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4°
( 26° / 21° )
氣象
2021-09-24 | 旅奇傳媒

回憶波蘭的帶團

回憶波蘭的帶團

【旅奇傳媒/作者-林瑞昌、責任編輯-王政】華沙在二戰後幾乎全毀,今日的華沙是戰後從瓦礫堆中重建的成果,舊城尤其難能可貴,一磚一瓦,據說完全復原回17世紀的舊貌。儘管知道這段歷史,對旅人來說,華沙實在是一個不怎麼樣的城市,如果每座城市都是一張臉,華沙是你看過就忘,多年後再次遇見也不會想起來的那張面容。幸好,還有蕭邦。

上帝把莫札特賜給了日耳曼,卻把蕭邦賜給了波蘭。蕭邦的愛國情懷我們都不陌生,1849年音樂家過逝在巴黎,依照遺願,心臟裝在匣子裡運回了故鄉。旅人來到華沙,不管是不是樂迷都會安排行程到蕭邦故居和聖十字教堂朝聖,向一代鋼琴詩人致敬。

回憶波蘭的帶團

▲波蘭年年吸引無數旅客爭相到訪。 圖:吉光旅遊/提供

容易遺忘的華沙 令人難忘的蕭邦 Anne是我08年的團員,那次的行程走東歐四國15天,我記得波蘭當時是安排在捷克之後,斯洛伐克和匈牙利之前,參觀完波蘭弗羅茨瓦夫,我們改搭火車進華沙,一坐6 個小時。

Anne年紀40 不到,性格卻反過來像14歲,有幾分神似袁詠儀,每天蹦蹦跳跳就像國中生一樣,她說大學時主修大提琴,團員們都笑說還真是看不出來。漫漫長途的火車上,我和Anne在餐車上很有得聊,她這次不顧老公嘮叨,獨自一個人參加東歐團,完完全全就是為了蕭邦一個人而來,她堅持,蕭邦就是她上輩子的情人,相遇的地點就在德勒斯登,但是最後終究是彼此錯過了。

回憶波蘭的帶團

▲美人魚紀念碑。 圖:吉光旅遊/提供

她每次一講到蕭邦時,表情就會變得嚴肅起來,認真到我必須轉頭去偷偷地笑。隔天到了華沙,我一點都笑不出來了,因為Anne崩潰大哭,就在蕭邦故居前指著我大叫,為什麼今天故居沒開門你不知道,你叫蕭邦來開門!其實原本行程的安排,蕭邦故居就是經過拍照,沒有入內參觀,偏偏今天又是公休日,不但蕭邦不在家,售票員也不在,我想臨時買門票來挽救一下局面也不得其門而入。我們明天一早就離開華沙了,怎麼辦呢?

10天後,維也納機場,離登機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東歐沒什麼精品好買,不用 陪團員大排長龍等退稅,我躲在登機口旁的小店喝啤酒,Anne發現了,走過來把所有歐元零錢都給我,她說下次再來歐洲不知道什麼時候了,零錢用不到,回台灣銀行也換不了,要謝謝我那天早上特地安排導遊和計程車專程送她去故居等開門,雖然只匆忙參觀5分鐘就又趕回來追遊覽車,但是已經心滿意足。

回憶波蘭的帶團

▲波蘭是一個深受旅人喜愛的國度。 圖:吉光旅遊/提供

其實一路上Anne已經謝我很多次了,我原本想開玩笑說怎麼小費給銅板,卻聽她又接著說,大學時老公主修鋼琴,最喜歡聽他彈蕭邦。結了婚,沒生小孩,老公一直很忙,琴藝都生疏了,這次歐洲之旅要來看蕭邦,是大學時就約好了,怎麼知道十幾年就這樣過去,無聲無息。她決定自己一個人來。

每次回想起華沙,我還是一樣記不起來這座城市的樣子。倒是偶而聽到鋼琴獨奏曲,也辦別不出是或不是蕭邦,我常常會想到Anne,以及她的孩子氣。

最新旅遊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