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5° )
氣象
2024-04-17 | 中央社

奧林匹克休戰決議下 巴黎奧運仍籠罩國際衝突陰霾

聯合國已於去年表決遵守「奧林匹克休戰」(Olympic Truce)決議,將秉持運動精神和奧林匹克理想,建造一個祥和與更美好的世界,但巴黎奧運仍籠罩在國際衝突陰影下。

巴黎奧運將於7月26日到8月11日登場,法新社探究了烏克蘭和中東的戰鬥以及與各國的緊張關係,尤其是政策與奧運憲章相悖的阿富汗,可能會對奧運帶來什麼問題。

俄羅斯難題

俄羅斯因為持續陷入禁藥疑雲,導致其帕拉林匹克代表團於2016年里約帕運遭到禁賽。俄羅斯運動員於2018年平昌奧運、2021年東京奧運和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也都只能以中立身分參賽。

然而,本屆奧運的問題在於戰爭而不是禁藥。北京冬奧閉幕4天後的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於奧林匹克休戰期內揮軍入侵烏克蘭。

在國際社會一片撻伐聲浪下,國際體壇大多立即對俄羅斯及盟國白俄羅斯祭出禁令。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去年10月將俄羅斯奧會停權,理由是俄羅斯兼併4個烏克蘭占領區的體育組織。

另一方面,國際奧會希望根據奧林匹克憲章(Olympic Charter)的「非歧視」條款保護俄羅斯運動員以中立的個人身分參賽。

國際奧會於2023年3月開始安排讓俄羅斯運動員恢復參賽,同年12月允許他們參加奧運,條件是他們以中立旗幟參賽、不參加開幕式的進場遊行、證明沒有「積極地支持烏克蘭戰爭」,並且與軍隊或安全機構沒有關係。

國際奧會今年3月估計,有36名俄羅斯人與22名白俄羅斯人應能符合資格參加巴黎奧運,卻再度產生交戰國選手如何在奧運同場競技和共處的問題。

對於加薩:保持中立

國際奧會正在努力維持超脫加薩衝突的立場,援引它採行「兩國方案」,這是1993年奧斯陸和平進程的產物。自1995年以來,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國家奧林匹克委員會就在國際奧會中共存。

以色列沒有違反奧林匹克休戰,其國家奧會也沒有兼併任何巴勒斯坦體育組織。但以色列報復巴勒斯坦武裝組織哈瑪斯(Hamas)去年10月7日的血腥攻擊,摧毀巴勒斯坦主要體育機構總部,並導致巴勒斯坦足球代表隊助理教練等知名體壇人物喪命。

巴勒斯坦或阿拉伯國家都沒有揚言,如果以色列參賽將抵制奧運。國際奧會因而採行雙管齊下作法,以俗稱「外卡」的「通用名額」(universality place)確保可能很難從傳統資格賽中晉級的巴勒斯坦選手參賽。

國際奧會也必須專注安全問題,如同自1972年以來每屆奧運重點工作之一。1972年,以色列奧運代表團在德國慕尼黑遭巴勒斯坦極端組織成員攻擊,造成11名以色列人身亡。

伊朗與以色列:不確定性攀升

目前仍難以評估衝突持續升級將對奧運造成何等衝擊。諸如伊朗與伊拉克等交戰國曾同時參加奧運。國際奧會將體育與政治分開的原則,意味著處於戰爭狀態在本質上不是遭排除參賽的理由。

此外,兩國運動員如何在選手村共處,以及競技時的態度舉止,也再度令各界引以為憂。伊朗曾對與以色列選手握手的運動員祭出重懲,並且敦促不要與以色列對手比賽。

對於阿富汗:謹慎施壓

塔利班(Taliban)於2021年重新掌權,讓國際奧會陷入兩難。它一方面希望協助仍留在阿富汗的運動員與支援人員,但當局禁止女性參加體育活動的作法違反奧林匹克原則。

國際奧會一直要求阿富汗當局保證讓「婦女與女孩安全參加體育賽事」,並且向運動員提供財政協助,還有諸如拒絕批准官員出席巴黎奧運等制裁阿富汗國家奧會的選項。

3月中,國際奧會承諾將「盡其所能」確保「尊重性別平等」的阿富汗代表隊能參加2024年奧運。國際奧會團結部主任麥勞德(James Macleod)說,國際奧會「不認為在此刻孤立阿富汗體壇是正確做法」。

最新體育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