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9°
( 31° / 25° )
氣象
2024-04-12 | 優活健康網

約會前了解對方越少越好?專家揭「網路戀愛」盲點:大家都不懂自己

交友軟體是擴大朋友圈的工具,幫助我們找到共通點較多的對象,但有時候什麼都不知道比較好?心理諮商師蘿蕊.葛利布於《也許該試著丟掉妳的「完美男」清單》一書中,與行為經濟學、歷史、社會學、心理學等專家對話,並融合從媒人機構到離婚研究者們的内在觀點,指引女性提升在長期關係中,真正重要事物的標準,放下那些阻礙她們尋求連結的燃愛模式。以下為原書摘文:

少即是多的效應

老實說,我向來不擅長網路約會。我要不是根據單一標準刪掉一群人,不然就是嘗試抱持「開放心態」,結果雙方一開始通信聯絡,我就發現自己無法對這些男人心動。到最後,我繼續尋找那些我一直在找尋的特質,卻從未找到我想與他共度一生的人。我開始懷疑,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嗎?

在我打電話給艾文的幾週前,我先和麻省理工學院的行為經濟學家丹.艾瑞利聊過。他寫了一本書,名為《誰說人是理性的》。我把我的情況告訴他,他說他以前都聽說過,事實上,他已經研究過了。

「認為人都知道自己要什麼的想法其實是相當可笑的,」他直接開門見山。根據艾瑞利的說法,我們不僅對於當下想要什麼感到困惑,而且在面對諸如疾病、財務問題或孩子等各種生活處境時,也沒有考慮到我們的慾望會隨著時間改變。

他說,如果我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約會就會很困難,網路約會更是難上加難。畢竟,網路上的個人檔案讓妳尋找的東西看似客觀,但實際上人與人的連結卻是極度主觀的。正是這種客觀性的錯覺毀了我們。



「在見面之前,妳對潛在對象的瞭解越少越好,」艾瑞利說:「減少幻想的空間。網路約會的兩人碰面時,他們事先知道太多資訊,幾乎沒有進一步認識的空間,一旦看到對方的缺點,幻想會立即破滅。因此妳沒有給這個人一次機會,而是回家打開電腦,去找另一個在簡介上看起來不錯的人。」

我告訴艾瑞利,我在網路約會的時候,總想提前獲得大量的資訊,這樣才不會浪費我的時間。事實上,如果個人資料沒有提供足夠的資訊,我是不會回覆他們的。難道我錯了嗎?艾瑞利說,知道一個從未謀面的人太多資訊,反而讓人更難對他產生興趣。

他告訴我,在一項研究中,網路約會者獲得潛在伴侶的特徵描述,就像妳在約會網站上找到的個人資訊一樣。當上述參與者獲得較多的特徵描述時,他們會察覺到這個對象和自己不太像,如果收到較少特徵資訊,他們反而會覺得對方和自己比較合得來。妳知道的特徵越多,就是得到更多資訊來排除這個人。

這就是他所謂的「少即是多的效應」:如果在個人檔案中用比較含糊不清的說詞來形容自己,會更討人喜歡。

「如果妳寫『我喜歡音樂』,而我正在看妳的個人檔案,我會立刻假設妳喜歡的音樂類型是我喜歡的那種,」他說:「但如果妳告訴我妳喜歡的特定音樂類型,那我們的興趣可能不同,對我來說也就沒那麼具吸引力了。」



網路約會的特技雜耍人

讓網路約會變得困惑混亂的,不只是過多的資訊,而是過多的選擇。妳每天在郵件信箱不是都會收到5組新的「配對」嗎?即使沒一個感興趣,難道不還是給了妳希望,期待接下來的5組配對中可能出現那位真命天子?

我注意到,紅娘網站似乎鼓勵約會者盡可能多頭並進。只要妳發送電子郵件給潛在對象,「郵件已寄出」的確認視窗會自動跳出一條訊息,「看看其他類似檔案的會員」,然後展示更多妳可能感興趣的對象。在第一個人接收妳的郵件之前,妳已有新的人選可以考慮。

出現這種情況時,艾瑞利說,如果人選較少,我們就不會以這種方式騙人。在一項研究中,他和他的同事從某個網路約會網站獲取資料,並觀察他們所謂的「特技雜耍人」,這些同時與15人以上通信的網路約會者。

「這些特技雜耍人的郵件內容都寫得很差勁,」艾瑞利說:「如果你必須寫20封電子郵件,是能寫得多好?所以,他們的收件人可能對於這些郵件沒那麼感興趣,因為草率又沒什麼內容。」

但同時,他說,因為風險很低,很難勸人別這麼做。如果只需要一封電子郵件就能讓某人留下印象,那何不與這個人還有其他10個人同時通信呢?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可能被說太過挑剔,在認識對方以前就早早將他們淘汰出局,但在網路約會的世界中,我們可能又會撒下太大的網,而無法淘汰任何人。

「當這些特技雜耍人忙著應付太多對象時,」艾瑞利說:「他們沒有把注意力放在那個真正最適合的人身上。但因為他們不知道那個人是誰,所以繼續一心多用,結果什麼人都沒有找到。」

以上便是艾瑞利追蹤這些特技雜耍人的約會成果時所出現的情況。他觀察那些交換電話號碼或安排約會的人,發現沒有一心多用的人不僅寫了更長、更有想法的電子郵件,最後還進行了真正的約會。與此同時,特技雜耍人仍坐在家裡的電腦前,繼續與多個對象通信。

好,那麼人們見面之後會發生什麼呢?艾瑞利沒有追蹤這些特定對象,但他確實發現,更普遍的情況是,由於抱持過大的期待,這些會面並沒有按預期般進行。

「但他們從不吸取教訓,」艾瑞利解釋:「每一次,他們都不會停下來思考,『我下次會有更務實的期望』,反而每次都有過度誇張的期待!」

這是因為,儘管這些個人檔案再詳細,但從基本上是目錄的介紹,還是難以判斷這個人是什麼樣。或者如他所說:「就像是看著餐盒上面的原料成分,然後想像它的味道。」

而這還是假設原料成分是正確的情況。網路上個人檔案的部分問題在於,我們未必可以完全瞭解自己,或者未必能夠在問卷上好好描述自己。我記得幾年前在eHarmony網站上看我的性格評估,覺得說得根本不準。

是因為我在回答問題時缺乏洞察力?還是因為他們的評估無法測到我性格中細微的差別?我陷入一個非常後現代的困境:我不想和那種會根據測驗結果評估我是什麼樣的女人,才要和我約會的男人約會。

艾瑞利和他同事架設了一個不同類型的線上約會網站,來避免這些問題。網站不使用個人檔案,而是用紅色正方形或綠色三角形來代表每個人,讓他們在一個虛擬空間裡移動。如果離某個人靠得比較近,你們可以開始交談,可以一起漫步畫廊,聊聊這個展覽。你們得去瞭解彼此的個性。簡單來說,就是在虛擬世界裡進行一場虛擬約會,在對彼此一無所知的情況下。

然後,艾瑞利說,這些人都必須參加現實生活中的速配活動。在這個活動裡,有些人來自艾瑞利的網站,有些人則不是。約會結束後,每位參加者都會被問到想和誰進行二次約會。結果如何?「如果是透過我們網站認識的,他們想進行第二次約會的可能性會增加一倍,」艾瑞利說。

「身高多少、頭髮什麼顏色⋯⋯這些並不重要,即使很多人重視,」他解釋:「我認為約會的問題在於,我們不知道什麼對我們來說才是重要的。」


歡迎加入《優活健康網》line好友,更多醫療新知搶先看!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