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2°
( 23° / 22° )
氣象
2022-05-10 | 新頭條

後山小調∕温家最後一位花囤女

後山小調∕温家最後一位花囤女

我們温氏家族在日據時期,自幼收養養女稱呼「花囤女」,初步估算有10人之多,這也是近代台灣史上童養媳高峯時代。

小時候,最早聽到母親說花囤女,一直搞不清楚是什麼意思?原來花囤女就是童養媳,寓意「囤積花蕊、開花結子」,實則為「家族開枝散葉、繁衍子孫」。

客家人自小收養的養女,要給家中的男丁成年後「送做堆」當妻子,河洛話「媳婦仔」,日夲語「緣女」,媳婦仔及緣女則常見於日據户籍謄本記載的稱謂,花囤女則是客家人早年流行的用語,最近看榮興工作坊推出的客家大戲《花囤女》,更進一步瞭解花囤女的時代背景和際遇。

花囤女的舊風俗,早已消失了,我們温家最後一位花囤女童養媳温陳李妹,今年嵩壽101歲,她27歲不幸夫婿病亡,家中由父親當家做主,父親十分開明不讓她守寡,不到半年時間,在鄰近村落,探聽到人品不錯的劉姓青年給嫁了,但出生孩子都姓劉,現在陳李妹叔母住在花蓮縣富里鄉東里村安養天年。

20年前,我在家族出版的刊物中,訪問撰寫三叔母陳李妹童養媳的故事,對她娓娓細述花囤女的人生遭遇,和對温家默默的付出印象深刻,更為感動的是,李叔母雖然再婚,她仍以温家一份子為榮,每年都會到鳳林祖塔清明掃墓追思祖先,和親族互動十分熱絡,一直持續到幾年前,體力衰退走路有點吃力為止。

陳李妹叔母也是温家,於1930年從新竹湖口遷徙花蓮33位戰鬥家族中,最後的女英雄。

温家還有許多花囤女的感人故事,或許晚輩們可以為更多的温家花囤女,寫一篇感念的故事!(本文作者∕資深媒體人:温富振)

最新社會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