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6°
( 37° / 33° )
氣象
2022-01-16 | PChome書店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I)

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I)小書痴的下剋上:為了成為圖書管理員不擇手段!第五部‧女神的化身(I)
作者:香月美夜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22-01-10 00:00:00

<內容簡介>

「 小書痴的下剋上 」最終章──
第五部揭開序幕!

隨書附贈:「白色廣場與閃閃發亮的奉獻舞」雙面拉頁海報!
特別收錄:番外篇〈現實與書裡的世界〉、〈自己的職責與知識守護者〉+〈輕鬆悠閒的家族日常〉四格漫畫!

斐迪南離開艾倫菲斯特後,這年冬天的氣氛十分沉重。升上三年級的羅潔梅茵為了擺脫失落的情緒,讓自己忙得暈頭轉向。
在宿舍裡,她忙著說服舊薇羅妮卡派的學生;在貴族院內,她則即將要開始領主候補生課程的第一堂課。她還參加了文官課程的考試,並結識了新的上級圖書館員。
在一切逐漸恢復「正常」之際,羅潔梅茵甚至取得了大量神祇的加護,讓她的失控更是一發不可收拾,想讓大家都感染她的愛書病毒……

<作者簡介>

香月美夜
以《小書痴的下剋上》出道。
前陣子與《魔法帽的工作室》作者白濱鷗老師對談。
對談之中可以看出彼此在創作上的共通點,以及小說與漫畫的差異,
真的非常開心。

繪者:椎名優
故事進入了新篇章。
羅潔梅茵就算升上三年級,
還是與「安穩」兩字絕緣(這是稱讚)。

譯者︰許金玉
東海大學日文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不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會渾身不對勁。譯有《小書痴的下剋上》系列、《旅貓日記》、《星星糖》、《吸淚鬼》、《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等作品。

●「小書痴的下剋上」中文官網:www.crown.com.tw/booklove
●「小書痴的下剋上」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booklove.crown

★內文試閱:

序章

受洗完後,錫爾布蘭德的首次亮相在春季尾聲的領主會議時舉行。一般貴族都是在冬季的社交界上亮相,但王族的首次亮相是在貴族院的大禮堂內舉行,所有領地的領主夫婦及其近侍們都會出席。站在眾人面前,說完努力背下的長長致詞以後,就要向諸神獻上音樂。
「錫爾布蘭德,向神奉獻音樂吧。」
「是,父王。」
等到飛蘇平琴的演奏也順利結束,錫爾布蘭德這才輕輕呼了口氣,不再那麼緊張。雖然早就聽說這是貴族孩子都要經歷的事情,但要在這麼多人帶有打量意味的目光注視下演奏,緊張程度還是超出他的預期。
「接下來,要向各位宣布一項重要消息。」
錫爾布蘭德剛放鬆下來,身為他父親的國王便宣布了他的婚約。對象是從來不曾見過,也不曾聽說過的亞倫斯伯罕領主候補生萊蒂希雅。儘管母親已經預先向他告知過這件事,但他還是得拚命抹除自己真正的情緒,才能從頭到尾面帶笑容,對著驚訝得張大雙眼的領主們點頭。
……因為一旦成為奧伯的配偶,代表我將不再是王族。
錫爾布蘭德很早就知道,自己長大後只能為人臣子。可是,他一直以為自己會留在中央以王族的身分迎娶妻子,像異母王兄亞納索塔瓊斯那樣貢獻一己之力。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將來竟然要入贅至陌生的土地,成為奧伯的夫婿。
成年以後,自己將不再是王族,還要待在全然陌生的環境展開新生活,那幅畫面他實在難以想像。也因為無法想像,更覺得恐怖且毛骨悚然。
「恭喜您訂下婚約,這下子亞倫斯伯罕往後也就平穩安泰了吧。」
「竟然在首次亮相的同時訂下婚約,真是教人吃驚。恭喜您。」
許多人異口同聲向他道賀,錫爾布蘭德卻一點也不明白這有哪裡值得恭喜。但身邊的人都囑咐過他,今天這個場合絕對要自始至終保持笑容,所以他把不滿壓回心底,只是帶著笑容接受大家的祝福。
……我也想自己挑選將來的結婚對象。
近來,隨著獻給光之女神的歌曲,亞納索塔瓊斯當初熱烈追求艾格蘭緹娜的故事也在中央廣為流傳。每當看到兩人和睦情深的模樣,每當聽到王族的專屬樂師們吟唱兩人的愛情故事,錫爾布蘭德就十分嚮往能與喜歡的人結為連理。
聽著以兩人故事為靈感所創作的各種新曲,錫爾布蘭德的母親也會告訴他,她當年是如何採取行動才與意中人結婚,說得既生動又有趣。聽著聽著,錫爾布蘭德總是不由自主心想,真希望自己共度一生的對象不是由父王單方面決定,如果他多少也有選擇的餘地就好了。
……如果我能選擇的話……
想到這裡,錫爾布蘭德腦海中浮現了飄逸的夜空色髮絲、為了追逐文字而低垂的長長睫毛,以及緩緩翻動書頁的白皙指尖。他想到的人,正是圖書館魔導具休華茲與懷斯的主人羅潔梅茵。她極其愛書,同時也是艾倫菲斯特的領主候補生。但是,她已經有韋菲利特這名未婚夫了。
……由雙親指定未婚夫的羅潔梅茵,肯定和我是一樣的心情吧。
但錫爾布蘭德也知道,自己不能違抗國王訂下的婚約。至今接受的教育也都告訴他不可違抗。即便如此,他的心情還是無法克制地越來越沉重。
他帶著笑臉回到自己的房間,脫下出席社交場合用的豪華正裝,換上平日的便服後,整個人自然而然放鬆下來。同時笑容也跟著消失,換成不滿顯現在臉上。
「錫爾布蘭德王子,您看來十分消沉呢。但是,這畢竟是國王的命令。」
這種事他再清楚不過了,但此刻一點也不想聽。錫爾布蘭德的雙眼流露出強烈不滿,瞪向自己的首席侍從阿度爾。阿度爾一直提醒自己要表現得像個王族,但他都已經面帶笑容回應大家的祝福了,現在讓他鬆懈一下又有什麼關係。
「阿度爾,我要在秘密房間裡待一陣子。」
「遵命。用晚膳時我再通知您。」

