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5° )
氣象
2024-05-12 | news586

在消失中獨舞,舞蹈家陳武康、余彥芳化失去為祝福

在消失中獨舞,舞蹈家陳武康、余彥芳化失去為祝福

【 News586/記者黃秀卿報導】臺灣中生代具有代表性的兩位舞蹈家:陳武康與余彥芳,在2024 NTT Arts NOVA系列即將帶來各自的獨舞作品,巧合地都和「消失」有關。5月24至26日的《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Ⅲ》,余彥芳試圖用舞者的身體,用動作、姿態回憶過逝的父親;6月8、9日的《無奈中消失也是積極中的幸福》,歌劇院駐館藝術家陳武康透過外公的生命歷程及對旅臺移工訪談,探訪在異地死亡的人生課題。

余彥芳的《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系列從2011年展開,希望觀眾將注意從表演者身上移開,從而想像消失、想像缺席、想像所有遞減的事物。陳武康憶起初看這件作品時:「我在華山『下一個編舞計畫』中看到這個作品,驚呆彥芳能量炸棚的感染力,開始非常尊敬這位舞者、這位藝術家。」

在消失中獨舞,舞蹈家陳武康、余彥芳化失去為祝福

2017年父親罹癌過世,余彥芳失去了生命中無可取代的支柱,將思念化為一支獨舞《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Ⅲ》,用舞者的身體演出記憶裡的爸爸,那個騎機車去中壢車站接她、操著濃厚客家口音、在一間小小刻印店裡支撐著全家的中年男子。「每次看彥芳表演和創作,都是發現跳舞可以到達更美好境地的機會。」陳武康說,《關於消失的幾個提議Ⅲ》前兩次都是在驫舞劇場排練、演出,舞作傳達著彥芳對於父親的念想,讓人看見自己在家裡的成長,「遇見父母,遇見愛,遇見生命的前因後果。」

「第一次看到武康時我還是個毛頭小孩,從後台的監視器看到當時在舞台上的芭蕾王子,有『格差』的感覺。」余彥芳回憶,她在周書毅╳陳武康雙舞作《1+1》時拒絕了陳武康的邀演,轉去參與周書毅的舞作,但陳武康很大器,完全不計前嫌,之後兩人見面也完全不尷尬,後來還邀請她參與「驫舞劇場《混沌身響》」演出,並一起與藝術家高俊宏合作《龜轉豹走跳》,余彥芳細數過往的合作,說道「受武康照顧很多,現在我們已經互稱表兄妹了!」

陳武康近年作品題材殊異,分別與國家文藝獎得主唐美雲合作《問美.雲知道》、泰國舞蹈家皮歇.克朗淳共創《野台羅摩》、以及老搭檔蘇威嘉再度攜手《兩男常罩》,積極探索多元文化。余彥芳形容,「武康在老師、爸爸、老公、藝術總監這些身分中走跳,好像總是能非常輕鬆瀟灑地完成很多事情,生產力很旺盛;《無奈中消失也是積極中的幸福》是陳武康梳理家族父祖輩的異地死亡,又實地到臺中東協廣場訪談移工,很期待他會說出什麼樣的故事。」

陳武康過去的作品總是喜歡找夥伴一起共同創作,這次因擔任歌劇院駐館藝術家,第一次獨力完成作品。過去幾年他和泰國編舞家皮歇.克朗淳多次合作,深入東南亞傳統文化,因次也趁這次駐館期間走訪東協廣場。他表示,外公在他1歲的時去印尼工作,不幸身亡,遺體需要在24小時內火化,回來只剩下一個骨灰罈;這個作品希望透過影像、物件、肢體及口述方式,探討如何「好死」的議題,積極努力地面對人生最後一哩路。
延伸閱讀:【焦點傳媒社

在消失中獨舞,舞蹈家陳武康、余彥芳化失去為祝福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