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5° / 28° )
氣象
2020-06-07 | 台灣好報

罷韓為「蔡英文政治」完成歷史定位

民進黨最終還是從黑幕裡走到台前,為「罷韓」發出最後動員令,新任黨主席是獲得817萬票的總統蔡英文,韓國瑜是其手下敗將,此刻正被她用國家機器再次輾壓。總統大選、高雄市長選舉都延長加賽,執政者不只要贏得滿盆,甚至要看到對手被車裂,讓全黨與側翼在血腥味裡亢奮臣服。

一場地方首長罷免,執政者不惜濫用國家體制成政黨私刑工具。蔡主席的罷韓檄文裡說,這是首次縣市長罷免投票,立下台灣民主里程碑,其實此役無論勝負,已決定她的歷史地位。從賴清德到韓國瑜,從選舉到治國,國家黨派化反蝕民主,蔡英文的政治碑銘將被刻下「民主異端」。

蔡英文樸素卻極重視外表,形象包裝成文青,崇尚理想與進步價值,但她的政治卻極其陰暗曲折。面對黨內派系林立、國民黨捲土重來,甚至中共掣肘,她為鞏固絕對執政,完全背離民主政治追求的平等公正、人權法治、分權制衡。

這條暗黑不歸路,從黨產會、促轉會等以正義之名追殺國民黨起,走到後來,連韓國瑜如此手下敗將,蔡英文都要全面動用國家機器,令其灰飛煙滅,讓人看到跛腳總統的驚惶,時時刻刻都需要有個敵人來確保同志槍口朝外,滿足黨派擴權的野心。

高雄人有罷免市長的自由,韓國瑜辜負市民在先,就算被選票趕下台,也只能自作自受。但這場罷免比韓國瑜更對不起人民的是,執政黨將行政部會、中選會、NCC,乃至社會穩定最重要的礎石—司法獨立,都當作政治柴火,只為燃起高雄市民激情,重回大選時的對立分裂,以衝過門檻達陣。

「蔡英文政治」之所以是民主異端,關鍵在於,她以民主之名推動以個人利害為中心的集權統治。在這個國家裡,民主由她定義,即便摧毀在野黨,實施一黨獨裁都偽託是人民意志。所以高雄人沒有不投罷免票的自由,就如她藉由側翼將在野監督、異議者都打成境外勢力,貼上「台灣敵人」的標籤。

弔詭的是,若一切取決於民意,為何她和她的黨都不能光明磊落?綠營側翼在高雄以公民運動掩護報復行動,一如當年蔡英文暗助柯文哲搶攻台北市長,表面高唱公民自覺,躲在地下搞滲透抹黑。法務部、中選會一再坦護行賄及介入罷免,交大學生會作賤高雄媽媽來說謊買走路工,不過是學著跪舔執政者的腳趾,更何況大學裡早有范雲、林飛帆等潛伏求官的樣板。

民進黨對著年輕人高唱進步價值,政治風格卻如盜伙賊幫,只講私利無視公義,投機貪婪毫無執政格局。罷韓是實踐民權,但政府卻作得像是恐嚇選手打假球的黑道,難道蔡英文真不懂什麼是公平競爭?還是綠營作假太多,已失去不作弊參賽的自信?

罷韓本是地方事,卻演成攸關國家政黨化的公投,而絕大多數人只能眼睜睜看著憲政體制毀在一場罷免裡。別對高雄人有過多要求,他們也有不得已,過去這年因為韓國瑜,民進黨從中央到地方無不杯葛,高雄人像是受虐人質;此時只差在菊花謝海盜來,留不留韓都是任人宰割。

韓國瑜的支持者不必計較一時,即便罷免通過,老韓也沒白走這遭。罷韓,是台灣民主的里程碑,記錄國家機器全面私有化;失去軍隊國家化、司法獨立和權力分立的民主是暴政,罷韓,就是蔡英文實施暴政的歷史證據。(轉載聯合報)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