之後過了數天,錫爾布蘭德收到中央騎士團長勞布隆托的會面邀請函。邀請函上寫著他要替國王傳話,因此不太想見任何人的錫爾布蘭德也無法拒絕。
「錫爾布蘭德王子,恭喜您訂下婚約。」
「勞布隆托,謝謝你。」
「……看您的表情,似乎並不怎麼感到高興哪。」
勞布隆托露出苦笑後,微微扯動了頰上的傷疤。由於從小就認識勞布隆托,再加上待在自己房裡的關係,讓他忍不住把情緒顯露在臉上了吧。錫爾布蘭德挺直背部,板起臉孔。看著努力表現出王族風範的他,勞布隆托面帶微笑,遞來一個小盒子。
「那麼,還請心情不佳的王子殿下笑納。相信能稍微消除您的煩悶吧。」
勞布隆托帶來的玩具大多非常有趣,有的是一打開就會有東西飛出來,有的是要按照正確順序才能打開。錫爾布蘭德立即綻開笑容,回頭看向在身後待命的阿度爾。身為侍從的他接過勞布隆托遞來的盒子,確認沒有危險後,再交給錫爾布蘭德。
「多謝騎士團長。」
「哪裡,我捨不得看到王子殿下悶悶不樂的樣子。」
勞布隆托看著錫爾布蘭德笑道,阿度爾也點點頭表示同意。
「那麼,王子殿下。我可以進入正題了嗎?」
勞布隆托筆直站好,開始傳達國王的口信。內容是要錫爾布蘭德向羅潔梅茵問出有關古得里斯海得的消息。由於艾倫菲斯特的斐迪南曾出現在貴族院的圖書館,他與羅潔梅茵又在尋找從前圖書館員的資料,國王似乎是根據這些事情,認為圖書館裡必然藏有什麼秘密。
「羅潔梅茵大人是侵占了王族魔導具的領主候補生,而她背後的主使者正是斐迪南大人。」
「勞布隆托,羅潔梅茵只是偶然成為魔導具的管理人,她是基於好心在提供魔力給休華茲他們喔。」
羅潔梅茵很喜歡書,覺得能夠待在圖書館是最幸福的事情,休華茲與懷斯也非常喜歡她。她還說了,圖書館裡的這兩個魔導具若是無法動彈,會讓圖書館員索蘭芝十分困擾,大家在使用上也會產生不便,所以她才幫忙供給魔力。
「……沒有人會僅是基於好心便提供魔力。縱然羅潔梅茵大人是出於善意,但她身後的人卻未必,這種事早就不足為怪。總之有必要提防斐迪南大人。」
錫爾布蘭德可以理解地點點頭。因為他雖然能夠主張羅潔梅茵是出於好意,卻不曉得她身後的人是什麼想法。小孩子的思慮都還不夠周全,所以容易被人利用。正因如此,王族與領主候補生才總有近侍隨侍在側。
「這次也因為有亞倫斯伯罕的要求,成功地讓斐迪南大人離開了艾倫菲斯特。羅潔梅茵大人是否真的心存好意,再過不久便能見分曉吧。」
「這樣啊,那就好。」
錫爾布蘭德完全不懷疑羅潔梅茵的善意。因為他知道,她眼裡就只看得到書本而已。在圖書館的時候,那雙金色眼眸總是只看著書,一直在追逐文字。她連頭也不會抬一下,甚至沒注意到身為王族的他也在現場。一旦有可能在幕後操控著她的人離開了,羅潔梅茵就不會再受到懷疑了吧。
