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9° / 28° )
氣象
2024-05-24 | GNN新聞

【試閱】VOCALOID歌曲「ド屑」改編小說《人渣》渣男 vs 病嬌故事登場

「愚蠢的女人 完全上鉤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閉上嘴服從我吧」,由VOCALOID Producer なきそ 2022 年發表的歌曲〈ド屑〉(中譯:人渣),甜美可愛卻充滿詭異氛圍的歌詞&曲,搭配異色病嬌感十足的萌系插圖深受好評,在 YouTube 等平台播放數已超越 1,500 萬次!由負責 MV 插畫的鮫島ぬりえ老師繪製插圖,並邀請日本小說家五月什一重新詮釋樂曲的世界觀,改編而成的輕小說《人渣》將於近期推出,今天就帶大家來進行搶先試閱。





  • VOCALOID 人氣歌曲「ド屑」改編小說《人渣



靠著與生俱來的容貌和能力歌頌青春的大學生──「葛城霞」,在跟朋友「智也」進行無關緊要的對話時聊到高中同班同學──「百目鬼雲母」,並與她在大學校園中重逢了。霞以平常結交炮友的手法去撩雲母,兩人發生關係後,逐漸受到她單方面的愛慕。後來他慢慢厭惡起那樣的雲母,開始隨便應付她,甚至用殘酷的藉口提出分手,等待著霞的是──身為真正人渣的他也沒預料過,雲母那令人震撼的真相。來吧,現在就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人渣」──。


「你又交了新女友?」

高中的午休時間。正當我一手拿著手機,邊咬炸豬排三明治邊隨手回覆訊息時,從國中時代就跟我結下孽緣的智也這麼問道。

「不是啦。智也你知道的吧。」

「霞你好像不會交特定的女友是嗎?因為小美佳那件事讓你學到教訓了。」

「沒錯沒錯。我們終歸只是所謂的好朋友。」

「就算能做的都做了也是?」

「好朋友。」

我咧嘴擺出做作的笑容,於是智也露出苦笑。

「一般會把那樣的人稱為女友不是嗎?」

「我才不管一般人怎麼說。我就是我。」

什麼一般人會怎麼說,還是這樣違反道德之類的,都不過是弱者用來束縛強者的枷鎖罷了。為什麼我非得聽從那種雜碎的主張不可?雜碎就像個雜碎一樣,手牽手感情融洽地大家一起以終點為目標就行了。雖然我敬謝不敏。

「咦?這麼說來,之前那個女生怎麼了?已經分手了?」

「之前那個女生?你在說誰啊……?如果是智也你認識的對象──」

「唉……霞,你遲早會被人捅一刀喔?」

「我才不會犯下那種失誤。」

「這可難說。」

對於他這番彷彿感到傻眼,摻雜著嘆息的忠告,我只是左耳進右耳出。

反正女方八成也跟我以外的男人有一腿吧,根本沒有只有我要受到束縛的道理。

「啊。我想應該沒這麼誇張,不過對方應該沒有男友吧?」

「天曉得?我不知道。」

「你也稍微在意一下吧……要是對方的男人又跑來怒吼:『被戴綠帽了~』你要怎麼辦啊?」

「哈,我會反殺回去的。」

我不屑地嘲笑他軟弱的擔心,智也像是在忍耐頭痛似的搖了搖頭。

「哎,算了啦。這次可別波及到我喔?」







  • 人渣》中的三位主角──大學生「百目鬼雲母」、「葛城霞」與「阿久戶智也」



故事由主角三個人的視角分別述說。大學生「葛城霞」自小便習慣父母在外分別有交往對象,擁有出色容貌與強大能力的霞身旁從來不缺乏性伴侶,他對親密關係容易厭倦,不斷尋找有趣事物,也曾反覆劈腿或腳踏兩條船來享受緊張的刺激感,被交往對象們評價為渣男。故事女主角「百目鬼雲母」自從高一時母親車禍過世,因傷痛而埋首工作的父親卻從此對女兒不聞不問。孤單寂寞的雲母彷彿被全世界拋棄,甚至絕望到會跟蜘蛛對話的程度,此時她遇見了霞,不知不覺中視線開始追逐他的身影。兩人的高中兼大學同學「阿久戶智也」則是在旁用溫柔的目光守護著霞和雲母的關係發展……。


