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1°
( 34° / 25° )
氣象
2022-05-31 | 欣傳媒

從現實躍入夢境 超現實主義大師曼雷經典現身亞紀畫廊「盜夢者 Paprika」聯展

Each Modern 亞紀畫廊很榮幸帶來超現實主義聯展「盜夢者 Paprika」。以日本超現實主義動畫導演今敏(1963-2010)的最後作品《盜夢偵探》(2006)作為展名的啟發,本展將西方超現實主義的啟蒙延伸至亞洲及台灣的超現實實踐,匯集了多位經典大師與當代藝術家,一探他們是如何在創作中從現實躍入夢境,並與其相互侵入、分裂、與融合。本展覽的部分作品是與LIGHT+ 歐洲當代設計燈飾合作展出。

從現實躍入夢境 超現實主義大師曼雷經典現身亞紀畫廊「盜夢者 Paprika」聯展
▲篠山紀信, Kaleidoscope, 1968, C - print, printed later, image size 64.2 x 90 cm, Edition 1 of 32/取自亞紀畫廊

展名|盜夢者 Paprika 11 May – 11 June, 2022
地點|亞紀畫廊(台北市中正區信義路二段79巷38號)

藝術家名單
陳昭宏 Hilo Chen |鄭在東 Cheng TsaiTung |迪諾葛維納 Dino Gavina
侯俊明 Hou ChunMing |令詠 Ling Yung |曼雷 Man Ray |水上愛美 Mizukami Emi
篠山紀信 Shinoyama Kishin |鄧南光 Teng NanKuang |植田正治 Ueda Shoji Ebosi Yuasa

超現實主義大師曼雷(1890-1976)最具代表性的光影攝影(藝術家稱之為rayograph,即 photogram)利用現成物件陰影結合底片顯影,創造出作品《Électricité》(1931)般的超現實場景:開關與電線趣味性地指向了月球的明與暗。曼雷的藝術也跳脫了傳統的媒材框架,將他的狂想投注在了現實生活之中:《Le Témoin》(1971/2020)的巨大眼睛,原本是一張曼雷放在工作 室中的椅子,其形象也源自藝術家的作品《The Witness》(1941)。在著名義大利設計師迪諾葛 維納(1922-2007)向曼雷致敬的兩件《Venere Mirror Tribute to Man Ray》(2004/2020) 作品中,更是將曼雷標誌性的嘴唇與繩縛軀體置入到了居家意象的橢圓鏡子中。 從曼雷的作品出發,我們得以一探超現實主義在台灣與亞洲所帶來的巨大影響,即使藝術家們對於超現實的共鳴有著多元且截然不同的起點。

從現實躍入夢境 超現實主義大師曼雷經典現身亞紀畫廊「盜夢者 Paprika」聯展
▲曼雷, Le Témoin, 1971 / 2020, wood structure, synthetic leather upholstery, methacrylate partly silk- screened and partly hand painted, 154 x 40 x 70 cm, Paradisoterrest Edition, LIGHT+ 提供

1930年代因反戰而在歐洲興起,1940年代因逃離歐洲的藝術家而流傳至美國,超現實主義既成 為了抽象表現主義的養分,也進而蔓延至了全世界。在長期以寫實主義為主的台灣,超現實主義 於1960年代帶來了改變。這份變化不只發生在追尋抽象的五月畫會與東方畫會,知名的攝影家鄧 南光(1907-1971)也同樣吸收了歐洲超現實主義理念,結合自身風格後創造出了獨樹一幟的 重要作品,使用非典型構圖與距離所拍攝的實驗性紀實攝影。現居紐約的陳昭宏(1942年生)知 名於他的照相寫實繪畫,然而其早期作品使用了留白色彩製造出飄渺而超現實的份圍,圍繞著陳 昭宏當時所聚焦的肖像與人體。