「今年預計指派一名上級貴族前往圖書館擔任館員。倘若羅潔梅茵大人願意爽快地將管理者的權利讓給那名館員,便能洗清她的嫌疑吧。畢竟她若真是好心的協助者,應該不會執著於管理者這個位置。」
「希望被派去的是女性上級貴族呢……」
錫爾布蘭德當初之所以成為協助者,有部分就是因為他不想被稱為「公主殿下」。要是有男性奉國王之命前往後,不得不接受「公主殿下」這個稱呼,實在令人有些同情。聽見他的低語,勞布隆托詫異地眨眨眼睛。
「在亞納索塔瓊斯王子的強烈要求下,已預計指派女性前往,但錫爾布蘭德王子也希望新館員是名女性嗎?」
「如果是男性的話,我只是很同情他到時會被休華茲他們稱作『公主殿下』……」
錫爾布蘭德歪了歪頭,倒是不明白為什麼亞納索塔瓊斯會希望新的圖書館員是名女性。勞布隆托壓低音量,好似在說悄悄話般。
「他只是希望艾格蘭緹娜大人身邊盡量都是女性。不瞞您說,艾格蘭緹娜大人將以領主候補生課程講師的身分被派往貴族院,一同向羅潔梅茵大人蒐集情報。錫爾布蘭德王子,您與羅潔梅茵大人也有深交吧?請您向她打探消息,了解王族與圖書館的關係,以及打不開的書庫。」
「但羅潔梅茵之前就是不知道更多消息,才會向我提問喔?而且學生們一旦開始社交活動,我就沒辦法在貴族院內走動了,應該沒有多少時間能與她接觸。」
羅潔梅茵今年就升上三年級了,也要開始上專業課程。不久前阿度爾才提醒他,去年的情況不可能到了今年仍然一樣,他還為此垂頭喪氣。
「有些事情也許她去年還不曉得,今年卻曉得了。況且,錫爾布蘭德王子如今已經訂下婚約,能在外活動的時間與範圍也較以往增加。」
他說因為將來已經確定了,如今錫爾布蘭德要在貴族院內多加走動也沒關係。聽到是這樣的原因,就算能夠自由活動的時間與範圍都較以往增加,他也高興不起來。
……都變成這樣了才說我有更多的時間能與羅潔梅茵相處,根本沒有意義嘛。
錫爾布蘭德失望得直想嘆氣,但他強忍下來。勞布隆托定睛注視這樣的他,再次遞來一個魔導具。
「錫爾布蘭德王子,這個魔導具請您在進入秘密房間後獨自傾聽。聽說內容事關王族的機密,而且僅會播放一次,一旦蓋上蓋子就無法再聽了。還請您仔細聆聽,以免錯過重要消息。」
「這也是父王給我的嗎?」
勞布隆托微微一笑,放下魔導具後便告退離開。錫爾布蘭德看了看勞布隆托留下的魔導具,再看向玩具。感覺魔導具裡頭就只有說教與自己完全不想聽的命令,讓他很想晚一點再聽。內心閃過這種念頭時,他的手也不自覺地先伸向玩具。
「錫爾布蘭德王子,請您先確認魔導具裡有何重要消息。」
阿度爾開口提醒後,錫爾布蘭德強壓下想拿玩具的渴望,先拿起了魔導具。
「那我進去聽王族的機密了。」
「遵命。請您仔細聆聽,切勿錯過重要消息。」