真……真是優柔寡斷耶。

沒辦法,就靠我幫他想想吧。

智也很晚熟,不太會主張自己的意見,也很少積極行動,不是那種很有異性緣的類型。

說好聽點是適應力強,說難聽點就是缺乏自主性。

即使突然被捲進打架裡,也能若無其事地行動,但是反過來說,他不會主動去改變現況。

所以他不是那種會帶領女人前進的類型吧。真要說的話,他是那種必須有人拉著他前進的類型。

也就是說,要找那種大多事情都能靠自己決定、自己處理,但想要有精神上的支柱之類的……啊。這樣不行啊。我不認識那樣的女人呢。哎,畢竟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會無計可施也很正常就是了。應該說那樣的女人很少見吧。

不妙啊。這下更鞏固了智也一輩子處男的傳說。

「那傢伙呢?」

「坂田同學不是有男友嗎?」

「那邊的咧?」

「宮前同學?嗯~雖然有說過話,但像我這樣的人應該不是她喜歡的類型吧。真要說的話,那種在運動社團非常活躍的人比較適合她吧。」

「那這邊的怎麼樣?」

「她是誰啊?以前沒見過,是其他年級的嗎?……啊,記得是管樂社的人。我好像在文化祭上看過她演奏。呃,我記得是叫做──」

「我說啊。你認不認識對方根本不重要啦。我是在問你喜不喜歡她們的長相。」

我伸手拍掉在桌上爬行,感覺有些礙眼的蜘蛛,並只用視線追逐著跳走的蜘蛛。

這時忽然跟一個女人四目交接。那傢伙顯露出有一點驚訝的表情後,綻放微笑。

坦白說,這是常見的反應。

只不過有一點不同的是,從她的表情感受不到像是在諂媚的神色。

對了。就挑這傢伙如何?

「智也,那傢伙怎麼樣?」

「那傢伙,是在說百目鬼同學?」

這麼說來,她是叫這個名字啊。

因為我跟她沒有交集,即使在同一班,也對她沒什麼印象,但她似乎意外地受歡迎。忘了是什麼時候,不過我知道有一群男的曾經討論過關於她的話題。

百目鬼雲母。

雖然她好像不是沒有朋友,真要說的話,算是那種會在教室角落默默看書的類型。有人說她明明很有氣質,卻又感覺有些色情,不過從我的角度來看,她只是個感覺很陰沉的女人罷了。如果想要追求性感魅力,不如去找大學生之類的當對象,要好太多了。

「我覺得別碰她比較好。」

「啥?」



當最親密的關係遭受到背叛,才知道從來未曾交付真心的人渣,僅是自己一廂情願的幻想良人。從焦躁不安、猜忌糾纏,最終絕望、痛苦、彷彿墜落深淵的無盡地獄。所謂的夢境,是總有一天醒來的東西。就因為不想分開,想委曲求全的像平常那樣欺騙自己,明知道沒有未來,卻還是試圖挽留哀求,希望能完美欺騙到最後,不要讓自己留下一絲希望或留戀,但他卻猶豫了……。逐漸冷卻的心燃起熊熊怒火,將燒盡吞噬身邊所有人──既然你做不到,就閉上嘴服從我吧!

「啊哈,簡直莫名其妙,我壞掉了喔,霞同學」





  • 人渣》繁中版官方版書封

    (本篇使用圖片皆翻拍自原書)



歌曲原作なきそ在小說的前言中特別提到,從小就妄想著有一天能推出自己的樂曲小說,這個願望終於變成了現實,得以像這樣將小說作品送到讀者手上。なきそ表示,喜愛「人渣」這首樂曲和 MV 的粉絲們內心應該都有各自的一套解釋,而這次改編的小說作品內容,則是把那些見解的其中之一,改編成相當偏激的故事,希望大家能把本作當成是其中一種解釋來閱讀,並享受其中的樂趣。喜歡此類歌曲 MV 改編作品或是病嬌制裁渣男主題的讀者,不妨可以嘗試看看這部話題作品《人渣》。

【內容試閱】


「……你有推薦的嗎?」

跟我並排而坐的雲母這麼問道。她還真熟練啊。點妳愛喝的啊。

「像是柑橘類和莓果類,還有咖啡吧。妳想喝哪一種?」

「嗯……那就麻煩你點杯柑橘類的。」

「好喔。」

就點泡泡雞尾酒……不,還是點China Blue好了。至於我嘛,哎,畢竟是第一杯,就點琴通寧吧。

我們一邊用送上來的雞尾酒滋潤嘴唇,同時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無關緊要的話題。感覺不壞。

