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4°
( 37° / 28° )
氣象
快訊

2020-05-30 | 中央社

巴西應對疫情效率低 經濟代價高

巴西應對2019冠狀病毒疾病(COVID-19,武漢肺炎)效率低、政府沒有一致的抗疫計畫和經濟復甦計畫,致使經濟代價愈來愈高。

專家指出,疫情危機過後,各行各業必須重塑經營模式。在缺乏聯邦計畫的情況下,巴西各州和市政當局只能各顯神通,處理各地的現實問題。

像是聖保羅州長多利亞(Joao Doria)27日宣布,將從6月1日起,根據每個地區醫療體系的抗疫能力,逐步重新開啟商店和購物中心。2天前,好景市(Belo Horizonte)也開放許多行業。

與此同時,里約熱內盧州政府誇口設立7家野戰醫院,迄今只啟用1家,且醫療人員和物資嚴重缺乏;亞馬遜和巴拉(Para)等州政府則面臨醫療院所崩潰問題,被迫下令全面封鎖(lockdown)。

巴西經濟學家維爾(Sergio Vale)表示,如果巴西從一開始就在全國嚴格實施隔離措施,就可以早點脫離困境,而不是現在的情況:全世界已經在減少傳染,巴西仍在加速。

巴西政府嘗試亡羊補牢,針對低收入勞工和中小企業祭出被稱為「冠狀病毒優惠券」(Coronavoucher)的金援計畫,但問題重重,許多勞工和企業迄今未能領到補助金或貸款。

至於重振經濟計畫,巴西經濟部長葛德斯(Paulo Guedes)考慮為志願者創造低薪工作機會,提供更多信貸重建企業,重塑公民營合作計畫,聚焦於社會方案和就業政策。

這些計畫必須盡快落實,因為疫情危機的影響巨大,單單3月至4月,巴西失業人口就增加110萬人。

安侯建業(KPMG)巴西市場分析師柯迪諾(Andre Coutinho)表示,巴西企業已經開始分析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的影響,以及疫情後重返市場的工作規畫。

柯迪諾指出,某些行業受益於疫情期間人們改變日常習慣,伴隨疫情成長,例如遠距醫療、串流媒體和外送服務。

另一些如金融體系、運輸公司、病理化驗服務、汽車廠、辦公大樓、運動器材和旅遊行業,包括機場和旅館飯店,則需要重塑與轉型,使用更多高科技和虛擬環境。

柯迪諾認為,巴西浪費太多時間在政治兩極分化的遊戲中,疫情後將會出現一個全新的經商環境,因為全球供應鏈都受到影響,對工業來說更是挑戰,「重要的是不能停下來,否則就會被淘汰。」

巴西幣是今年貶值最多的新興貨幣,顯示國際對巴西缺乏信任。

維爾預測,今年底巴西債務將達國內生產毛額(GDP)的94%,如果巴西政府不能深耕務實、開創新局,疫情後,巴西很可能因為經濟停滯、財政危機失控、通貨膨脹和高匯率,而成為下一個阿根廷。

最新財經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