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32° / 27° )
氣象
2019-05-18 | 科技新報

手搖界的丹丹—「茶の魔手」睥睨群雄,南台灣人手一杯

手搖界的丹丹—「茶の魔手」睥睨群雄,南台灣人手一杯

南台灣街頭巷尾到處都看的到手搖飲料店「茶 の 魔手」,密集程度堪比便利商店,經營近 30 年,是不少南部人的共同回憶,堪稱是手搖界的丹丹(丹丹漢堡稱霸南台灣)但一路往北,家數卻很少,大台北地區僅一間,宜蘭、花蓮則完全沒有插旗,究竟是什麼原因,讓「茶 の 魔手」不想北上擴充版圖?

手搖界的丹丹—「茶の魔手」睥睨群雄,南台灣人手一杯

台南路上有個奇觀,街頭巷尾到處都看的到手搖飲料店「茶 の 魔手」,常常一條街上就有 3 家「茶魔」(最道地簡稱),密集程度堪比便利商店,加上琳瑯滿目的品項、經濟實惠的價格,當一說到最具代表性的南部飲料店時,許多人紛紛遙指茶 の 魔手,茶 の 魔手同時也是不少南部人的共同回憶,「我學生時候都喝這家」、「我南部人,我住的地方就 3 間了,現在手上就一杯。」

全台約 570 家、比 50 嵐還多家的店面,光台南就有 280 間左右,可說稱霸南台灣,但一路往北,家數卻很少,大台北地區只有一間,宜蘭、花蓮完全沒有據點。

手搖界的丹丹—「茶の魔手」睥睨群雄,南台灣人手一杯

來到台南安南區一處寬敞挑高廠房,大大小小貨櫃整齊劃一,員工穿梭其中忙進忙出,這裡是茶 の 魔手的公司「意精研」總部。董事長王賢明(見首圖)的辦公室就在 2 樓,特別的是辦公桌沒有電腦、沒有公文夾,有的是煮水壺、品茗杯、茶盤、茶夾等泡茶的「茶房四寶」,王賢明就在這桌上辦公,辦的是品茗、研發品項,「所有的品項我都親自調過、喝過,確認好喝才上架。」王賢明笑說,「我就是研發部門唯一員工」。

打自創業以來,王賢明就一直發揮他的實驗精神。從小喝著爸爸泡的茶長大,並看著爸媽在安南區漁市場做生意,他高職農業機械畢業後,開始思考出路時,家學淵源所致,很自然也想從商,他一邊自學商業管理,一邊把「柴米油鹽醬醋茶」想了一輪,找出自己能勝任的領域。

輪到最後一個「茶」進入腦中時,由於 1990 年代人手一杯開喜或一盒麥香鋁箔包,他就想「這些明明都是隔夜茶,每天現泡為什麼不能取而代之?」如果每人每天消費一杯,收入就很可觀!他興起開「茶坊」賣現泡茶的念頭,投資的第一個生財工具,是一個磅秤。

沒有任何餐飲背景,他土法煉鋼把自己當成實驗對象,「我喜歡的,應該大家也會喜歡吧!」就是這麼簡單的邏輯,他每天秤重不同量的茶葉,再沖泡試喝,喝到自己覺得好喝的量就記下來。

然而創業豈是這麼容易,1991 年開張「竹林茶坊」的第一天,就慘遭滑鐵盧,「賣了 7 杯 145 元」是當天的銷售成績,之後的整整半年,生意也不理想。每天店門一關,他苦悶的看著眼前的茶葉、茶壺、茶杯,不得其解生意怎麼這麼差。

手搖界的丹丹—「茶の魔手」睥睨群雄,南台灣人手一杯

「乾脆,將所有商品剖析一番,或許會有解答?」王賢明想,是自己用錯了原料、器具、杯具,所以客人才不埋單嗎?於是他一一研究茶、配料、杯、吸管、包蓋、包裝的材質與廠商,開始與所有供應鏈接洽,每項材料分門別類記下來,不斷請教,改良品項來源、改變管理方式。

