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4° / 30° )
氣象
2022-04-11 | i-media愛傳媒

王其》後小英時代英系搶媒體 逼新潮流浮上檯面?

王其》後小英時代英系搶媒體 逼新潮流浮上檯面?

【愛傳媒王其專欄】民進黨內最神秘、低調又強大的派系是新潮流,罕見地站在檯面上以新潮流自居推縣市議員候選人。這是後小英時代民進黨內派系競逐的結果;而派系除了政治版圖外,在媒體上的搶奪尤其激烈。民進黨2016年二次執政後,早就插手東森新聞台、鏡新聞台、台數科新聞台、中嘉有線電視等併購、申請案,可說無役不與。

從結果看,民進黨的英系在媒體上比較有收獲,有人認為東森新聞台、鏡電視都是,英系初試啼聲的媒體戰役,是2018年協助新北建商張高祥在NCC同意下,從外資凱雷手上,拿下東森新聞集團;正國會則是力挺台數科新聞台,但仍未過關;新潮流搶中嘉沒得逞。

政壇傳說,英系的洪耀福結合林文淵,拉攏了原偏藍的張高祥,一舉拿下東森集團八個頻道,之後林文淵當東森董事長,張高祥則任總裁。在那次戰役後,鏡周刊社長裴偉也出任東森董事,洪耀福、張高祥、裴偉成為媒體事業夥伴。一年後的2019年底,洪耀福再助裴偉提出新的鏡新聞台申請,張高祥則再當金主在背後投資。鏡經過兩年多的努力,終在今年一月拿到執照。蔡英文執政才5年,英系就拿下兩個新聞台,如再加上原本友好的海派、湧言會的三立,及老練的年代、壹電視等,形同英系主力掌握了台灣主要電視新聞頻道,在言論市場上擁有最大發言權。

相對於英系在新聞台的成績,正國會及新潮流雖也上了「媒體考場」,但成績不好。正國會推的是台中的台數科新聞台,已經3年多,仍然還在主管機關NCC排隊中。這段期間又發生鏡新聞台換董事長風暴,因為綠軍手伸太長,民進黨派系正面臨各在野黨圍剿,正國會前途未卜。

政壇資深人士分析,中部的台數科有線電視集團大本營在台中,與正國會少主林佳龍的交情很密切。2021年3月台數科的新聞台(生活新聞網)要把綜合台改為新聞台的類別,NCC同意了;沒想到蘇貞昌院長認為NCC的作法有爭議,一周後,NCC只好自己又把它改回去。這件事被有些政治分析解讀為,「正國會林佳龍透過自己原本的智庫子弟兵陳耀祥,想擁有一個新聞台,卻被蘇系攔下」。台數科不氣餒,去年中再送出新申請案,結果在NCC第一關外部審查就被否決,正在NCC內等待中。政界等著看,陳耀祥是要繼續幫正國會拿下新聞台,還是乖乖聽蘇系的話?

正國會在NCC受挫,新潮流也好不到哪兒去。但新潮流與英系、正國會作法不同,沒有正面去碰新聞台,他們直搗過去被國民黨及地方系統常年盤據的家戶有線電視,想要透過交好的金主,要併購台灣六都佔有率最高、120萬戶的中嘉有線電視集團。

近10年來,有線電視交易中最有名的當屬中嘉了,不但是台灣單一最大有線電視集團,還是多位首富拿不到的媒體集團。2010年起擁有中嘉的外資喊著要出場,台灣的首富們都曾出手,包括旺旺蔡衍明、郭台銘、頂新魏家、遠傳徐旭東,可惜最後都以失敗收場。對新潮流而言,能拿下中嘉,等於擊退眾藍軍企業系統;且有線電視直接深入各家庭中,組織、宣傳策略完全不同;也可以說是民進黨首次囊括有線電視,政治意義較特別。但新潮流最後沒拿到中嘉,反被藍綠關係都不錯的三重幫宏泰第二代領導人林鴻南拿下。

民進黨在2016年後翻攪了電視市場,英系的確收穫不少,給其他派系很大壓力。政界人士說,英系幫忙鏡週刊集團在今年一月拿下10年來第一張新聞台執照,雖然最近鏡電視爆發「政變」,換了四次董事長,最後仍換上英系的前台視總經理鄭優當鏡電視董事長,更讓政界認為英系繼東森新聞台後,已經穩穩掐住了鏡電視。正國會、新潮流面對英系的媒體政治掠奪戰,更有強烈的危機感。再加上今年縣市長、縣市議員各派系都要重新洗牌,新潮流本來2018年前還擁有高雄、屏東、桃園、台南、彰化、宜蘭等縣市,算是民進黨縣市長的派系頭。2022年後,新潮流眼看只剩下剛剛初選過關的屏東周春米比較可能再執政,桃園鄭文燦的接班人鄭運鵬也沒十足把握,高雄已是英系陳其邁,台南的黃偉哲也傾向英系,宜蘭及彰化都沒把握。因此,作為民進黨第一大派系的新系,壓力當然大。

雖然,民進黨早在2006年7月時,民進黨「最高權力單位」的全代會早就通過要解散派系,但並沒有真的解散。2008年民進黨失去政權那8年,派系都是很低調運作。即便是2016年成為執政黨後,當英系、海派、正國會在慢慢浮上檯面後,新潮流仍像鴨子滑水在運行。政界人士分析,最近因為英系在媒體大有斬獲,且正國會來勢洶洶,新系眼看後小英時代各派系都已經檯面化,因此才從議員這層級公開化,向各派系叫陣說「我回來了」!告訴大家,早在1983年,民進黨創黨前,新潮流系就以「黨外編輯作家聯誼會」的方式成立了。40年的老資格派系,必須要再次驗證它的政治價值。而且這次新潮流在4月7日正式召開聯合誓師記者會,數十位新潮流立委、議員浮出水面,特別選在屏東縣長初選新系潘孟安的接班人周春米贏了後同一天,顯然有政治上布局的考量。

民進黨各派系在後小英時代各自搶地盤,這在政治上被視為理所當然;就如2015~2016年馬政府末期的藍軍內部亂鬥,導致換柱風暴,終於丟了政權一樣。但是,民進黨派系在政治外也染指媒體,不但推翻2000年首次執政力推「黨政軍退出媒體」的理想;一個月的「鏡之亂」換董事長風暴,更曝露民進黨的沒底線的插手媒體事務。民進黨最有實力的新潮流,在各派系都站上舞台之後,不顧當年民進黨中央解散派系的決議而公開化,恐怕只是派系鬥爭的開始,絕對不是結束。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為中天新聞截圖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