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30° / 22° )
氣象
2024-04-15 | 台灣好報

蘇丹戰爭持續一年 無國界醫生呼籲快速擴大人道救援

蘇丹戰爭持續一年 無國界醫生呼籲快速擴大人道救援

【記者 鍾懿瑾/台北 報導】蘇丹戰爭持續一年,然而交戰各方造成的政治阻礙和聯合國和國際人道組織的不作為。目前提供給因這場戰爭受衝擊的數百萬人的援助,都只是杯水車薪。

由政府領導的蘇丹武裝部隊(Sudanese Armed Force,SAF)和準軍事的快速支援部隊(Rapid Support Forces,RSF)開戰一年後,蘇丹正面臨幾十年來全球最嚴重的危機之一,這是場巨大的人為災難。對受衝擊的數百萬人而言,緊急提供安全的人道救援生死攸關。今日,世界各國政府和官員、人道救援組織和其捐贈者將在巴黎舉行會議,討論如何改善人道救援的運送,無國界醫生緊急呼籲與會者立即加強人道救援。

數百萬人正處於危險之中,交戰各方蓄意阻礙人道救援進入和援助運送,但全世界都視而不見。 聯合國和其會員國必須加倍努力,透過談判實現安全和暢通無阻的援助進入,加強人道救援的力道,避免本已絕望的局勢進一步惡化。

800多萬人流離失所、2500萬人需要人道救援
無國界醫生的蘇丹專案總管尚.史托爾(Jean Stowell)表示:「蘇丹人民正遭受著巨大的苦難,因為激烈的戰鬥持續進行中,包括轟炸、炮擊和在城市居民區和村莊的地面行動。醫療系統和基本服務在幾乎崩潰或遭到交戰各方的破壞。目前蘇丹只有 20%至 30%的醫療設施仍在運作,代表全國各地的醫療服務非常有限。」

在接近敵對行動的地區,無國界醫生的團隊治療了在戰鬥中直接受傷的婦女、男性和兒童,受傷種類包含了彈片傷、爆炸傷、槍傷和流彈傷。自2023年四月以來,無國界醫生支持的醫療設施已接收了超過22800件創傷的個案,進行了超過4600次外科手術,其中許多都與蘇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與達夫(Darfur)發生的暴力事件相關。 在瓦德麥達尼(Wad Madani)這個被三條激烈前線圍繞的小鎮,目前我們每月診療200名因暴力受傷的患者。

據聯合國統計,蘇丹已有800多萬人因為戰爭被迫逃離家園,甚至多次流離失所,估計有2500 萬人(佔該國全國人口一半)需要人道援助。史托爾表示:「我們每天都能看到因暴力受傷死亡的病人、因營養不良和缺乏疫苗而夭折的兒童、因不安全分娩出現併發症的婦女、遭受性暴力的病人以及無法獲得藥物的慢性病患者。 除此之外,當地還存在著非常令人不安的人道救援空白處。」

政府阻礙人道救援 拒發簽證和通行許可
儘管無國界醫生與蘇丹衛生部(MoH)合作良好,但蘇丹政府一直蓄意阻撓人道救援進入,特別是針對進入其控制外的地區。蘇丹政府計畫性地拒絕人道工作者和物資通過前線的通行許可,限制過境點的使用,並制定了具高度限制的人道簽證申請程序。

無國界醫生在喀土穆工作的醫生易卜拉欣(*Ibrahim,化名)說:「今天,我們最大的挑戰是醫療物資的匱乏。我們的手術設備已經用完,除非物資能抵達,不然我們就只能停止所有工作。 自 2024 年一月以來,類似的情況持續影響瓦德麥達尼市。」

快速支援部隊強劫醫療設施和倉庫 劫車並騷擾工作人員
在快速支援部隊控制的地區,不同的民兵和武裝團體也動作頻頻。在衝突開始頭幾個月,醫療設施和倉庫經常被搶劫。劫車等事件也經常發生,醫療工作者,特別是來自衛生部的醫療工作者,還被騷擾和逮捕。

人道組織撤離蘇丹 無國界醫生努力應對仍供不應求
在達夫州、喀土穆或哲吉拉州(Al Jazirah)等難以進入的地區,無國界醫生經常是當地唯一或為數不多的國際人道組織之一,然而需求卻遠遠超出了應對能力。即使是在白尼羅州(White Nile)、青尼羅州(Blue Nile)、卡沙拉州(Kassala)和格達雷夫州(Gedaref)等交通較便利的地區,應對也非常微不足道,僅是滄海一粟。

