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7°
( 19° / 14° )
氣象
2023-12-07 | 臺灣公論報

10多項省市級非遺!這個村子如何做到的?

清晨的鳥鳴喚醒了位於浙江中部有著700多年歷史的古村落。75歲的諸葛後裔祭祖主祭人諸葛議站在牆頭,200餘幢青磚灰瓦的古建築屋頂鋪滿陽光,學堂依稀傳來了孩童的早讀聲,一如他回憶中多年前的模樣。

行走在中國最大的諸葛亮後裔聚居地——浙江省金華蘭溪市諸葛村,廳堂屋巷勾勒出肌理筋骨,家風祖訓承襲為文脈氣韻。安其居、樂其俗,諸葛後裔數百年來在此聚族而居,營建、保護、傳承。

20年來,諸葛村以「人人都是文保員、人人都是受益者」為保護理念,讓這個文脈傳承悠久的江南古村在「活態」保護與發展中,留住了「根與魂」,於有形無形間,塑造出一幅鄉愁裏的當代鄉土中國美麗圖景。

古村保護:「人人都是文保員」

諸葛村村域面積2.3平方公里,據考由諸葛亮27世孫諸葛大獅於元代開始營建。該村以鐘池為中心,有八條小巷向四面八方延伸,其平面酷似八卦圖,小巷中又有許多橫向環連的窄弄堂,弄堂之間星羅棋佈著古老民居,村中姓諸葛的居民超過3000人。

相傳諸葛村因獨特的選址佈局,隱於山間躲過了歷史上多次戰火波折。實際上,一座古村如此完好地留存,原因絕不只一個「隱」字。

諸葛村黨總支書記諸葛坤亨介紹,共建共榮聚族而居一直是諸葛村的傳統。

丞相祠堂、廳堂、議事堂……諸葛坤亨已年過古稀,他親歷的村裏自發籌款修建古建築的事情有過多次。「在外的出錢,在家的出力,雖然過去經費常常捉襟見肘,但村裏古建築的修繕更新從沒停止。」諸葛坤亨說,「發展旅遊後,村裏有了一定的集體收入,老百姓的積極性也很高。但我們不求短期效益,而是把所有利潤繼續投入保護中。秉持人人都是文保員、人人都是受益者理念,受益不只是財富,也不能只在一時。」

從2003年開始,諸葛村推行「一戶一策」,有的村民依然留在老宅,有的村民享受易地建房政策後,其老房子由村集體收歸,經過黨員修繕隊維修,融入諸葛亮後裔祭祖、中藥體驗等傳統活動,適度引入民宿旅遊、研學體驗等新業態。

為了更大程度還原傳統,同時降低成本,靠著村中老工匠「傳幫帶」,原來的黨員修繕隊現已發展為擁有古建築修復一級資質的企業。

蘭溪市諸葛古建築修繕有限公司土生土長,靠著老手藝負責村中古建築的日常修繕維護。公司負責人馮水根說,村民們對古建築有感情、懂技術,這種自治管理模式不僅促進了古村落常態化修繕隊伍規模壯大、技術水準提升,而且讓古建築營造技藝得到傳承,文物保護也進入良性迴圈。

諸葛坤亨說,20年來,保護優先於發展、以發展反哺保護的「紅線」始終未變。「任何開發資本進來,第一條就是要遵守我們的文物保護規定。我們寧願不開發,也不能破壞文物。」

20年間,諸葛村的設想逐步成為現實:滾動投入3億餘元,整體修繕道路一萬多米,修繕古建築六萬多平方米。保護成果換來的是如今年接待遊客60餘萬人次,門票收入2000餘萬元;帶動近500名村民在家門口就業,每月為60歲以上村籍老人平均發放300元津貼……

文脈傳承:留住傳統文化的「魂」

在暑期,村民諸葛品餘會在自家打開扇面,謄寫諸葛亮的《誡子書》《出師表》,路過孩童不時張望,有的乾脆走進屋裏,跟著背誦起來。一件摺扇紀念品,承載的是傳統村落厚重的文化。

