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3° / 22° )
氣象
快訊

2022-04-27 | i-media愛傳媒

張若彤》被官方報告隱去的「事件真相」

張若彤》被官方報告隱去的「事件真相」

【愛傳媒張若彤專欄】去年(2021)的5月份,二二八紀念基金會出版了《二二八事件真相與轉型正義研究報告》,分上下兩冊,這兩本的「稿」其實在2020年已經出版過,《研究報告》是增修後的新版。這也是促轉會對於二二八事件的最終定調。

現任的國史館館長陳儀深,擔任《研究報告》中導論、第一、第三章,以及結論的執筆,具體來說,他設定了這份報告「真相與轉型正義的基調」,並具體分析了二二八事件的原因、台灣人在二二八事件中的兩條路線(處理委員會與武裝抵抗)等子議題。

今天這篇要講的,是陳儀深所執筆的一段非常有問題的分析。而之所以其分析有問題,是因為他所引用檔案中的重要訊息直接被他略去。

就在《研究報告》的第一章第33頁處,陳儀深稱自己引用了陳廷縝(時任軍務局參謀)所寫成的〈二二八事件之檢討〉,這份檢討報告,陳儀深所引用的版本,是這樣的:「此次事變發生之前,尚無異黨預謀暴亂,⋯⋯總觀事變經過,省政之不滿人意暨臨時處置失當,以及士紳派之推波助瀾,實為事件擴大之原因。至於陰謀分子及異黨之事前預謀佈置,似均為事後渲染之飾詞。」

我查了檔案原文,發現原文其實是:「此次事變發生之前,尚無異黨預謀暴亂以及美日俄等挑撥離間之情報。」

換句話說,原文是要說「沒有異黨預謀暴亂的情報」,而不是「無異黨預謀暴亂」(當然更不是「沒有異黨」),而且陳儀深也略去了「美日俄等外國勢力是否有介入」,這個高層在當時亟欲弄清楚的事項。

事實上,僅僅就在前一段而已,該檔案雖然表明沒有異黨預謀暴亂的情報,但還是表明「早有異黨(共產黨)滲透進台灣政治」的情報,只是陳儀不當一回事:「本年一月始有異黨潛入三青團把持,二月有青年團利用職權擴充勢力之情報。上述各點均經抄知陳長官注意,並經呈奉批飭注意改進。惟查陳長官呈復,似未能虛心接納。」

這就有意思了,因為陳儀深之所以要引用這份檔案,他是為了要證明蔣中正在二二八事件的處理是有責任的,這個責任,依照陳儀深的說法,是要說最早公開指控事變原因為「共黨煽惑」的就是蔣中正,但這個南京中央的通說很可能是受陳儀或林頂立的報告所蒙蔽,陳儀深認為,根據吳濁流和吳克泰的說法,事變中的一般現象根本沒有計劃也沒有組織,蔣中正因為誤判而派兵,但看不出蔣中正曾經努力轉圜或彌補。(《研究報告》第32-33頁)沒有做出真摯的努力以扭轉或彌補前期的失誤,這是他的責任所在。

有意思的點在於,為什麼蔣中正看起來沒有做甚麼轉圜或彌補其誤判、事後也沒有懲處陳儀?這問題的答案,其實就在被陳儀深「⋯⋯」刪掉的文字中。

陳儀深所引用的〈二二八事件之檢討〉,其實並不是如他所說為陳廷縝所寫,陳廷縝只是軍務局派去台灣實地蒐集情報的,報告是軍務局綜合各項情報所寫,這一點是明明白白寫在檔案上的。

此外,〈二二八事件之檢討〉所載也與他的說法不同,事實上三民主義青年團有共黨滲透是更早之前中央提供給陳儀的情報,而且陳儀還不當回事。陳儀深講顛倒了,變成國民政府中央被陳儀的報告所影響。恰恰相反,陳儀是被中央的情報所影響,本來他不信、二二八發生他就信了。

重點是,這份〈二二八事件之檢討〉認為二二八事件中所謂共黨與外國勢力有事先的預謀,這似乎是事後的渲染,陳儀深引用了其中「應該不是共產黨有事先預謀」來佐證他「蔣中正誤判」、二二八事件其實完全是沒有組織與預謀的結論,但實際上〈二二八事件之檢討〉除了消極點出「不是誰幹的」之外,同時也點出了「那到底是誰幹的」,只是這部份的記載,卻直接被陳儀深以「⋯⋯」略去。

這個被「⋯⋯」略去的,就是關於事件中「士紳與流氓」挑起事變與平定事變的記載。

陳儀深在《研究報告》第23-24頁說「整編二十一師陸續登陸以後,國民政府展開恐怖的鎮壓屠殺」,這也是目前官方的定調說法,只是在這份〈二二八事件之檢討〉中,呈現出的卻完全是另一種驚悚的記載:「士紳派亦怵於旬來民間政府隱藏之危機,督率流氓派恢復秩序,事變遂息。」

如果這就是事實的真相,則這段經過,雖然現在被說成是「大軍鎮壓屠殺」,實際上是在整編廿一師大軍包圍之下,部分士紳和流氓自己去清理了戰場,一如東漢末年,曹操、袁熙、袁尚與公孫康故事。

而這種事情在歷史上比比皆是。

如果這就是事實的真相,蔣中正當然不會對陳儀究責。而蔣中正自己的下令,是除煽動暴動之共黨外從寬免究,但這個命令其實只能拘束公部門的人員。

只可惜這段驚心動魄的記載,被陳儀深以「⋯⋯」剪掉了。

剪掉有什麼問題嗎?有的,因為這可能就導致,我們以為的二二八事件民間的兩大路線:談判路線(鴿)與武裝路線(鷹),實際上在真正的歷史中,牽涉的人物可能有錯誤、甚至是陣營顛倒。

附〈二二八事件之檢討〉相關段落:

「事前情報:⋯⋯本年一月始有異黨潛入三青團把持,二月有青年團利用職權擴充勢力之情報。上述各點均經抄知陳長官注意,並經呈奉批飭注意改進。惟查陳長官呈復,似未能虛心接納。至於此次事變發生之前,尚無異黨預謀暴亂以及美日俄等挑撥離間之情報。

事件真像(按:「真像」為檔案原文):事變之起因,乃由於流氓派因查緝私煙而動公憤,與生活遭受壓迫,得士紳派之支持,遂變為一致之省政改革運動。後因兵力不足鎮壓紛亂,省政乃脫離公署掌握,形成一時之民間政府。於是陰謀分子以為有機可乘,遂利用附和之學生派與海外派(海外歸來台胞浪人、軍人等)青年積極奪取士紳派之領導權,在和平之省政改革運動中雜有武裝革命之陰謀,士紳派遂極力控制流氓派之力量以壓抑之,然已逐漸失卻掌握矣。幸亂黨奪取武裝之謀未逞,中央增援迅速,陰謀派即時斂跡,士紳派亦怵於旬來民間政府隱藏之危機,督率流氓派恢復秩序,事變遂息。至參加武裝行動之學生及海外青年,則四散避匿。總觀事變經過,省政之不滿人意暨臨時處置失當,以及士紳派之推波助瀾,實為事件擴大之原因。至於陰謀分子及異黨之事前預謀佈置,似均為事後渲染之飾詞。」

作者為《究竟二二八》作者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