍然若有所悟。

日本民間流傳一則「杜鵑不啼」的故事:有人問,杜鵑(鳥)不啼,該如之何?

織田信長說:「如果不啼,我就殺了牠」。豐臣秀吉說:「如果不啼,我會想辦法讓牠啼」。德川家康說:「如果不啼,我就等牠啼吧!」。

「群鳥爭啼我自靜,只待時來覇林音」。德川家康一忍再忍,終於等待時機成熟,一舉滅了性情暴躁的織田信長,和老謀深算的豐臣秀吉,掃除了他們殘存的勢力,一統江湖,開啟了長達二百六十多年的江戶時代。

想當年,德川家康,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真乃一世之雄也,而今又安在哉?

終於登上了東照宮的奧宮,我就站在德川家康的墳塋前,臨風憑弔,莫名其妙的扯上岩里政男。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