如果說按照九宮八卦形制佈局構成了村莊的「肌體」,那麼風俗儀禮、家風祖訓、非遺技藝,保留的則是諸葛村傳統文化的「魂魄」。

諸葛議是諸葛亮第五十代孫,也是諸葛後裔祭祖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根據宗族規定,每年春、秋諸葛村有兩次祭祀:全體村民集會參加,18道儀式程式祭拜祖先後,400多人的祭祖迎會隊伍分為9支分隊迎會遊街,圍觀遊客數以萬計。

2014年11月,祭祖習俗(諸葛後裔祭祖)經批准被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專案名錄擴展專案名錄。

「祭祀是一項綜合儀式,包含人倫禮儀、傳統文化、音樂舞蹈、場景佈置等等,對本族人而言是一種內在的向心力,對遊人則是一種外在的吸引力。」諸葛議說。

清華大學建築學院高級工程師李秋香長期致力於中國傳統村落保護,也是諸葛村整村保護的規劃者和推動者之一。她說,傳統村落作為重要的文化遺產,既要保護其鄉土建築實體,也要保護與建築融為一體的文化特質,二者不可分離,否則建築遺產的保護將是空殼,缺少靈魂和生命。

除了祭祀和傳統村落營造兩項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專案外,諸葛村還保留了孔明鎖製作、諸葛中醫藥等10多項已列入省市級非遺的傳統工藝。

諸葛坤亨說,傳統村落的吸引力不僅在於自然風光、歷史建築,更在於蘊含的豐富厚重的優秀傳統文化,這是村莊發展的內生動力和外向引力。「諸葛古村還有不少村民居住生活,他們都是傳統文化的受益者、見證者和傳播者,讓我們的古村落得以真正活態傳承。」

植根「鄉土中國」開出「時代之花」

透視如今諸葛村的鄉村規訓、鄉村治理、價值規範,其中顯現的是中國優秀傳統農耕文化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契合,是「第二個結合」在鄉村的生動實踐。

傳統文化中的濟世思想不斷賡續。諸葛村的村集體收入大多用在哪些方面?諸葛坤亨的回答在意料之中:「一是文物保護,二是百姓福利。」

為村裏60歲以上的老年人發放生活補貼,為符合條件的學生發放獎學金,為村民辦理醫療保險、養老保險;發動黨員開展大調研,瞭解群眾訴求,處理消防通道不暢、電線老化等民生問題。

諸葛村還組建黨員「代跑員」隊伍、設立黨員「代跑」平臺、搭建黨員「代跑」網路體系,形成「黨員多跑腿、群眾少煩惱」的黨員志願服務格局,群眾不出村就能辦成事。

對和諧共處的追求世代相傳。自2014年起,諸葛村在村辦公樓設立「村民說事室」,村兩委成員、黨員輪流坐班,通過坐班接訪、入戶家訪、重點回訪等方式,化解矛盾糾紛,群眾獲得感、滿意度不斷提升。

對和諧的追求由來已久。漫步村中,不難發現,窄巷兩側沒有人家大門相對。舊時人們相信,這種格局設計有助於處理好鄰里關係避免矛盾。據村中老人描述,過去村裏還有「喝講茶」的習俗,即誰家有矛盾,大家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把事情說開,問題也就迎刃而解。

10多項省市級非遺!這個村子如何做到的?

兩名小遊客在一位村民家中看他寫扇面。翁忻旸 攝


修身立志的千古家訓曆久彌新。鐘池北側大公堂大廳正壁上,《誡子書》全文高懸。這是諸葛亮對垂髫小兒的教誨,也是諸葛村百姓世代修身立世的道德規範之一。其中,「非淡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意蘊深刻,家喻戶曉。(新華社記者 鄔煥慶 商意盈 吳帥帥 張曉潔)

最新大陸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