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6° )
氣象
快訊

2022-07-14 | 台灣好報

酷刑文化已內化體制?退休法官袁從楨呼籲司法要真正獨立

酷刑文化已內化體制?退休法官袁從楨呼籲司法要真正獨立

【記者晨曦/台北報導】

今(2022)年7月13日為太極門冤錯假案平反第15周年,由聯合國NGO世界公民總會台灣總會等民團於台大應力館共同舉辦「太極門冤案平反十五周年論壇—從兩公約國際審查及修法等,審視我國法稅人權之落實-以太極門案件為例-」論壇,並同步線上播出。退休法官袁崇楨律師以數十年法官生涯提出解決存在已久的官場問案潛規則-酷刑的方法,他更指出,唯有司法真正獨立,才能遏止刑求與酷刑持續存在。

袁從楨談到兩公約所提到的禁止酷刑,是在偵查犯罪過程中,不要用強暴、脅迫的手段,也就是不要刑求,更沒有濫行羈押。國家有沒有這方面的禁止法律?他表示,現在是有的,刑法第125條,辦案人員濫行羈押、刑求、強暴、脅迫;若執法人員犯罪,罪刑不輕,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他指出,國家是有這個法,但問題就如孟子所說,「徒法不足以自行」,有了法,法不見得會有作用。「我的法官生涯,幾乎沒有經驗過這個法被動用過,形同具文。」袁從楨直指核心所在,問題是誰來辦理刑求的警員?誰來發現?誰來糾舉出來當真的去辦?

袁從楨回憶他的司法生涯經驗裡面,對於審刑事案件、關於刑求的調查,最初是很滑稽的。在開庭時,被告說:「我的口供,在警察局口供是不實在的,我是被刑求的。」法官就要調查,但是怎麼調查?袁從楨指出,當年法官沒有任何調查的方式,就把警察局問這個案子的警員傳來當證人,問警員:「你有刑求嗎?」袁從楨質疑,有哪個警察會說自己有刑求?而判決書上直接載明,「經查證沒有刑求」,調查途徑到此就為止了。這個法在實務上幾乎形同具文,沒辦法真正把刑求的事情舉發出來。

袁從楨談到現在比較進步的問訊,整個偵訊過程會有錄音、錄影,如果有刑求質疑,就把偵訊的錄影拿出來放,幾乎也從來沒有發現過錄影過程中錄到刑求。他再次質疑,果真就沒有刑求了嗎?他提到,警察若要嚇唬你、威脅你、刑求你,時間場合多得是,還會等到錄音錄影時邊錄邊刑求、邊跟你兇嗎?袁從楨感慨表示,所以刑求、酷刑的問題,刑法第125條怎麼會真正派上用場?真的是人權很重大的課題。

袁從楨表示,刑求幾乎是警方人員問案的文化,文化意識就是如此。他提到,很多警察就是認為問案要這樣,這樣才像警察。袁從楨指出問案文化可追溯至明朝的歷史資料中,明朝錦衣衛北鎮撫司問案,就從打著問開始,而直到文明開化的二十一世紀,警察意識都還是如此。

袁從楨認為要遏止與節制酷刑,須從兩方面著手:第一是,司法必須真正的獨立。法院不能跟檢察官是一國的,檢察官是以把人定罪得分,警察也是,法院不能以定罪人為得分,法院必須要做到還人清白為得分,所以司法要真正的獨立,甚至查刑求都要設置一個獨立機構。第二是,社會教化。重要的是法官的心靈,刑求問的也是警察跟檢察官的心,有沒有人心?要真正有一個活著的人心,能感同身受、有同理心。

袁從楨以東晉陶淵明在當彭澤縣令的故事分享,陶淵明寫了一封信給他兒子,說他派了一個僕人在家幫忙,信中最後兩句話是,「此亦人子也,可善遇之。」這是人家的小孩,要好好待他。袁從楨表示,人心就是將心比心,警察或檢察官在問案時就要想,「假如有一天我的兒子被抓到警察局,我希望警察怎麼問他?」也是打著問、好生著實打著問嗎?不會吧!你的心會很痛,你現在問的也是「人子也」,也是有父有母、人家的孩子,要有這個人心。「這方面可能就要從社會教化開始來做。」

袁從楨再次提醒執政當局,解決酷刑的問題,一個是司法要真的獨立,如果司法也被控制中,法院也被控制中,刑求可能永遠沉冤難雪,另外就是要社會教化。

圖說:退休法官袁從楨律師再次提醒執政當局,解決酷刑的問題,一個是司法要真的獨立,如果司法也被控制中,法院也被控制中,刑求可能永遠沉冤難雪,另外就是要社會教化。

【更多新聞】
宜蘭縣五結鄉火警 材料廠員工滅火燒傷出遊愛車電瓶沒電 宜警主動協助救援砂石大貨車超載危害大 移動式地磅施鐵腕取締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