進入秘密房間,往長椅坐下後,錫爾布蘭德打開魔導具的蓋子,抬手觸碰裡頭的黃色魔石。魔力被往外吸出後,魔導具隨即傳出話聲。
「既然王子殿下對於這樁婚事如此意志消沉,這是我給您的建言。」
然而,從魔導具裡傳出的聲音卻不屬於父王,而是勞布隆托。錫爾布蘭德嚇了一跳,下意識把手縮回來。話聲瞬間停下。
錫爾布蘭德猶豫了一會兒,思考著該不該繼續聽下去,最後再次觸摸魔石。
「若您決定設法讓自己不必前往亞倫斯伯罕,請繼續聽我說。但若決定平靜地接受國王的命令,還請蓋上蓋子。」
錫爾布蘭德不由得再次鬆手,想要找人商量。但當然,在只有他一個人的秘密房間裡,根本找不到其他人。更何況事情關係到他是否要違抗王命,他也無法找任何人商量。
他的心臟開始撲通狂跳。儘管內心深處有道聲音在說,最好關上蓋子別再聽了,他卻忍不住再一次詢問自己。
……你想接受王命,前往亞倫斯伯罕嗎……
「我……我不想去。」
錫爾布蘭德發出聲音說,像是要說服自己,然後再度觸摸魔石。
「想必您也知道,能夠解除國王命令的只有國王,而一旦成為國王,便無法成為奧伯。因此,錫爾布蘭德王子若不想前往亞倫斯伯罕,便只有自己成為國王一途。」
「我成為國王……?」
錫爾布蘭德呆若木雞,但勞布隆托的低沉嗓音仍在輕聲勸說著。
「您要找到現任國王並未持有的、能夠證明王位正當性的古得里斯海得。擁有古得里斯海得的人將成為真正的國王,無人能夠質疑。如此一來,您也能幫助到一直以來都苦於沒有古得里斯海得的國王。」
當年父王的異母王兄,也就是被指定為下任國王的第二王子死得非常蹊蹺。聽說後來第一王子與第三王子相爭的時候,古得里斯海得就已經遺失了。父王曾說,如果當時古得里斯海得還在,便不會發生那樣的鬥爭。錫爾布蘭德還曾見到父王一臉疲憊,說他如果擁有古得里斯海得的話,就能接受成王的教育,也能好好盡到國王該盡的職責,而不會是現在這副樣子。
「……只要拿到古得里斯海得,成為真正的國王,不僅可以幫到父王,我也不用去亞倫斯伯罕了嗎?」
「錫爾布蘭德王子若成為新國王,便能解除前任國王下達的命令,也能與自己心儀的女性成婚吧。」
如此甜美的誘惑聽來著實吸引人。既能幫助父王,也能撤回父王下達過的命令,而且不光自己,還能讓羅潔梅茵擺脫她不想要的婚姻。
這樣的結果可以說是皆大歡喜吧?錫爾布蘭德如此心想的同時,也有道聲音在心裡制止自己。長大後本該成為臣子的自己竟想取得王位,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兩道聲音在錫爾布蘭德心裡交戰,一道在力勸自己不能有這種想法,一道則是慫恿著說難得有這樣的好機會,難道你要放棄嗎?
「……像我這樣的第三王子,真的可以奢望取得王位嗎?」
對於這個問題,已經圓滿達成任務的魔導具沒有任何回答。

