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2°
( 34° / 28° )
氣象
2020-07-10 | 台灣好報

香港,道一聲再見太難/黃年

黃年(資深媒體人)

6月30日,對香港而言是不一個不平凡的日子。26年前,1994年的6月30日,如日中天的BEYOND樂隊核心黃家駒去世,無數人感歎華人世界最愛歡迎的搖滾樂隊就此消失,也提前奏響了香港文化蛻變的挽歌。

2020年的6月3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隨即被簽署為第49號令,予以公佈並生效。這一影響深遠的法案,必將深度改變香港社會,人們記憶中熟悉的香港,歌聲中的東方之珠,正一點點消逝。

對華人世界而言,因歷史與現實的原因,臺灣和香港是兩個異樣的存在,21世紀的人們以複雜的心態對它們寄予厚望。自1840年以來,無數中國人尋求未來文明之路,鴉片戰爭、太平天國、洋務運動、甲午之戰,戊戌變革、義和團與八國聯軍、辛亥革命、清帝退位、民國建立、北洋政府、五四運動、北伐戰爭、全國統一、民國黃金十年、抗日戰爭、國共內戰,在歷經坎坷與血雨腥風、付出巨大代價之後,中國人並沒有找到一條合適的現代化之路。終至1949年,大陸選擇了社會主義,臺灣與香港選擇了另外兩種模式。

不管怎樣,臺灣的社會模式是按照孫中山先生的建國思想締造,它更多還是歐洲大陸的民主模式,其法律體例屬大陸法系,與英國、美國的民主模式及其海洋法系有一定區別。而香港,受英國長期殖民的影響,社會模式傾向於英國,適用的法律就是典型的英美法系,與大陸以及臺灣都很不相同。臺灣和香港兩個地方也有相同之處,那就是都成功保留了大量中國傳統文化,並在現實社會生活中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兩個地方是中華傳統文化與現代西方文明融合比較成功的範例。幾千年的中華文化如何在21世紀對接現代文明,進而涅槃重生,臺灣和香港的社會實踐絕對是非常有價值的參考系,其成功與失敗對所有中國人都有正反借鑒意義。

從2020年6月30日之後,香港的西方化進程或許會戛然而止,更有可能會回歸大陸一線城市的社會模式,過去的香港模式或將漸行漸遠,並退出歷史舞臺。但是,要向我們記憶中、希望裡的香港說再見,實在不容易!那裡有我們太多不願忘記的美好回憶與未來希望。

再見,流行音樂激蕩的香港!

1980年代改革開放肇始,百廢待舉的中國,首先被香港的流行音樂唱醒,那些所謂的靡靡之音,讓人們在感官上驚歎於另一個世界的真實與人性,也激發了人們無窮的想像與希望,釋放了巨大創造潛力。從譚詠麟與張國榮的雙雄爭霸,十大勁歌金曲響遍大街小巷,到BEYOND樂隊異軍突起,其舞臺演唱讓人熱血沸騰,再到“四大天王”各顯神通,領一時之風騷,還有香港的女兒梅豔芳在舞臺上的光芒四射,特別是她在特殊時期的驚天義舉,更讓人念念不忘。在此期間,無數的作曲人、作詞人,借助電臺、電視臺、演唱會等,讓那些歌星們為華人世界和粵語歌壇留下無數永恆經典。1997年之後,香港流行音樂已日漸式微,及至2020年,風光一時的香港流行音樂可以劃上一個句點。我們確實不太願意對香港的流行音樂說再見,因為那裡承載著我們太多的青春旋律。

再見,獨樹一幟的香港電影!