在解嚴後的台灣,超現實主義成為了當代藝術家侯俊明(1963年生)、鄭在東(1953年生)的表 述武器。他們毫不隱諱的將性愛與暴力放在了創作之中,直述著人們在當時不願談論的「另一種現實」。在戰後同樣動盪的日本,攝影大師篠山紀信(1940年生)與植田正治(1913-2000) 在攝影中同樣追尋著超現實主義的可能性。他們的超現實實踐更像是從現實的一種超脫,如篠山 紀信的奇幻彩色人像、植田正治在鳥取沙灘上所建構的「劇場」。

從現實躍入夢境 超現實主義大師曼雷經典現身亞紀畫廊「盜夢者 Paprika」聯展
▲侯俊明, 高更的女人, 1987, 花布油彩, 280 x 199 cm/取自亞紀畫廊

而當我們回到藝術進程中最為根本的繪畫時,我們也會發現超現實主義依舊棲身在許多年輕日本、 台灣藝術家之中:Ebosi Yuasa(1983年生)以一個出身在戰前的虛擬畫家身份進行創作,畫作 描繪了錯亂的歷史時空;水上愛美(1992年生)繪畫了抽象的人類形體,形成了一幕幕超現實的 景象;令詠(1992年生)的《九月》(2021)呈現了一種詩意的藍色氛圍,半身人體成為了花瓶, 魚兒也游出了水,在藝術家所創造的世界裡,已沒有了人與物的限制。

展覽與亞紀畫廊去年「跨越國界的超現實主義(Surrealism Beyond Borders)」大展於泰德美術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等多國重要機構巡迴,今年威尼斯雙年展也由超現實主義小說出發、命名定位為「夢想之乳(The Milk of Dreams)」,超現實主義可說是近年最核心的藝術探索價值。

從現實躍入夢境 超現實主義大師曼雷經典現身亞紀畫廊「盜夢者 Paprika」聯展
▲植田正治, Dune Mode, 1983 printed in 1980’s, gelatin silver print, Paper size 25.5 x 30.5 cm Image size 21.2 x 22.2 cm/取自亞紀畫廊

亞紀畫廊約莫於兩年前,亦開始研究華人藝術家的超現實主義發展。其中透過研究李元佳的過程, 挖掘出1960年代李元佳旅義的贊助者、義大利傢俱設計師葛維納(Dino Gavina)也與超現實主 義藝術家交流匪淺,包括曼雷(Man Ray)、杜象(Marcel Duchamp)、賈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等,並曾發行過曼雷設計的傢俱。

而在「跨越國界的超現實主義」的展覽圖錄中,一篇〈流星:中國失落的超現實主義(A Shooting Star:Lost Surrealism in China)〉提及這項重要的二十世紀美術潮流在中國的缺席,但 其中提到了曾參與決瀾社的李仲生是中國最早的超現實主義者。關於這一脈絡的研究,我們以四月在Achi Inspired by Each Modern舉行的「非我:穿梭在超現實與抽象之間的台灣藝術家」為小規模的整理。

從現實躍入夢境 超現實主義大師曼雷經典現身亞紀畫廊「盜夢者 Paprika」聯展
▲Ebosi Yuasa, 報復, 2019, 壓克力油彩, 26 x 36.5 cm/取自亞紀畫廊

但事實上,台灣超現實主義的表現自1930年代就不曾停止,包括鄧南光在1950年代肖像之外的創作中,多數已具有超現實風格。此次無法借展成功的遺珠之憾-李石樵,也於1960年代後期至 1970年代之間,嘗試了多張超現實主義的畫作,包括《深夜》、《永劫》。往後延續到解嚴前後的 侯俊明、鄭在東,他們對現實的自我衝撞也充滿了那股超現實的變形與魔幻。

亞紀畫廊從未停止對華人藝術的重新挖掘與重新定位,以及與國際藝術的對話。儘管國際間的大展因對華人藝術的不夠理解造成「失落的超現實主義」,卻希望此展能讓華人自己重新認識在這個土地上養成的超現實主義。

立即加入欣傳媒Line@,月月抽好禮

最新旅遊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