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7° / 26° )
氣象
2024-04-21 | 優活健康網

親人相繼過世,想整理老家卻觸景傷情?收納達人教「3方法」整理遺物

台灣知名收納教主廖心筠,從事到府收納至今,成功幫助台灣幾千個家庭克服囤積,並改善家庭關係;透過持續推廣斷捨離與收納整理的正確觀念,幫助大家揮別被物品綁架的人生,打造符合自己的理想生活。廖心筠於《姐,整理的是人生》一書中,透過每則收納的深刻故事,帶領讀者看見「再難的卡關都可以改變」的生命出路。以下為原書摘文:

守護三代的老屋,如今成了傷心地

有意義的東西、有情感連結的物品才是遺物的核心,不然遺物充其量都只是亡者使用過或擁有過的東西而已。會認識小芸,是因為她上了廖哥補習班。她說:「整理自己的東西我還可以,但每次整理父母的遺物就會卡住。」

線上諮詢時,我透過鏡頭看到她位於高雄老家的房間,她說每次回來都想好好整理,但總是一下子就放棄,「感覺空間的能量很沉重,身體不太舒服。本來想留下來過夜,卻總是待不到兩小時又改變主意回屏東了。」

小芸的老家是中油的老宿舍,從阿公時代就搬進來,小小的平房撐起整個家族,伯父、姑姑、爸媽都在這裡生活過。閉上眼彷彿就能看見他們曾經的生活軌跡,一家人坐在這裡吃蛋糕慶生、三代同堂圍著餐桌吃年夜飯,老屋見證了一代接一代的歷史。

3年前,爸媽和親人相繼過世後,接連辦喪事讓她心力交瘁,等到平靜下來後,再次回到家裡,迎接她的只剩下大量的遺物。這些家族物品變成最沉重的負擔,像塊大石頭壓在她身上,一不留神就會陷入憂鬱沮喪的深淵,因此她就把這裡封印成了傷心地。

從那時候起,她成了無法停泊的過客。小芸同父異母的大姐嫁去國外,妹妹也結婚生子,爸爸媽媽最後選擇分居,妹妹跟著媽媽、她跟著爸爸生活,雖然沒有住一起,還是會互相探訪。
其實小芸的個性很活潑,也很幽默,也許是這個家的能量太沉重,她在整理時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不行了!」



有情感連結的,才是值得留下的遺物

根據我的分析,小芸老家的空間動線需要調整。因為房間一進門就會看到大衣櫥和鐵櫃,讓空間顯得擁擠,我建議她把格格不入的鐵櫃送人,但她說:「我分不清楚到底哪些是遺物,因為對我來說,連家具都是遺物 ,我實在無法抉擇!」

我告訴她,「鐵櫃是從媽媽家搬來的沒錯,但鐵櫃和媽媽沒有直接的關係,它不是媽媽每天都很珍惜的櫃子,沒有絕對的情感連結,真正的情感連結應該是某一種印象深刻的東西。」

例如一張老藤椅,也許她總是坐在那裡等你回家;或是她煮飯常穿的那件圍裙,因為煮飯、照顧家人是她的生活重心。「對你來說,有意義的東西才是遺物的核心。只要留下真正讓你有『情感連結』的物品就好,不然遺物充其量都只是亡者使用過或擁有過的東西而已。」



徹底分出界線,為觸景傷情設下停損點

小芸在家排行老二,她不像姊姊在國外生活,也不像妹妹一樣自由自在。她總是乖乖的,像隱身的中間地帶,不知不覺,自己和他人的界線越來越模糊,而她只能不斷退後,把自己越活越邊緣,但她也只是默默忍耐下來,直到自己受不了為止。

我看得出來,她一直以來渴望和家人保持親密,卻也希望有自己的空間。所以每次打開抽屜和衣櫥,面對父母的遺物和自己的物品混在一起,對她來說真的很崩潰,總有一股無力感。因此,我認為最適合小芸的分類方法,應該是把父母的遺物和她的個人物品「徹底分出界線」!