其中一個例子是北達夫州(North Darfur)紮姆扎姆難民營(Zamzam camp)的災難性營養不良危機。2023年五月以來,世界糧食計劃署(WFP)一直沒有分發糧食給該難民營。無國界醫生在2024年一月份的一項快速評估中發現,那裡近四分之一(23%)的兒童為急性營養不良,其中7%的兒童病情嚴重。40%的孕婦和哺乳期婦女營養不良,整個營地的死亡率高達,每天每萬人中就有2.5人死亡。

無國界醫生蘇丹緊急行動經理阿巴斯(Ozan Agbas)說:「蘇丹的局勢在戰爭爆發前就已經非常脆弱,現已變得災難性。在許多無國界醫生已經在進行緊急行動的地區,我們尚未看到任何在 2023 年四月撤離的國際人道救援組織返回當地。」

卡迪加.穆罕默德.阿巴卡(Khadija Mohammad Abakkar)是受到戰爭影響的人,為尋求安全不得不逃離原本位於中達夫(Central Darfur)州札林蓋(Zalingei)的家: 「在戰鬥期間,營地裡沒有醫療服務和食物。我只能賣掉家當,換點錢買食物。」

雖然要展開行動有其困難,但救援行動應該增加而不是減少,特別是在可以進入的地區。所有人道工作者和救援組織需要趕緊更努力,找到解決方法,並在蘇丹全境擴大行動的規模。

阿巴斯說:「聯合國和其合作夥伴裹足不前、自我設限,因此,他們甚至沒有預先準備好,在機會出現時進行干預或在當地建立小組。」

無國界醫生呼籲緊急、迅速擴大蘇丹的人道救援規模
無國界醫生呼籲交戰各方遵守國際人道法和《吉達宣言》中的人道決議,建立保護平民的機制,確保人道救援無一例外能安全進入蘇丹所有地區,並停止封鎖。無國界醫生並呼籲聯合國面對這場巨大危機時展現更大的勇氣,將重點放在與增加人道援助進入相關的明確結果上,從而為迅速、大規模地擴大人道救援做出積極貢獻。無國界醫生還敦促捐款人增加對蘇丹人道救援行動的資助。

無國界醫生在蘇丹的醫療數據概覽
目前,無國界醫生在蘇丹10個州的30多個醫療設施開展工作並提供支援:喀土穆、哲吉拉州、白尼羅州和青尼羅州、格達雷夫州、西達夫州、北達夫州、南達夫州和中達夫州及紅海州。 其團隊最近還在卡沙拉州行動。

無國界醫生在蘇丹武裝部隊和快速支援部隊控制的地區都有開展醫療行動,提供創傷照護、孕產婦照護、營養不良治療以及其他醫療服務。全國各地的需求龐大,且大部分都沒有得到滿足。以下的醫療指標,說明了無國界醫生在能夠進入和應對的地區看到的情況,但這些僅是冰山一角。

自2023年4月以來,已有50多萬人在無國界醫生支援的醫院、醫療和行動診所就醫。在暴力熱點地區,暴行頻傳,平民成為種族攻擊和殺害的目標,例如在2023年6月,無國界醫生在蘇丹鄰國查德阿德雷(Adré)支援的醫院,在一週內接收了超過1500名在戰爭中受傷的蘇丹人。在難民中進行的死亡率回溯性調查證實了有關在西達夫大規模屠殺的報導。

在2023年7月至12月期間,135名到無國界醫生在查德東部的醫療機構就診的病人透露,自己是性暴力倖存者。她們都是婦女或女孩,年齡介於14歲至40歲間,大多數在抵達查德之前就遭到了擊。90%的攻擊者持有武器,40%的倖存者被多名攻擊者強暴。

戰爭對醫療的間接影響同樣具毀滅性。在受衝突影響的地區,70%到80%的醫院已停止運作。許多人不得不長途跋涉,在極度不安全的情況下求醫。病人往往很晚才能到達醫療機構。

惡劣的生活條件、缺乏乾淨的水、缺乏疫苗接種和醫療服務,這些因素結合在一起,成為疾病疫情爆發的溫床,大大加速了疾病傳播,2023年就發生過類似狀況。無國界醫生已經診療了超過10萬例瘧疾病例,治療了超過2000名霍亂患者,並接診了數千例麻疹病例。

孕婦尤其受到缺乏醫療服務的影響。過去一年,無國界醫生協助了超過8400例分娩,進行了1600例剖腹產手術。另一個日益嚴重的問題是營養不良。無國界醫生在一年內治療了3萬多名嚴重營養不良的兒童。在查德和南蘇丹,自蘇丹戰爭爆發以來,已有超過一百萬人避難。這些地方的難民和返鄉者需求也很龐大,且沒有得到充分解決。 例如查德目前爆發了E型肝炎疫情。(圖:無國界醫生提供)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