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1° / 26° )
氣象
2022-07-22 | 台灣好報

台灣版《安妮日記》 酷刑下的信念《錢.謊言.自訴》

台灣版《安妮日記》 酷刑下的信念《錢.謊言.自訴》

【記者晨曦/台北報導】

迫害人權的事總是斑斑血淚上演,何時能平息?《安妮日記》數十年來感動無數全球讀者,書中透過少女描述親身見證戰爭的恐懼經歷,以及偏見造成毀滅性的迫害。甫面世的《錢.謊言.自訴—太極門假案系列之自訴案始末》電子書裡記錄著,由檢察官違法濫權所衍生,一大群太極門弟子遭到酷刑般的人權迫害二十多年,仍堅持信念的故事,這需要多少勇氣與智慧?忍不住想繼續看下去。

1996年12月19日,侯寬仁檢察官違法搜索偵辦太極門,陸續羈押掌門人夫婦與幾位無辜弟子,並用「養小鬼」無中生有的罪名濫權起訴,檢察官製造抹黑的假新聞,搜索後六天,發現本案「缺少受害者」,竟透過媒體公開呼籲成立「自救會」,還誘之以利,聲稱只要登記就可以退費拿錢,還對媒體放話要再抓兩百人。侯寬仁指揮調查局及台北市調處進行第二波偵辦。在進行第一波偵訊後,近一年卻未起訴。突然有28人聯名提起自訴。

在我國法律,「自訴」是受害者自行起訴犯罪行為人,書中所描寫的是有28人聯名提起自訴,然而有些自訴人不知道要告誰、不認識被告,甚至有人表示沒有要告誰,也沒有委任狀。法官審理時,委任律師表示,接案前並未看過28名自訴人?!離奇的是,此案的自訴狀與侯寬仁的起訴書內容幾乎一樣,自訴案的14名被告,竟然與侯檢所列偵查對象完全一樣,而太極門公訴案件中,掌門人親自撰寫的聲請調查證據狀及其他有利證據,卻被檢察官藏匿於自訴案卷宗裡!侯寬仁也承認對於自救會名單未盡查證之責,監察院調查報告指出,將此名單據以提起公訴,不符證據法則。

姿雁的爸爸也被列為自訴案件的被告,「恐慌之中,我只能做好隨時休學的準備,尋找打工的消息,深怕爸爸哪天也會被突然帶走,讓家中頓失經濟支柱。」她回憶黯淡的高中生涯,無數個夜晚,只能偷偷躲在棉被裡哭泣。

姿雁的爺爺並非太極門弟子,看到侯寬仁在媒體的呼籲,竟前往地檢署作證,讓兒子日輝陷入內心交戰,被迫在「親、師」之間做抉擇,他選擇遵從天理良心,但內心非常渴望父親能瞭解兒子對正義的堅持。

「有誰可以感受得到我們心裡的苦?」姿雁從少女到少婦,看到爸爸極力要修補關係,還是不能打開心結,她訂婚時少了爺爺的祝福,舉行婚禮前,爺爺過世了。「2012年爺爺走了,我爸爸從此永遠得不到他父親的肯定,成了我們全家人心中最大的遺憾。」姿雁眼裡的爸爸是最孝順的兒子,侯寬仁檢察官的違法濫權,帶給他們的卻是永無止境的精神折磨!

自訴案開了16次庭,耗時近4年,2002年3月1日,自訴案的14名被告全部獲判無罪,然而一次又一次的開庭,對被害者全家人來說都是痛苦的煎熬。太極門冤案發生於1996年,超過十年的刑事訴訟、行政封館、荒謬的自訴案、超過二十幾年的冤稅案件等等,檢察官侯寬仁企圖抄家滅門的迫害手段一招接一招!

2022年兩公約國際審查委員審查時非常驚訝,台灣兩公約國內法化後,為何酷刑罪超過十年仍未立法?官員卻信誓旦旦,台灣從1982年之後就未有酷刑發生。然而,這無異是一派謊言!《錢.謊言.自訴》電子書,記錄一樁樁恐怖的國家霸凌,人性尊嚴遭踐踏的真實故事,從中驚覺酷刑的幽魂仍如影隨形,解嚴後的台灣人民仍活在威權餘毒裡,官官相護陋習因循,無辜人民的血淚,甚至淪為惡官升官發財之路!

圖一:姿雁的父親日輝(中)在太極門修練氣修心,知曉義理、如獲重生。

圖二:姿雁從少女到少婦,看到爸爸極力要修補關係,還是不能打開心結。

台灣版《安妮日記》 酷刑下的信念《錢.謊言.自訴》

【更多新聞】
膽大包天虎爺頭上動土 臺西警速逮偷神像賊564旅戰車修護意外 陸軍司令要求調查檢討上橋引道熄火抛錨 警民合力推上坡車道小貨車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