於是,我們幫她把衣櫥分為左、右兩櫃。靠內側的瘦長衣櫃,全部放爸媽有紀念性的衣服,讓它們像室友一樣繼續陪伴;另一側的衣櫃則是小芸自己的衣服。這樣她就不用擔心打開衣櫥時,突然看見爸媽的衣服會觸物傷情;而想好好懷念他們時,一樣能聞到熟悉的味道。

小芸之前說,整理遺物時常覺得家裡的能量很不舒服。其實是因為把這些老東西翻出來的同時,也會伴隨著停滯氣,是這些停滯氣讓人覺得不舒服。所以當我們把東西搬出來,請她把窗戶打開,把電風扇放在房子中間,讓吹散的停滯氣流動出去,之後空間的能量就好多了。



掌握3大分類,照片斷捨離不卡關

小芸的爸爸是報社記者,非常熱愛攝影,簡直是櫻桃小丸子裡小玉爸爸的翻版。他拍過無數張照片,都被一疊疊塞進鐵櫃,光是看到那密密麻麻的數量就會感受到壓迫感。

於是我們先把照片下架、撤掉鐵櫃,把所有的相簿集中到客廳的木櫃,像陳列書籍般排列整齊,也把爸爸的相機展示出來。這麼一來,相簿和相機在櫃子裡看起來舒服又溫柔,就好像專屬爸爸的博物館,像是告訴大家:「我是這個家的爸爸,我的一生用這些相機記錄了大家的點點滴滴。」

接著,我拿出一整箱將近千張的照片,教小芸怎麼分類。3年前,其實她已經試圖整理過,但實在太痛苦了,沒多久就直接放棄。其實,整理照片只要掌握3大分類:

  • 第一類是三姊妹的照片,根據照片上的主角是誰,就放到誰的袋子裡,如果是三姊妹的合照,就自己決定由誰保留。整理之後,屬於大姊的照片寄到國外給她,小芸和妹妹的就各自帶走。
  • 第二類是爸媽的照片,拍壞的、曝光過度的、模糊的先剔除,不知道是哪裡的風景照,或和自己無關的,例如爸爸的同事、媽媽的朋友等等,這些也直接捨棄。
  • 最後一類是家族的其他合照,先分成爸爸的家族成員或媽媽的家族成員,各自整理好就送回去給他們自己處理就好。


照片只是紀錄,真正的回憶在心裡

我坐在旁邊一起整理,和她們聊聊照片裡的有趣光景,也順便盯著她們加速斷捨離。因為整理照片時,很容易不小心就掉入回憶的時空,這時候我就會提醒,「我們現在是工廠作業員,要抽離情緒才能專心工作,現在要做的就是分類!」

過程中,我發現她們對這些照片有著複雜的情緒,一方面感謝爸爸拍了這麼多照片,詳細記錄每一個瞬間;一方面又氣爸爸留下這麼多東西,讓她們快被回憶壓垮。對媽媽也是,一方面覺得媽媽無論什麼東西都會非常詳細地記錄下來,人生大多數的時間幾乎花費在記錄上,真的無奈又好笑;但翻到某些照片的背面,看到媽媽手寫的痕跡,馬上就能釐清照片中的時空與人事物,又會很感謝她的細心。

最後她們丟掉好幾百張照片,留下的都分成一袋袋並寫上名字,我相信之後她們可以用更快的速度,自己把剩下的照片都整理好。我也告訴她們:「永遠要記得,這些照片是你們回憶的紀錄,它只是一個紀錄,弄丟了也沒關係,因為回憶已經長存在你們心裡。」

小芸說,之前自己整理得很累,感覺都被壓垮了,「那時候的整理是很粗暴的丟掉,但事後我很後悔、很害怕,擔心重要的東西從此回不來。」

我告訴她:「被丟掉的那些東西已經過去了,你可以放下。現在剩下的這些東西反而是你的功課,你可以慢慢地思考你想留下什麼。換個角度,也許是爸媽用生命在教你,不要像他們一樣留下這麼多東西。」

這個宿舍養活你們一大家子,是你的根,現在傳到你們的手上,換你和妹妹要為這個家盡一份力。整理遺物不是原封不動地保留,也不是全部丟掉,「身為主角的你要展開新的故事,才能讓能量流動、才能讓這個家像家,讓爸媽的故事延續下去。」

小芸問我:「那他們還會存在嗎?」我說,就算他們存在,你也看不到、感覺不到,我想他們一定往更好的地方去了。「遺物,最終只是物品。而你和妹妹是他們的結晶,你們才是他們在這個世上最珍貴的存在,你們要連著他們的生命一起更好地走下去,用新的模式延續他們的愛。」


歡迎加入《優活健康網》line好友,更多醫療新知搶先看!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