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2° / 28° )
氣象
2024-07-01 | 中央社

美國民眾對拜登川普都搖頭 感嘆沒有好選擇

美國總統大選4個多月後投票,將代表民主黨的總統拜登、共和黨的川普近日辯論表現令人搖頭。有選民說,2人都沒資格領導美國,感嘆沒有好的選擇,只能投「比較不差」、「稍微好一點」的一方,防止另一方當選。

共和黨7月中將召開全代會,提名78歲的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再度參選。81歲的拜登(Joe Biden)上週辯論時幾度思緒斷線、語意不清,雖然他隔天出現在造勢場時判若兩人,民主黨內憂心他無法勝任,出現呼籲退場的聲浪。選民則普遍認為:兩人年紀都太大了。

近年受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供應鏈瓶頸、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等因素影響,美國物價飆升,通膨是多數人最關切的議題,加上地緣政治不確定性高,近日受訪的選民都說,這場選舉非常重要。儘管拜登、川普差異性大,這票要投給誰,許多人心裡都一番掙扎。

首投族建議 參選總統應設年齡上限

兩人的年紀是受訪民眾普遍提到的問題。首投族史萬森(Isabella Swanson)說,川普參選讓她緊張,「更不用說他有可能當選」。她有朋友說,到時候可能會考慮移民。她傾向支持民主黨,但也擔心拜登年歲高。

史萬森說,法律應限制超過一定年紀就不能參選,「開車、唸書都有年紀限制,治理國家也應該有」。她今年將念大學,學貸是她最擔心的議題,她很肯定拜登的學貸減免計畫,但仍認為人到一定歲數的認知能力會降低;儘管拜登適合當總統,「他的身體狀況也不應再連任」。

來自佛羅里達州的肯尼亞(Kenya Newell)說,非裔、拉丁美洲裔社群對拜登的支持度降低,除了不滿他未能解決壓垮生活的高通膨,主要也是他年紀太大,「當你已經70、80歲,仍嘗試要代表20、30、40多歲的勞動階級,你必須要能量、有活力」,這真的是選民在意的問題。

亞力山德洛斯(Stelios Alexandris)說,拜登處理巴勒斯坦、以色列在加薩走廊衝突的立場明顯偏頗,這是他被很多學生抗議的原因,「我也認為他沒有治理國家的道德威信」,但主要仍是他年紀太大,不適合再任4年,應交給更有智慧、更有活力、較年輕者,而非固守過去。

選民謝瑞爾(Margaret Scharre)說,她已經決定投給拜登。年紀的確是問題,但川普也一樣老。拜登在辯論的表現不會影響她的決定,她對拜登組成的政府團隊有信心。

拜登川普差異大 選民各有所好

謝瑞爾說,外交政策是她支持拜登的主因。拜登獲得許多國家的尊敬,能讓美國與歐盟、北約(NATO)維持良好關係。她也支持拜登協助烏克蘭對抗俄羅斯的立場,「這將能避免俄羅斯再入侵其他東歐國家」。

她說,川普完全是瘋狂和不負責任的,不尊重美國憲法、政府治理規則,是法西斯主義者,他當選的後果可怕。

就讀大學的克魯爾(Kade Kruer)說,他決定投給川普,主要是因為通膨、邊境政策兩大議題。拜登上任後,物價越來越高,以「驚人的速度」飛漲。

對於移民問題,克魯爾說,他支持移民,但拜登的邊界管制措施很有問題。近期有來自中亞土庫曼的「伊斯蘭國」(ISIS)恐怖分子在芝加哥、洛杉磯、紐約等地被逮捕。他相信,他們都是從美國南部邊界合法入境的移民,他們也通過邊界警察的身分調查,「這是不該發生的事」。他相信川普會任用合適的人,強化邊界管理。

克魯爾說,他不認為川普是好的候選人,但在只有拜登、川普兩個選擇之下,「我必須選擇川普」,如果共和、民主黨能提出更好的人選,「我可能會改變主意」。

雙重黑粉還是會投票 兩害相權取其輕

和克魯爾一樣,許多受訪者都是美媒形容的「雙重黑粉」(double hater),不想投拜登,也不想投川普。但他們說,仍會投票,沒得選之下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

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克里斯(Chris Newell)說,生活用品的價格比疫情前上漲50%至100%、汽油價格、房價持續攀升,這是民眾最關心的。企業貪婪(Corporate Greed)是推漲通膨的主要原因之一,「現在物價非常昂貴,薪資沒有跟上通膨的速度」。不論是川普或拜登都沒有提出解決方案,無法幫助中產階級或經濟更差的民眾。

克里斯說,川普任內提名3位保守派大法官,推翻憲法保障墮胎權的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去年共和黨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提出「2025計畫」(Project 2025),川普很認同,「這讓我感到害怕」。

克里斯說,川普上任後可能依「裙帶關係」(cronyism)任命官員。他涉及多起官司,當選恐會對調查、追訴他違法行為的人展開報復。拜登年紀大,也做不好,但拜登對勞動階級的政策至少比川普「稍微好一點」,川普只會給富人減稅,「我現在真的就像被夾在大石頭與硬地間,難以選擇」。就算民主黨沒換人,「我還是會投給拜登」。

克里斯的妻子肯尼亞說,她是非裔女性,雖然已經是第3代,仍常常被美國社會視為外來者(outsider)。川普嚴重歧視移民,「我沒有選擇,只能投拜登」,至少拜登沒有明顯的種族主義、性別歧視和厭女情緒,「川普倡導這些言論,他的粉絲、支持者也跟進,強化這些立場」。

肯尼亞說,疫情嚴重打擊勞動階級的經濟能力,很多人還未能恢復到疫情前的生活,而托兒、教育的費用「高得驚人」,多數人的薪水幾乎都要用來支付相關費用,「還能怎麼生活?」這是選民對拜登最大的不滿。

她說,就政策面來看,拜登、川普「都不是好的選擇」,「考慮到我和我家人的安全,我會支持拜登」。川普近期明顯要討好非裔、拉美裔、女性社群,許多人看穿他的用意,但也有許多人被他的宣傳迷惑。

亞力山德洛斯說,不論誰贏都是令人失望的結局(lost case),如果要選一個「比較不差」的,他會投拜登,川普當選對美國是「很危險的」。有許多例子證明他「只顧自己」,他抨擊、怪罪民眾,沒有道德底線,「每個人都期望總統首先具備品格,這是理所當然的,而他並沒有」。

亞力山德洛斯說,兩人「都沒有資格領導這個國家」。他希望有比較年輕的候選人,兩人的年紀缺乏兌現承諾所需要的遠見與體力,無法讓國家、民眾實現夢想和抱負。

拜登角逐連任面臨非白人選票流失的危機,民調分析認為,經濟、加薩衝突是主要原因。來自芝加哥的特倫斯(Terrance Henigan)說,他2020年投拜登,主要是因為身邊朋友跟家人一直都支持民主黨。但今年選舉,他有不同想法,會以誰關心民眾生活為考量,而非黨派。

特倫斯的妻子伊莉莎白(Elizabeth Henigan)說,工作機會不足、大城市的犯罪率高、通膨未能緩解都是很急迫的問題。拜登有比較清楚的願景,但他這4年內沒有什麼進展,他做了很多承諾,卻沒有兌現。

最新國際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