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5° / 30° )
氣象
2022-05-26 | 中央社

台大學霸遇上護理師 相偕征戰自由潛水為國爭光

挺住打壓、成功正名出賽的台灣自由潛水選手黃明峻與連林嵐是一對情侶,他們一位是台大學霸,一位是白衣天使,雙雙放下高薪穩定工作,投入大海懷抱,在自由潛水這條航線上各地征戰愛相隨。

台灣體壇好手出國比賽,屢遭中國打壓干預,無法以Taiwan之名出賽,此憾事在國際自由潛水領域也不例外。

繼去年「國際自由潛水發展協會」(AIDA)自由潛水世界錦標賽無預警下架中華民國國旗後,台灣自由潛水好手黃明峻與連林嵐近期前往宏都拉斯,參加在加勒比海舉辦的自由潛水賽,賽前又被通知更改國籍。

在跟主辦單位與裁判多次溝通後,立場堅定的兩人順利以台灣身分參賽,各國潛將看在眼裡也為此抱不平,特地在他們下水比賽時高喊「台灣!台灣!」,就連義大利女選手都來打氣說:「我們都知道,中國和台灣是不同國家。」

「開始比賽10年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狀況」,黃明峻接受中央社越洋電話採訪推測說,應是與此次比賽主辦單位有中國防寒衣品牌贊助有關。

黃明峻指出,這次為了正名出賽,與主辦單位數度來回攻防,甚至一度打算退賽;他大嘆,身為選手明明該養精蓄銳,卻要不斷抗爭正名,「真的很無奈」,也怕下次出賽「還要繼續爭」。

連林嵐則說,正名出賽固然辛苦,但她內心知道「絕對不可以讓步」,只要退縮、日後出賽單位就會依循前例,這將導致未來台灣選手都擺脫不了這種惡夢,她期盼在自由潛水領域守住一條防線。

此次賽事,黃明峻獲得一個台灣國家紀錄跟男子恆重無蹼(CNF)第2名,深度達63公尺;連林嵐不負眾望奪得3個台灣國家紀錄,分別是59公尺攀繩下潛(FIM)、64公尺恆重雙蹼(CWTB)、69公尺恆重下潛(CWT)。

自由潛水(Free-diving)是指不攜帶水下供氧裝備,不吸純氧、單憑正常的呼吸和屏息進行的潛水活動,相關賽事就是依各種條件,能在水下潛得有多深。1988年盧貝松的電影「碧海藍天」,即展現出自由潛水的迷人之處。

黃明峻畢業於台大機械系、台大應力所,屬不折不扣「學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在中科院,之後轉戰顯示器大廠佳世達;2011年,接觸自由潛水便一頭栽進去,歷經半年考慮,決定離開原工作崗位,全心投入自由潛水運動。

「在辦公室上班、工廠上班,真的很無趣,像是被關起來」,黃明峻談及哪來勇氣離職、投入大海懷抱時說:「下水時,有種緊張和放鬆交織的獨特感受,在海上飄著,也好像什麼事都不用煩惱。」

回首10多年前,台灣從事自由潛水的人很罕有。他自嘲說,初學之路「很傻、很天真」,直覺蘭嶼有很深海域,就隻身跑去想展開訓練,結果找不到適合訓練的海域;之後在奧地利老師推薦下,乾脆去比賽場地菲律賓宿霧做訓練。那年是2012年,也是他首度出賽。

轉眼10年過去,黃明峻已出賽9次,賽程征戰菲律賓、希臘、埃及、哥倫比亞等地,曾獲單次比賽總積分第2名佳績,更是台灣兩項紀錄保持人。

談及兩個人如何認識?黃明峻笑說,「她是我第一個學生」。連林嵐原是護理師,在台大醫院當了10年公務員,頻繁輪班的她,為了紓壓天天游泳,因緣際會知道「有一種潛水運動不用裝備」,更耳聞台灣有個人在教自由潛水訓練,就自己去蘭嶼找黃明峻學,並對此運動產生很大興趣,甚至找到一生伴侶。

「他很想比賽,但少了潛伴」,連林嵐說,單獨自由潛水的風險很高,隨時可能因為超過極限而昏倒,「最好有人能一直陪著、把你拉出水面。」

在得知黃明峻有一個「潛水100米」夢想,但台灣海域訓練不易、一定要出國,連林嵐就乾脆離職「愛相隨」;至今,她都還記得黃明峻當時說:「歡迎妳來到另一個世界」,儘管對這未知旅程既期待又雀躍,但不免「被媽媽罵得很慘」。

另一現實難題:如何賺錢養活自己,並負擔出國訓練和比賽費用。目前黃明峻與連林嵐在基隆開辦自由潛水學校,維持「半年教學、半年出國訓練」方式,藉以平衡經濟與夢想兩端的重量。

連林嵐坦言,初期台灣自由潛水風氣不盛,就算只有3個學生,也得跑去南部執教;而在冬天淡季時,兩人曾閒到發慌、一早去公園運動、下午到圖書館看書,「就要讓自己感覺很忙」。

此外,自由潛水的風險也讓家人擔心。有一次,他們在蘭嶼訓練,隨著潛入深度越深,暗流將兩人越帶越遠、「差點回不來」;正因有過驚險經驗,兩人更堅定相互扶持、朝自己設定的目標前進。

黃明峻說,期望今年能在比賽時正式突破100米深度,下場賽事,就在8月大西洋西側的巴哈馬舉行;連林嵐則說,她會把對安全的掌控放在第一位,不讓家人擔心,並持續進步,成功達到潛水70米的里程碑。

最新體育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