一開始他都跟原料供應商叫貨,當對方跟他說,茶葉都來自山上時,他每個禮拜就興沖沖往山上跑,找茶農討教收購,沒想到一句話惹怒茶農,「我只是說我想要有花香的茶葉,但我每問一位茶農,都惹得他們不快……」直到有一位茶農看不下去,跟他說,「少年啊你不要這樣問,台灣茶就是純粹裸茶,有花香的茶葉,人家會認為你是指進口,是那種為了掩蓋品質不佳添加有的沒的茶葉。」

王賢明恍然大悟,也愈加了解台灣茶的高品質,之後他堅決使用台灣茶,支持茶農之外,也相信台灣茶的口碑是世界頂級的。

1993 年創立茶 の 魔手後,2008 年他開始在南投縣名間鄉的橫山契作栽種,目前約 51 萬坪的茶園,隔年及 2011 年成立名山茶廠與獅子頭山茶廠,兩座茶廠的茶葉年產量約 170 萬台斤左右,今年即將完工第三間茶廠。

「我們是台灣唯一一條龍自產自銷的飲料店」,王賢明自豪地說,有別於多數飲料店與非自家茶廠配合,或是向珍珠製造商、食品供應商購買珍珠等食材,茶 の 魔手的飲料內容物 80% 自製,自己契作、採收、製茶、販售,連冬瓜露、仙楂露和珍珠等都自製,再由中央倉儲統一配銷。

什麼都自己來,好處是成本能降低、品質能管控,「以物流來說,自己配送就能減少 30% 成本」,2005 年茶 の 魔手大約擴張了 30、40 家據點時,就開始思考自己建構物流系統,當規模變大,物流成本也變大了,「許多飲料店擴展到 70 家時才思考物流,這時就晚了,反而被沉重物流成本拖垮而『被消失』。」這是飲料品牌經常跨不過的一道坎,王賢明說他們一開始也常虧本,但這時規模不大,自己邊學邊擴大物流體系,成本及管理都能控制。

一開始他都親自跑,到現在已很熟悉物流系統,有 13 名員工、10 台貨車,每個禮拜分線跑 13 個主力倉、11 個自動化衛星補給倉,「運將到我們所謂的『衛星環倉』拿貨,可由我們主力倉遠端監控,確認司機抵達後開門,打飲料單給他,他再按飲料單來搬貨跑門市。」如此,既省人力管理倉儲,也省時間成本。

此外,茶 の 魔手也自產自銷自用珍珠、冬瓜露、仙楂露等,再運送給各分店,「我用真空袋低溫冷藏運送,保持珍珠的品質」,王賢明坦言,這也是為什麼北部、東北部的門市這麼少,因為研發部門及倉儲聚集在台南及南投地區,產能及運程尚無法大量供應較遠的地區,為確保品質,目前仍以南部為市場主力。

茶 の 魔手有直營店也有加盟店,現在加盟放緩,近 5、6 年新加盟不及 20 家,新開張的 60 家大部分都是直營店,因為王賢明發現,飲料市場高度競爭,事業管理必須嚴格控管,透過直營店,「由內部員工開業,比較了解能力及品行,經驗也比較足夠。」

經營了快 30 個年頭,近 300 間的門市包圍了府城,不論是大街小巷,都有茶 の 魔手身影,「這也是我們的『社區經營攻略』啦,一般店家不會想到小巷弄做生意,但想想當地人,如果我家樓下巷子就有茶 の 魔手,何必還要走路去找飲料店?」茶 の 魔手茶葉文化推廣部經理李士朋表示,靠著高密集度及優惠價格,即使在鄉間,評估人數及社區規模後,有機會賺錢就會開店。

如今茶 の 魔手前端出貨的營收就有約 10 億元,末端銷售更高達 20 幾億元,飲料南霸主在台灣有不可撼動影響力。

(本文由 遠見雜誌 授權轉載)

Facebook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科技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