電影的繁榮是對香港的另一個記憶。李小龍的武術,在世界刮起一陣中國風;霍元甲式的愛國情懷與不幸遭遇,讓人唏噓不已;翁美玲演活了金鏞筆下的蓉兒,並以射雕英雄傳為代表,那些武打小說裡的故事不斷被搬上銀屏,仗劍走天涯的豪氣與灑脫,兒女情長的纏綿與糾葛,成為一代又一代人的美好回憶。警匪片的激烈,商海裡的明爭暗鬥以及富豪家族裡的愛恨情仇,香港式的搞怪耍寶,都是香港電影裡少不了的元素。周潤發的上海灘,成就了永遠的經典,張國榮、周潤華、鐘楚紅的縱橫四海,何等快意人生!周星弛大話西遊式的另類喜劇,起先還邊看邊笑,但笑著笑著就淚流滿面。曾經的香港,與好萊塢、寶來塢一樣,是多產而極具特色的電影誕生之地,眾多影視名星演繹著現實世界的精彩與無奈,卻總讓人對生活與未來充滿美好的憧憬。如今,香港電影已難覓當年風采,韓國、東南亞在電影、電視劇方面已經超越香港,而經此2020年的巨變,香港曾經的電影必將退出歷史舞臺。再見,香港電影,再見,香港電影裡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

再見,彬彬有禮的香港!

受英國文化影響,香港人在公開場合始終著裝得體,即使是夏天,他們還是長袖領帶加皮鞋,顯得十分正規與幹練,待人接物也彬彬有禮,禮儀之邦在這裡有了一種全新的詮釋。1997之前,一批香港精英選擇移民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使香港在整體上失去了一些優雅與從容。21世紀以來,香港與大陸的蜜月期很快過去,兩地人們之間有了隔閡,而近些年以來,大陸人與香港人成見越來越深,以致說普通話的人在香港已不受待見。在香港中下層民眾中,對說普通話的人敵意也越來越重,他們的表現,完全不像那個曾經彬彬有禮的香港人。2020年6月30日之後,相信還會有一些有能力、有金錢、有機遇的人選擇離開香港,美國英國日本臺灣已經宣佈將接受香港人移民,英國甚至說可以接受300萬。那些不得不留下來的人,更多是對大陸人不再友善的中下層香港人。再見,那些經過多年積累,有效傳承了英國紳士風度與中華傳統禮儀的香港。

再見,對中國人始終充滿愛意的香港!

在生活困難時期(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為了生存或者更好的生活,一波又一波的人開始“大逃港”,幾十萬人去了香港。那些因為貧窮和饑餓而逃到香港的大陸人,受到了無情抓捕和遣返,而當港英當局遣返逃港者的車隊開出收容營時,無數香港人手把手地圍了過來,阻止同胞被遣返。還有許多香港人,甚至躺在滾燙的馬路上,用血肉之軀擋住了遣返汽車。是這些普通的香港人,用自己的善良與愛,使那些身陷困境的人們留在了香港。

1998年長江洪災,香港捐款6.8億,世界第一。2008年5月12日汶川地震後,僅僅700多萬人的香港,賑災捐款超過230億,還是世界第一。在災後重建中,香港援建了近200個災後重建項目,分佈在四川的12個市(州)58個縣(市、區),受益人口高達2600多萬人。還有眾多富豪、藝人,為大陸捐建了很多學校、醫院、體育場等,老一代有李嘉誠、霍英東、邵逸夫,年輕一代的古天樂、陳慧琳,其低調的善舉總是讓人感佩不已。香港人以自己的實際行動,展現了什麼是同胞之愛,什麼是真正的慈善。從2014年的“占中”開始,到2019年的送中條例引起的風波,再到2020年的6月30日港版國安法的正式通過並生效,個中酸甜苦辣,香港人都一遍遍體驗過,而我們回報了香港什麼,相信所有香港人都看在眼裡,也記在心裡。今後,那個血濃於水,對大陸同胞慷慨解囊的香港人,可能不太容易再回來。雖然抱著一個真誠感恩的心對他們說再見,祝他們好運,卻也實在心有愧疚。

再見,法治與秩序的香港!

