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7° )
氣象
快訊

2022-07-17 | 中央社

輸球怪女記者進休息室 黃麗華見證採訪職棒艱辛

「棒球就是男人的世界」,媒體工作者黃麗華自1991年(職棒2年)起採訪職業棒球,經歷諸多職場不友善,甚至遇過球隊輸球,竟質疑黃麗華是否觸犯女性不得進休息室禁忌。

被球迷暱稱為「熊媽媽」的黃麗華是台灣少數資深職棒女記者,採訪資歷超過30年,日前接受球評曾文誠與主播梁功斌主持的podcast節目「台北市立棒球場」訪談時直言,女性跑職棒非常辛苦。

她說,早年採訪中華職業棒球大聯盟女記者不多,職棒生態又視女性為禁忌,女記者與球員、教練互動受許多限制,採訪過程困難重重。

曾文誠回憶,那個年代有球員完全不讓女性碰手套,即使妻子也不例外;黃麗華說,她不會觸碰或踩過任何球具,站在球員邊會保持一定距離,除非聽不清楚才靠近一點,「他們非常迷信這個東西」。

黃麗華告訴中央社記者,1993年幾名女記者圍著資深總教練採訪,大家稍微靠近一點對方就往後退,「這是自然反應,有些教練受的教育就是覺得要離女孩子遠一點」。

此外,黃麗華表示,以前台北市立棒球場球員休息室有矮牆,所有男記者都能進去與球員勾肩搭背聊天,女記者只能站在矮牆外訪問,「這就是規矩,女孩子就是不能踏進去」;當時曾有總教練叫她進去坐著聊,但黃麗華拒絕,擔心「你們輸球又怪我」。

黃麗華也曾在球場記者室看比賽,局間想去上廁所,卻看到日籍教練坐在通道階梯上擋住去路,「我覺得他是故意的,他就是要坐在那裡,不讓你任何人,尤其是女孩子(進出)」;黃麗華不敢請對方移動,只好一直忍到比賽結束。

黃麗華說,當時記者室沒單獨出入口,進出須經球員休息室,但比賽開始後球員休息室只開放球員進出,「那是他們工作的地方,不可以讓外人、尤其更不希望女記者在比賽中進出」,導致黃麗華後來只要去那個球場採訪,賽前一定先上廁所。

黃麗華表示,2006年在球場與某球員約好賽前去休息室訪問,偏偏球隊那場在大幅度領先情況下連續丟分吞敗,她賽後返家途中接到球團領隊電話質疑,「妳今天賽前有沒有去我們休息室?」、「妳為什麼賽前要來我們休息室?」

黃麗華雖解釋是與選手約訪,但對方卻把輸球責任怪在她頭上。她掛電話後非常生氣,向職棒記者聯誼會反映,2006年中職已開放記者賽前進球員休息室約訪,為何輸球變女記者責任?沒想到有男記者覺得黃麗華「大驚小怪」;黃麗華反問對方知不知道女記者採訪受到多少歧視,「他不知道,因為他只在乎自己跑新聞」。

場內採訪艱辛,場外職場環境也未臻友善,曾文誠回憶,當時男記者常講黃色笑話,而黃麗華說,有時第一時間聽不太懂,那些男性應不是惡意,「就不要去理會他,反正這就是一個生態」。

黃麗華說,早年女性採訪須南北奔波的職棒非常辛苦,要犧牲的事太多,當媽媽難度更高,如果孩子生病,可能被責怪「妳一個媽媽把孩子丟在家裡,跑去哪了?」

黃麗華在晚報工作時中午截稿,上午7、8時須起床寫稿、發稿,下午2時到球場,比賽結束近晚間10時,當媽媽後,如果要出差,只好把女兒寄在母親家。

時代變遷,越來越多女性投入職棒記者、防護員或心理諮商等,黃麗華覺得這樣很好,「棒球不再是男人的世界」。女性身影在球員休息室越來越常見,也很少被差別對待。

黃麗華表示,棒球只是縮影,很多行業的女性被排斥在外,只是棒球尤其明顯。「大家在觀念上慢慢地開放,光一個記者要走進休息室,以我來講就花了20幾年」。

曾文誠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印象中早年跑職棒女記者僅2、3人,現在更多女性投入各種與職棒相關工作,最大轉變是讓原本以男性為主的棒球世界習慣女性工作者的存在,如果未來有女性任管理職,可能會有更大改變。

美國職棒大聯盟(MLB)邁阿密馬林魚隊2020年任命有華裔背景的伍佩琴(Kim Ng)任球團總經理,打破MLB百年來性別框架;2021年首度出現全由女性任播報員和球評;中職2011年出現首名女領隊,由兄弟象隊老闆洪瑞河長女洪芸鈴接任,而現任富邦悍將副領隊陳昭如也是女性。不過,以職棒界管理階層,女性仍是少數。

最新體育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