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4° / 31° )
氣象
2024-05-02 | 優活健康網

安慰別人「這沒什麼好丟臉」超NG!心理師教「神回覆」說1字就夠

當身邊的人陷入困境,飽受壓力、恐懼、焦慮、羞愧之苦⋯⋯身為陪伴者,我們可以採取什麼行動來讓對方好過一點呢?丹麥諮商心理師伊麗絲.桑德於《我想陪你好好聊傷》一書中,提供許多實用的心理學技巧和建議,任何對心理學感興趣的人,都能從書中簡單易懂的範例,找到適合的方法來幫助他人。以下為原書摘文:

留意對方的羞愧感

羞愧的本意與「掩飾」有關,意即避免某些事物被看見。像是如果你所協助的人試圖移開視線,很可能是因為他們感到羞愧。羞愧感會造成極大的痛苦,別人的反應對他們來說很重要。因此你得降低你的積極性,謹慎以對。

如果我想幫忙的人垂下視線,蜷縮在椅子上,或是避開我的提問,我第一時間會連結到羞愧感的出現。他也許還有勇氣告訴我,有些事他說不出口。若他沒有這樣表達,我會推他一把,像是對他說:「你似乎正因為某些難以說出口的話而掙扎,不曉得我的感覺是不是對的?」

一旦有羞愧感出現的跡象,我就會盡量放慢腳步。我很清楚要講出連自己都覺得丟臉的事,需要多大的勇氣。他若坦承確實有事難以啟齒,我會肯定他為自己起了個頭的勇氣,然後鼓勵他依著自己想要的步調慢慢來。他也許需要花1年時間做好說出那些事的心理準備,也很可能得再年長十歲才有辦法蓄積足夠的勇氣。

與此同時,我會讓他們知道我明白抱著羞愧度日有多麼痛苦,以及哪天他們準備好要說了,這些感覺都是能被接納與處理的。我或許會這麼說:「要去談這些事,似乎會讓你很痛苦,所以我能理解你的猶豫。你還沒有很確定是否要講出來,這沒關係,只要記得當你決定與別人分享這些事情時,一切都會感覺好過很多。」

羞愧感從何而來 羞愧感之所以成為痛處,是因為它無法被看見與承認,也可能是來自於未能被好好對待。若說罪惡感與我們所做的事有關,羞愧感則與我們「這個人」有關。



像是可能出現一些自己認為不會被接受的感覺,如嫉妒、憤怒,或在不合宜的情境下出現正向情緒;又或者是做出自己認為對一般人來說極不恰當的行為,如吃得太多、大吼大叫、在會議中早退等等。

不見得要是什麼很糟的事才會引起羞愧感,一份從未展現或未能得到回應的愛,也會令人感到羞愧。所以不盡然要是多麼極端的事,畢竟一件令某些人覺得丟臉到家的事,在其他人眼中可能根本沒什麼。

像是,你有可能因為臉紅而覺得丟臉,又或是減肥失敗、放了個無聲屁、有體臭,甚至是開了一台沒有天窗的車子,這些都有可能是羞愧的來源。 慢慢碰觸強烈的羞愧感 有些人會覺得自己的祕密實在太見不得人,實在太難開口說出來。底下是兩個關於強烈羞愧感的例子:

【案例一】
海茵瘋狂地愛上她的主管,藏著這份愛意好幾個月後,她寄了封電子郵件向對方告白,結果收到一個簡短而明確的拒絕。那之後,她在公司變得低調不已。她沒有向任何人說起這件事,只想當成什麼都沒發生過。但當這一切突然浮上心頭時,隨之而來的強烈羞愧令她恨不得自己從地球上消失。

【案例二】
每當詹斯需要參與社交場合時,他總會帶上一個酒壺,大喝一口後,才能自在地上場大展身手。這是他從年輕時就有的習慣,卻一直是個不為人知的祕密,就連與他結縭12年的妻子也完全不曉得這件事,只因他覺得依靠酒精才能與人交際是件很丟臉的事,所以無法告訴任何人。



消除羞愧感慢慢來

想試著觸碰羞愧感時,千萬不能操之過急。如果那些情緒很強烈,最好慢慢來。建議用以下方式來一步步推進:

  • 寫信給已過世的祖母,或能令他感到舒服且深愛的其他離世者講述此事。
  • 與一些他不怕失去的人分享,像是心理師、醫師、點頭之交,或是在網路上找可匿名談話的諮詢者。
  • 寫信給一個重要他人,但不用真的寄出。以話說從前的方式對親近的人分享一小部分的內容,例如配偶。以詹斯為例,或許可以說:「在我18歲時,每次要參加任何社交聚會,我都會先喝一口酒再上場。」他也可能鼓起勇氣再多加上一句:「從那之後,我一直都會這麼做。」

要能做到最後這個部分,有可能得花上好幾個月。上述作法不見得要照順序來,你所幫助的人也許會想直接從最後一部分開始,或是只做其中一部分。 羞愧感會因分享而消散 透過先前的案例分享,我們看到羞愧可能會發展為極其強烈的情緒,當它以比較輕度的形式展現時,就是我們很常會表示的「覺得丟臉」。

無論是輕度或中度的羞愧感,都需要循序漸進的處理。無論面對的羞愧感程度強弱,處理方式皆大同小異。藉由分享,羞愧的感覺能被看見與接納,從而獲得療癒。對懷抱羞愧感的人而言,確定聆聽者有能力面對那些羞愧的來源,且不會因為知道一切就離他而去或評價他,而能繼續維持關係,是很重要的。



只要說「嗯」並保持連結就好

此外,當對方決定吐露他的羞愧感時,我們最好先當個相對被動的協助者,因為在這種時刻,彼此的連結感很重要,別讓太多話語或積極處理破壞那些連結感。太過積極的協助者往往會在第一時間脫口說出:「這沒什麼好丟臉的。」雖然這句話立意良善,但聽在已經覺得羞愧的人耳裡,很容易對自己感覺更糟。 最好的作法是讓對方知道你有聽到他所說的事,然後保持彼此的連結。

蘇菲:「我覺得自己沒有工作,是很丟臉的事。」
協助者:「嗯嗯。」
或是: 詹斯:「隨身帶著酒壺的我真是可恥。」 協助者:「嗯嗯。」

先不要急著馬上說些什麼,短暫的沉默是有意義的,如果對方願意抬頭看著你,讓他藉由你的凝視來感覺他自己。若他還沒準備好,請給他一些時間,然後再同理地回應:「這麼多年來,一直藏著這個祕密,一定很孤單吧!」或是讓他知道他不是唯一一個感到羞愧的人:「我了解這種感覺,我也有讓我感到丟臉的事。」

一切看似簡單,只要說「嗯」並保持連結就好,實則不然。身為一個協助者,你得要能容納自己的感覺,同時接住一個正在經歷痛苦的人。 愈了解自己、愈勇於面對自己的羞愧,就愈能貼近一個正在經歷這一切並首次分享這些痛苦的人。

我們不見得總是能把羞愧的感受講出來,但你可能會看到對方侷促不安地坐著,慌張地反覆解釋,即使父母讓他穿著發臭的衣服去上學,他們也已經盡力照顧他了。若你覺察到苦不堪言的羞愧,請務必保持同理心與接納的態度,如此一來,他就有機會慢慢建立自我價值感,直到他強大到足以應付與討論那些羞愧。


歡迎加入《優活健康網》line好友,更多醫療新知搶先看!

最新健康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