法治是香港社會保持繁榮的根基,英國式的法治鑄就了秩序、安全和自由的香港。《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生效後,針對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怖活動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這四類行為,將由大陸及香港的相關機構同時執法。這四類行為的內涵和外延都十分寬廣,相關執法行為必將深度改變香港人的日常生活,香港社會留存的英國式法治必將面臨調整。司法獨立和司法機構的獨立,是香港法治與秩序的終極保障,2020年6月30日之後,過去幾十年來形成的英國式司法獨立,將蛻變成什麼樣子,在風雲變幻的今天,沒有人能夠說得清楚。或許,我們不得不對它們說再見了,這種再見代價過於沉重。

再見,被譽為自由港的香港!

香港是世界上最大、最開放的自由港,其自由港政策範圍之廣、程度之高、能量之大、時間之長,是世界範圍內有史以來其他自由港所無法比擬的。從1995年開始,香港連續25年位列“全球最自由經濟體”榜首,絕對是全球自由貿易的典範。自由市場原則是香港經濟持續發展和繁榮的基石。在“自由港”的香港,貿易自由政策、投資自由政策、經營自由政策、金融自由政策、航運自由政策、進出自由政策,這一切的得來,得益於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達國家對香港自由的認可,並從制度上確立了香港國際商業樞紐和金融中心的領先地位。

2020年6月30日後,美國對香港的態度發生轉變,美國商務部已取消對香港的特殊相關待遇,包括暫停出口許可證豁免,並正在進行差別待遇評估,取消香港自貿區地位。白宮宣佈停止向香港出口防衛物資,限制香港獲取高科技產品,取消出口證豁免,結束了對香港區防務和兩用技術的出口。相信美國還會有其他後續舉措。所謂香港“特殊相關待遇”,最主要體現在貿易方面,也就是單獨關稅區。美國的這些舉措,意味著香港自此喪失其亞洲地區轉口貿易中心的地位,如果其他西方主要發達國家跟隨美國不承認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這將會對香港產生重大影響,無論商業或其他方面,香港再也不是之前的香港了。今後,香港將不再以“中國香港”的名義與美國以首的西方國家進行無差別的自由貿易,而是以中國一個城市的名義(如上海),與美國等國家進行貿易。香港的自由貿易區地位,正一步步成為歷史,受此影響,新加坡和香港幾十年的“亞洲金融中心”之爭,或許可以塵埃落定。香港這個繁榮的自由港,這顆東方明珠,實在捨不得對它說再見。

再見,作為通向世界的橋樑的香港!

1949年之後,香港一直是中國保持與外部世界溝通的一座橋樑,無論是經濟還是外交上,香港都以其獨特的存在,使中國可能透過香港這扇世界之窗,在需要的時候順暢地連接外面的世界,而不至於完全被封鎖。改革開放以後,香港更是發揮了其獨特優勢,帶來大量投資和現代管理技術與理念,極大促進了中國的經濟發展。在關貿總協定存續期間,中國雖經艱苦談判,卻始終沒有加入,而此時的香港,就是中國進出口貨物的重要管道,中國通過香港座橋樑,部分享受著關貿總協定的好處。加入WTO之後,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其商品面臨著世界上最多、涉及金額最大的反傾銷調查,香港作為世界重要轉口貿易港,承接了大量中國內地生產的商品並出口到世界各國,有效避免了他國的限制與歧視。當然,一些敏感的產品與技術,中國也可以從香港這個自由港成功引進,助推國內企業轉型升級。2020年6月30日之後,香港這個曾經的通暢橋樑與管道,我們或許不得不說再見了。在市場經濟地位不被世界主流經濟體承認的背景下,又失去香港這個可以減少貿易摩擦的天然轉口貿易港,對大陸的外貿可能會有較大不利影響。

歌中唱道:想說愛你,並不是很容易的事,那需要太多的勇氣;想說忘記你,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我只有矗立在風中,想你;我想乾脆把你忘記,可我自己不能欺騙自己。是的,別離總是艱難而傷感,對那個璀璨的東方之珠,此時的我們,只能在狂風呼嘯、暴雨如注的夜裡送上最真誠、最善意的祝福,然後含笑回首過往,靜靜等待下一個輪回,期待你歸來依舊少年。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