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9°
( 20° / 19° )
氣象
2020-07-21 | GNN新聞

《極地戰嚎 6》敘事總監暢談熱帶島嶼設定與創造新反派之過程

《極地戰嚎 6》將於 2021 年 2 月 18 日點燃革命之火,讓玩家為解放「熱帶島嶼亞拉」而戰。在獲艾美獎提名的 Giancarlo Esposito(《絕命律師》、《黑袍糾察隊》、《曼達洛人》)飾演的總統安東.卡斯迪路殘暴統治下,人民飽受煎熬,而他正在培養自己的兒子迪亞哥(《可可夜總會》的 Anthony Gonzalez 飾)當接班人。為了深入瞭解《極地戰嚎》最新的反派人物以及玩家在扳倒他的過程中扮演的角色,官方也訪問了敘事總監 Navid Khavari,帶來更多深入解析。

Navid Khavari:

然後我們想用一個承諾選後要重建天堂(讓這個島嶼回到 50 年前的富裕狀態)的新領導人來做對比。對安東來說,他的真正意思是:「我要建設天堂, 但不是大家的天堂。」對他來說,建設天堂是要付出代價的,他要奴役那些反對他的人,讓他們成為被迫勞動者,好得到他想要的。

所以,在這種美麗的、田園式的、宛如明信片的環境當中,有老爺車,有如畫的風景,有山有水,有首都,這些與安東.卡斯迪路帶來的強烈壓迫感形成鮮明對比。當你走進首都的時候,你可以感受到那種壓迫感。

問:講到首都,這是《極地戰嚎》系列遊戲第一次真正建構了一個大型都市環境。這樣的環境能為遊戲帶來些什麼?又創造了什麼機會?

光是參與開發這樣的都市環境,就已經是很棒的體驗。我們團隊的成就很了不起;能製作出第一款有首都的《極地戰嚎》遊戲也算是一種榮譽吧!這一切都是從建立一個國家的想法開始的吧?你不可能讓這座島嶼、這個國家沒有首都。我想,我們團隊不僅在城市建設上,也在城市的人口結構上,都投注了大量的熱情與心力。這裡是安東的權力王座。這裡是他大部分支持者所在的地方。在敘事方面,你要讓人感覺到自己走進了獅穴。在遊戲方面,垂直機動性帶來了全面改變。能夠跑過屋頂,利用後巷,在這種環境下與遊戲裡最強悍的對手戰鬥,我覺得真的很特別、很新鮮,而且完全改變了遊戲的感覺。

問:在你剛剛提到安東的支持者時,我發現我意識到《極地戰嚎 6》裡的人物要麼是總統和他的軍隊,要麼是玩家的盟友和革命家。你們是用什麼樣的方式來表現亞拉社會的其他面向?

講一個現代的複雜故事時,我們玩家想要的絕對不是簡單的黑白世界吧?玩家看到的會是相當複雜的情況:有座 50 年來與世隔絕的島嶼,一直處於經濟低迷狀態,島上的人民在支持建設新天堂的想法下選出了安東這個領導人,並相信安東是解決他們所有問題的唯一人選。對我們來說,從人物的角度來說,探索這樣的想法非常有趣。可想而知,肯定會有一些人投票給他、相信他,但現在卻對自己的選擇感到後悔。當然還會有一些繼續支持他的人。這些人口結構、世界觀與觀點的縱錯複雜,也在故事中展現出來,並讓人覺得,這是講述一個成熟、複雜的故事的必要手段。所以,我很期待玩家也能看到這一點。

問:

我想,這是故事中最讓我們著迷的地方。對安東來說,50 多年前他是個看著自己身為掌權者的父親被處死的青少年,這件事塑造了他的世界觀,並讓他深信這座島嶼是從他手上、他家族手中偷走的。安東這個人物的設定,最讓我感到有趣且震撼的地方是,如果把一個有魅力、有智慧、在其他情況下能做很多很棒好事的人,擺在他們世界觀被扭曲的情況下會發生什事?快轉 50 年後,他們能夠毫不扭捏地在奇怪的、根深蒂固的、扭曲的邏輯下做出各種可怕的事。所以,他當選後,他相信他做的是正確的事。從他的角度來說,他不只相信卡斯迪路家族值得掌權,更相信他們是唯一能讓亞拉再次成為天堂的人。

問:

當你開始談論《極地戰嚎》時,你談的是建立在令人吃驚、充滿活力的反派人物上的系列與歷史。所以這也帶來了不小的壓力!(笑)。但實際上,對我們來說,讓我們覺得抓住些什麼了的轉捩點,是我們想到了獨裁者安東這個想法的時候。他是國家的主宰,他認為自己奴役人民是正確的事。但你把這樣的人,再加上一個青少年兒子 – 迪亞哥已經 13 歲了 – 我想,對我們而言,這是《極地戰嚎》的全新嘗試。這會帶來複雜且具爆點的遊戲內容。

我們製作了一部超級有趣的預告片,這部預告片可說是獨立於遊戲之外的前傳,並替遊戲裡的故事做鋪陳,所以影片中有很多時刻讓我們看到他向迪亞哥傳授經驗,告訴他認為有朝一日會接班的迪亞哥該如何統治。

最重要的是,我想這也是我們與 Giancarlo Esposito 見面討論這個角色時的關鍵所在。他想知道是什麼原因讓安東成為獨裁者,是什麼因素讓他成為這樣的人,他認真地把重點擺在這個想法上:「等等,這是一個父親。這是一個很愛他兒子的人。」溝通這樣的想法幾乎可以說是他理解及認同安東的方式。