「錫爾布蘭德,你的臉色有些蒼白呢。心裡有什麼煩惱嗎?」
「母親大人。」
自從舉行洗禮儀式後獲賜離宮,錫爾布蘭德便很少與母親見到面。相隔許久,好不容易一同共進晚膳,但他好像不小心把低落的情緒都表現在臉上了。
……母親大人會訓斥我,說我沒有王族的樣子嗎?
錫爾布爾德有些繃緊身子。然而,往常總是十分嚴厲,會說「受洗完後就不能再撒嬌了喔」的母親,此刻卻稍稍放柔表情,特意讓目光與他平行,然後緩緩地輕撫他的頭和臉頰。
「如果你有什麼煩惱,就和母親商量吧。雖然我們現在分開居住,見到面的時間也不多,但母親最擔心的人就是你了。」
只是聽到母親這麼說,錫爾布蘭德覺得自己好像仍和以前一樣備受疼愛。他抬頭看向母親。與自己頭髮同色的劉海微微晃動著,底下的紅色眼瞳則靜靜等著他開口。
……就算不能全部說出來,稍微商量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他感覺母親正在鼓勵自己。畢竟她當初為了嫁給王族,可是用盡各種方法推掉了家人想撮合的婚事,最終成功與自己喜歡的人成婚。
……這種想要自己決定結婚對象的心情,母親大人應該能明白吧。
錫爾布蘭德繼續仰頭直視母親,開口說了。
「……母親大人,我現在有一樣想要的東西。但我既不確定自己能否得到,也很清楚這只是自己的任性而已。身邊的人肯定都會告訴我,不要有這種奢望吧。即便如此,我還是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嗎?」
聞言,母親睜大了紅色雙眼,接著開心地輕笑起來。
「哎呀,錫爾布蘭德,我一直以為你更像那個人,想不到你也繼承了戴肯弗爾格的精神呢。」
母親讓他坐在自己的大腿上,緩慢輕柔地梳著他的頭髮,說:
「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持續付出努力,養精蓄銳、再三挑戰,這正是戴肯弗爾格的精神所在唷。」
「錫爾布蘭德王子是王族,並非戴肯弗爾格的人。」
站在身後的阿度爾夾帶著嘆息反駁後,母親僅以一個笑容打發,再以唱搖籃曲般的溫柔嗓音對兒子訴說。
「錫爾布蘭德,想要實現自己的任性願望並非易事喔。」
「是。」
「首先,你必須給身邊的人提供莫大的好處。倘若你想追求的東西,也能為身邊人們帶來好處的話,眾人必然會樂於伸出援手,協助你達成願望吧。」
母親說,如果不想遭到眾人反對,就要製造一個對自己與周遭人們都有利的情況,並且為此竭盡所能。
「究竟該怎麼做才能把旁人拉攏到自己這一邊來,你要好好思考、好好學習。然後,要累積力量讓自己能成功如願。你要鍥而不捨,用盡各種辦法,持續挑戰。倘若你也是戴肯弗爾格的男子,一定辦得到吧。」
母親輕拍他的臉頰,像在為他加油打氣。看著面帶無畏笑容、給予自己鼓勵的母親,錫爾布蘭德用力點頭。
「我會全力以赴。」
……我會拿到古得里斯海得,解除兩樁婚約,然後向羅潔梅茵求婚。

懷抱著重大決心,錫爾布蘭德來到了貴族院。交流會上,他時隔一年再次見到羅潔梅茵。稍微長高一些的她站在韋菲利特與夏綠蒂之間,來到小會廳盡頭的座位前,向錫爾布蘭德問好。
……那個閃閃發亮的東西是什麼?
在和記憶中一樣美麗的夜空色頭髮上,多了一樣他未曾見過的東西。每當羅潔梅茵邁步移動,那樣東西便會反射光線、搖晃著強調其存在── 是多達五顆的虹色魔石。除了在艾倫菲斯特開始流行的花朵髮飾外,她今年還戴了會搖曳擺動的虹色魔石。去年羅潔梅茵並未佩戴,所以應該不是監護人送給她的東西。
……難道是韋菲利特送給她的?
一想到這裡,錫爾布蘭德胸口有種火燒的感覺,內心很不愉快。那他如果想向羅潔梅茵求婚,必須贈送比那更好的魔石才行。
道完問候,韋菲利特一派理所當然地牽著羅潔梅茵的手離開。總有一天,是自己會站在她身邊。
……古得里斯海得,還有虹色魔石……
訂下極難達到的目標後,錫爾布蘭德在桌面下緊緊握拳。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