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2° / 28° )
氣象
2024-04-30 |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善用社會力量,不要一個人承擔照顧者壓力

善用社會力量,不要一個人承擔照顧者壓力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鍾方


說到台灣已是高齡社會,65歲老年人口已達14%的敍述,多半的年輕人由於沒有實際照顧年長老人的經驗,對於老人人口越來越多的現象並沒有特別感受,也不會覺得需要花時間好好研究與老人相關的議題,但是對於50、60歲以上的中壯年族群人來說就不同了,尤其是當身分從子女、孫子女變成照顧長輩(爸爸、媽媽、阿公、阿媽)的照顧者後,才發現台灣已經步入老化社會的真實面貌,而且感受相當強烈。


三明治族群照顧長者壓力


到了五、六十歲的年紀,就會被歸為三明治族群,這時候就會發現,夾在老小之間的身心壓力有多麼沉重,此時自己的身體開始走下坡,需要耗費精神調理,可是年紀尚小的兒女還要養育,而身體日漸式微、衰弱的老爸、老媽更需照顧,一層接著一層堆疊而離壓力常讓三明治族群喘不過氣來。


尤其是對於突然之間變成家裡的主要照顧者來說,苦不堪言到想逃都無處可逃,這天難得在一間咖啡廳巧遇兩位之前在同一間公司任職的老同事C與N,不過簡單問幾句「最近過得怎麼樣?」、「爸媽都還健康嗎?」就能聊出扛在他們倆身上揹著有如盔甲般的壓力,很想卸下來,但能卸嗎?


C是家中未婚的大哥,家中大小事都會找他張羅,原本還有弟弟、妹妹可以一起分擔照顧有慢性病在身的年邁爸媽任務,未料與他感情融洽的大弟及大妹,前幾年先後因病去世,剩下情分淡泊的小妹、二弟,不僅不願意分擔照顧責任,還經常回家與爸媽為了分財產爭執不休,讓她壓力備增。一年前C不慎跌了一跤,傷及右腳,連下樓梯都相當困難,小妹、二弟還是我行我素,C雖然很憤慨,還是得忍氣吞聲,自行想辦法照顧自己及爸媽的日常生活。





圖片取自:(示意圖123rf)

聽了C的抱怨,立即遞上安慰:「妳真的辛苦了!有請外勞照顧嗎?」C點頭說:「還好有外勞幫忙,這個外勞算是乖巧,我不良於行,都要靠她了!」


N結婚多年,育有一女,剛從大學畢業。她有家族糖尿病史,年輕時就開始服用糖尿病藥物控制血糖,她的父親兩年前慢性病走了,母親洗腎好些年,都是由結婚大姐、未婚二姐在照顧,大哥就是一個隱形人,吃玩搶頭香,其餘免談。三個月前,遵詢醫師的建議進行家庭健檢,檢查報告出爐,N有血栓問題,於是接受了裝血管支架手術,大哥、大姐、二姐證實是肺腺癌患者,哥是第四期,大姐、二姐是第二期,目前正在受各項癌症治療。


聽了N的敘述,心頭不免一陣酸澀:「一家都是病人,那妳媽媽誰照顧?」N一臉沉重,大姐有自己的家庭,只能抽空幫忙,生病的二姐還是主要照顧者,N裝支架後,身體體能明顯衰,不忍二姐太辛苦,也加入照顧行列,星期六回家住,接手照顧到星期日下午,讓二姐有喘息時間,好好休息一下。


向社會力量學習平衡照顧


當我們進入步入中年族群時,要有遲早有一天會是照顧長輩的照顧者,要如何減少心力交瘁,不讓沉重盔甲成為生活絆腳石,不妨尋求民間力量,學習如何成為一位照顧者,在「不放棄」與「不過度」之間取得平衡,像是中華民國照顧者協會愛長照照顧者聯盟 ,相信有了各種資源的挹注,會卸下不少心頭壓力。


[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