接著,在迪亞哥方面,我想說的是,他是個 13 歲的少年;我曾經 13 歲過,每個人都經歷過 13 歲。當時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你不知道該相信什麼,你想弄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我恨我的爸媽嗎?我愛我的爸媽嗎?Anthony Gonzalez 很出色地演活了這個 13 歲的青少年,他透過演技傳達了青少年的內心衝突。他想開創自己的道路,做自己的主人,但因為他愛自己的父親,他覺得有義務跟隨父親的腳步踏入黑暗領域。

問:

我們和一家叫 Unit 的公司合作,他們構想出最初的概念。在我為預告片寫劇本時,我回想了一下在我自己成長過程中,爸爸是怎樣和我說話的。然後你試著去想,如果你是認為自己國家正在分崩離析的獨裁者,你會用什麼最快的方式讓自己兒子知道他必須走上的道路?最讓人興奮的是,這是我為安東完成的第一個劇本,也是我們和 Giancarlo 拍攝的第一部影片。所以,預告片一開始就傳達的是,看著這個 13 歲的青少年在你眼前成長,有種不舒服、緊張、焦慮的感覺,對吧?

因為安東是這樣跟他說的:「好吧,你一直在聽你的樂團、你的音樂、你的 iPod」 – 哦,我的天,iPod,我好老喔? – 「你的 iPhone 還是什麼東西。我現在要讓你停下手邊的事。」我認為預告片中最關鍵的一句話是最後安東對迪亞哥說的「證明給我看」。這代表迪亞哥在遊戲中的旅程開始。「我不僅要告訴你這些,而且你要證明你有資格按照我的方式來管理這個國家。」像這樣的事情還會有很多。

問:

我們最初選擇 Giancarlo 時,我們很幸運地能飛到紐約與他坐下來一起聊聊,最後我們花了四小時的時間和他討論安東這個角色。他穿得很體面:頭戴軟帽、身穿西裝、腳上穿著完美的義大利靴子,當時我的反應是:「啊,我不應該穿連帽衫。」但他來的時候已經做了大量有關安東這個角色的筆記。他看過了相關材料,也看完了劇本,他有各式各樣有關安東為什麼會做出那樣的事情的疑問。他給了我們一個充滿挑戰性的難題:「我們如何讓安東有同理心?」在安東眼裡,必定有個理由能正當化他所做的事情。所以在那次談話後,我匆匆趕回多倫多,開始創作新的場景。這就是和 Giancarlo 這樣的人合作的好處。那是一次來來回回的討論;即使在片場,我們也不斷地討論如何把安東詮釋地恰到好處。

問:

他馬上就懂了。他完全懂《極地戰嚎》這款遊戲,而且理解設置一個強而有力的《極地戰嚎》反派人物的意義。甚至我們在紐約見面時,當他開始念臺詞並演出你在預告片裡看到的那段講話時,他就用安東.卡斯迪路的那種眼神看著我,我當時心想:「哦,我的天,你就是安東,我現在怕我小命不保。」然後他馬上變了一個人、變回超級友好、富有魅力的 Giancarlo,他真的有大師級的演技。除此之外,我覺得這個角色也和 Giancarlo 先前演過的角色很不一樣。他塑造了一個非常新鮮有趣的角色,這個角色不只要統治國家,還要當個父親。

問:

沒問題,我會告訴你「肉腸」的事。當「肉腸」的概念發想出來時,隔天,真的不誇張,所有人都把桌布換成了「肉腸」。我走在走廊上,看到辦公室裡有個開放的共識,那就是「肉腸」、「肉腸」、「肉腸」、「肉腸」、「肉腸」。老實說,我迫不及待地想讓大家和「肉腸」一起玩了。他最有意思的地方是,能用友善地態度殺死人,我只能說這麼多。我覺得他體現了《極地戰嚎》的精神,那就是,有趣歡樂再加上一點點恐怖。

問:

我們知道如果要講革命的故事,如果要講某個參與游擊行動的人的故事,你需要有個身繫其中的人。你需要有個有背景、根植在那個世界裡的人。所以我們希望有適當的演繹、有適當的配音。玩家可以扮演男性或女性,所以我們找來了 Sean Rey 飾演男角,並召來了 Nisa Gunduz 飾演女角,在他們的協助下,我們創造出這個引你進入革命大門的角色。

問:

很不真實。真的很不真實,我會試著不要太激動。從我開始製作這個專案到現在大概有四年半的時間了。那時我也同時在製作《極地戰嚎 5》。一開始,我們只是個在 Ubisoft 多倫多工作室某個小隔間裡的 10 人團隊,後來逐漸擴展為遍及柏林、上海、蒙特婁工作室的 900 人全球大團隊,並且汲取蒙特婁工作室先前製作《極地戰嚎》遊戲獲得的寶貴經驗… 這真的太不真實了,我認為最棒的地方是看著大家一起努力。對我來說,我可以輕鬆地說我是敘事總監,我有個故事願景,但最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整個團隊接納了這樣的願景,而且將之變成他們自己的願景。我非常相信藝術創作是個不斷反覆重來的過程,而最讓我開心的是每個人都在這款遊戲中留下了屬於自己的印記。終於能向世人介紹《極地戰嚎 6》讓我感到非常驕傲。我為整個團隊感到無比興奮,我知道他們已經迫不及待想讓大家瞧瞧這款遊戲葫蘆裡賣什麼藥。還有更多內容將陸續發表,而且會更加精彩。

《極地戰嚎 6》預定 2021 年 2 月 18 日在 PS5、Xbox Series X、PS4、Xbox One 和 PC(透過 Epic Games Store 和 Uplay)平台發售。

最新遊戲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