「哦……雲母妳是心理學系啊。感覺有點意思。」

「你有興趣嗎?」

「出乎妳意料嗎?」

「有一點。」

「哈哈。說是這麼說,但真的只是有興趣而已啦,沒有到想專攻的程度。雲母妳為什麼會選擇心理學系啊?」

「沒什麼大不了的理由喔,只是我有考上的就是心理學系而已。雖然這麼說很難為情。」

「哎,不過大多都是這樣吧?擁有明確的目標來選擇科系的人比較少吧。」

「記得葛城同學好像是經營系?」

「對。考慮到將來,選了個最保險的……嗯?妳怎麼會知道啊?」

「我聽阿久戶同學說的。」

「聽智也說的?」

出現了讓人意外的名字。不,也沒有到很意外嗎?

別看智也那樣,他還挺勤於社交的。縱然只是從同一間高中進入同一所大學就讀這種沒有多深的緣分,他跟對方建立友誼也沒什麼不可思議的。

「妳跟智也感情很好嗎?」

雖然我覺得不可能,姑且還是先問一下。

萬一她跟智也是那種關係,我就必須思考一下對待她的方式。我可不想跟那傢伙起爭執。雲母也不是我不惜那麼做也想追到手的對象。

「算好嗎?就是偶爾遇見時,會稍微聊一下而已。」

「這樣啊。」

她沒有特別捏造,很自然地編織出來的話語中,感受不到謊言和隱瞞。

但我也不是那種擅長看穿女人謊言的人,所以不曉得真相到底如何。

我進行了最起碼的確認──光是這樣就足夠了。我認為在意這些也沒用,放棄胡亂臆測。

我放下空掉的玻璃杯,思考起來。

琴通寧、琴蕾、馬丁尼──雖然還有點喝不過癮,但我已經把首次光顧一間店時,一定會點的雞尾酒都喝過一輪了。話雖如此,也不到要換間店的程度。

……今天就喝到這邊好了。

最後我點了一杯XYZ。

這段時光出乎意料地還不壞。我還挺享受的,也有打發到時間。

「欸克斯歪力?這酒的名字真奇怪呢。」

「這是『沒有比這更好的東西、至高無上』的意思。妳想想,沒有字母排在XYZ的後面對吧?」

「原來如此,是至高無上的雞尾酒啊。」

實際上有各種說法,但詳情根本無關緊要。

「妳要喝喝看嗎?」

「……說得也是呢。那就喝一點。」

我又點了一杯XYZ。送上來的是外觀也十分美麗的白濁雞尾酒。雲母暫時望著玻璃杯,然後喝了一口。我茫然地注視著她白皙纖細的喉嚨起伏的模樣。

「怎麼樣?」

「很好喝。」

XYZ的酸味與甜味十分均衡,容易入口,因此廣受大眾歡迎。

只不過必須留意的是這種酒跟順口的程度相反,酒精濃度偏高。因為大多會選它當那天的最後一杯酒來喝,所以必須考慮到喝的時候已有醉意。像我也是感覺到自己有一丁點醉。

我斜眼瞄了一下雲母,窺探她的模樣,只見她白皙的臉頰泛紅,嘴角微微放鬆,雙眼矇矓。

她的酒量似乎不是很好,肯定喝醉了吧。

輕輕呼氣的嘴唇莫名地妖豔,我不禁用雙眼追逐起來。雲母察覺到我這樣的視線了嗎?她濕潤熾熱的眼眸捕捉到我的身影。

──雖然我本來沒這個打算的。

今晚原本空白的行程補上了計畫。

我在雲母離席的時候結完帳,等她回來。

「不好意思,還讓你請客。」

「別放在心上。畢竟是我突然約妳的嘛。」

「……謝謝你。」

我們兩人一起走在霓虹燈閃爍著神祕光芒的夜晚街道上,牽起有時會搖搖晃晃的雲母的手。

「很危險喔,妳喝醉了吧。」

「我沒事喔。」

「哈,妳騙人。」

我握住她的手稍微使力,將雲母纖瘦的身體擁入懷中。

「霞……同學……?」

我們四目交接。我沒有回應她輕聲低喃的呼喚,就這樣輕輕奪走她的雙唇。

她並沒有推開我。

…………前往巴哈姆特 ACG 資料庫欣賞更多試閱內容




輕小說《人渣》相關資訊



書 名:《人渣

原 作:なきそ

作 者:五月 什一

插 畫:鮫島 ぬりえ

出 版 社:台灣角川

出版日期:2024 年 5 月 27 日

最新遊戲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