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9° / 25° )
氣象
2022-01-21 | PChome書店

演員的職業操守(下)

演員的職業操守(下)
演員的職業操守(下)
作者:林落 出版社:城邦原創 出版日期:2022-01-10 00:00:00

<內容簡介>

他怎麼也沒想到,當初對他心懷不軌的人,
現在反倒成為了他想要心懷不軌的對象 >_<

需索無度真愛粉 ╳ 易撩易推倒(?)悶騷男神
實體書收錄番外〈後來的他和他〉

「喜歡你、喜歡你,要說幾次?夠了嗎?」
「不夠,你再多說一點。」

突然被孟卻白告白,
儘管祁洛郢表面裝得若無其事,內心卻始終無法平靜。

為什麼孟卻白會喜歡他?他們才剛認識,甚至連深交都算不上吧!?
百思不得其解的祁洛郢,只能把一切歸咎於對方入戲太深。
祁洛郢想像中的伴侶,應該是要溫柔體貼,且對他的工作內容理解並包容,
呃……孟卻白好像每個條件都符合?可是孟卻白是男的啊!

為了避免日後相處尷尬,祁洛郢調整好心態,
照常進行拍攝工作,對孟卻白的態度絲毫未改。
而孟卻白彷彿和他心有靈犀般,也沒再提起那天的告白。

正當祁洛郢以為一切回歸正軌時,他竟然在和孟卻白演床戲時起了生理反應!
明明他只當孟卻白是朋友啊,這樣他以後要如何看待這段純潔的友誼?
他還有什麼底氣說自己不喜歡男人?

「你這人就是想太多,喜歡和情慾本來就脫不了關係……你硬了沒?硬了就對了。」
「如果他是男的怎麼辦?」難道也是硬了就對了嗎?

<作者簡介>

林落
耽溺在虛妄世界的腐系生物,
溫馴、內向,歡迎用愛溫柔撫摸。
bbitSaid
IG:therabbitsaid

繪者:ALOKI
冬天還是要吃冰,大橘為重養貓人家。

★內文試閱:

復工日當天,阿佑一大早準時來接祁洛郢。
充分休息的祁洛郢精神奕奕,進到片場後一路和迎面而來的工作人員打招呼,眾人有說有笑。祁洛郢不斷表示身體已經康復,擔心主演身體狀況的工作人員們才放下心來,紛紛回到工作崗位。
祁洛郢進到休息室前已經做好心理建設,推開門果然看見孟卻白已經坐在裡面,他和往常一樣神色自若地笑著打招呼,「你還是這麼早到。」
「還好,剛到沒多久。」孟卻白微微勾起嘴角,抬頭看一眼祁洛郢就克制地收回視線,怕洩漏太多情緒讓祁洛郢困擾。既然祁洛郢還沒辦法接受他,他就退回好朋友的位置。
「早起有沒有什麼祕訣?你教教我?」祁洛郢把脫下的外套掛在衣架上。
「只是習慣而已。」孟卻白拿起桌上一杯熱鮮奶茶遞給祁洛郢,「這杯是你的,可以暖暖手。」
復工第一天,孟卻白替劇組每個人準備了一杯熱鮮奶茶,當然,這杯熱鮮奶茶是按照祁洛郢的喜好準備的。祁洛郢曾在某個訪問說過,天氣冷的時候能喝一杯茶香濃郁的熱奶茶是最幸福的事,還在另一個節目的花絮裡提到為了健康和保持體態他盡量不碰含奶精的飲料。
「謝了。」祁洛郢笑著接過,鮮奶茶的熱度溫暖了手心也傳到他心底。
中毒事件後他在外飲食都更加小心,但不至於草木皆兵,他信任孟卻白,況且孟卻白也不像告白被拒就會憤而下毒的人。
祁洛郢喝了一口奶茶,發現是他喜歡的味道,立刻稱讚幾句,接著坐到另一張化妝檯前的椅子,等待上妝,「電影拍攝進度應該過半了吧?」
孟卻白點頭,也拿起自己那杯飲料喝了一口,「聽副導演說差不多再一個月就能殺青。」
「時間過得真快,殺青後你有什麼打算?」
孟卻白微微偏頭,認真作答,「有幾個工作還在談,可能會往綜藝發展。」
「綜藝?」祁洛郢瞪大眼睛。
他不敢想像孟卻白出現在綜藝節目裡會是什麼樣的畫面,是受訪者被孟卻白的寡言弄得很尷尬呢?還是同臺的主持人找不到人搭話而冷場呢?
「萍姊認為上綜藝對我有幫助,我想試試。」孟卻白沒說這其實是他自己提議的。
他和祁洛郢相處後,雖然努力改善自己不擅言辭的缺點,仍舊常常詞窮,在看見姚可樂和祁洛郢互動後,更是深感挫折。萍姊知道他的想法後,覺得願意改變是好事,積極地為他尋覓機會。
祁洛郢從震驚裡緩過來,「你想多方面嘗試也好,只是綜藝就算有腳本,主要還是講究臨場反應。」
「像姚可樂那樣?」
「他天生自帶喜感,本來就該往綜藝發展,當初以偶像團體出道太為難他了。」祁洛郢想到當年姚可樂為了維持搖搖欲墜的偶像人設吃盡苦頭,不由得邊說邊笑。
「你們感情很好。」孟卻白看著祁洛郢提到姚可樂時笑得燦爛,頓時有些吃味,那是他不知道也無法介入的情誼。
「認識十年了,我剛簽約進公司的時候,他就已經參加了星河娛樂的練習生培訓計畫。儘管我們選擇的職業路線不同,但共同科目的課程是一起上的,休息時間偶爾一起聊天吃東西,有時候練習到太晚還一起睡在公司,久而久之就變熟了。」
孟卻白恍然大悟,同時厭惡過度解讀的自己,原來姚可樂說的和祁洛郢睡過是這樣?
他明明知道祁洛郢和姚可樂不是那種關係,卻又不禁多想。如果他能早一點鼓起勇氣出現在祁洛郢的生活圈就好了!他們之間可以有更多共同回憶,他也可以陪祁洛郢度過那些隻身在演藝圈打拚的日子。
「要不我找姚可樂出來,讓他跟你說說綜藝圈的事情?」祁洛郢提議,縱使拍戲和綜藝都概括在演藝圈裡,畢竟是不同專業領域,隔行如隔山。
「不用麻煩了,萍姐會幫我找老師。」就算解開了「一起睡過」的誤會,孟卻白依然不覺得自己和姚可樂合得來。
祁洛郢點頭,「那就好,需要幫忙再跟我說。」
「謝謝。」孟卻白揚起嘴角,無論祁洛郢喜不喜歡他,被關心的感覺還是很好,至少這代表祁洛郢是在意他的。
略微停頓後孟卻白繼續方才的話題,「你殺青後要做什麼呢?」
「繼續拍戲,我休息幾天就要進下一個劇組。」祁洛郢沒半點抱怨,語調輕鬆自然。
「辛苦了。」孟卻白聞言有點心疼。
「不辛苦,在這一行有戲拍還說什麼辛苦?」祁洛郢搖頭笑了笑,他剛出道那幾年,工作不穩定、收入斷斷續續還要養活自己的記憶太深刻,成名之後戲約一部接一部便從不叫苦。
兩人像幾天前一樣自在地聊天,極有默契地絕口不提告白的事情,祁洛郢不必回答要不要接受孟卻白,孟卻白也不用回答喜歡的演員是不是祁洛郢。

電影拍攝進度過半,剩下的幾幕戲都是辦公室以外的場景,包含了室外戲、林予澄的家、江寧軒的家、約會場景等等。
何導在復工後讓副導演把床戲安排在最後一場,說是兩位主演彼此熟悉後拍攝起來會更自然。祁洛郢對此沒有意見,反正以他和孟卻白現在的狀況來看,早拍晚拍都尷尬,他只是裝作那天的告白沒發生,又不是真的忘記。
時光飛逝,隨著一幕又一幕的戲拍攝完畢,拍床戲的日子終於來臨。
此時的場景在林予澄家裡,時間點是林予澄成功勸退江寧軒辭職後,讓江寧軒到自己家裡「重新面試」的橋段。
《上班要專心》是個比較貼合現實狀態的故事,林予澄只是JC公司的中高階主管,並非富二代加上年輕資歷不深,所以他住的是兩房一廳的精品小豪宅,頂多在相似條件的同齡人間算出類拔萃而已。
劇組還原小說裡的描述,林予澄的家整齊乾淨,沒多少生活痕跡。
對工作狂林予澄而言,家只是洗澡睡覺的地方,廚房和餐廳基本上和樣品屋差不多,電視和遊戲機這種娛樂設施更是沒有,這些細節都再再顯示著林予澄下班後的生活乏善可陳。除了臥室,唯一比較有生活氣息的是書房,房間內的書桌上放著幾本看到一半的商管、財經相關書籍。
祁洛郢一早特別先洗了澡才來到片場,然後遇見也洗過澡的孟卻白,靠得近一些他還能聞到對方沐浴後身上清爽宜人的香氣。兩人打過招呼後便陷入一陣安靜,最後還是祁洛郢率先打破沉默,扯開唇角笑得輕佻放鬆,「緊張嗎?」
「你想聽真話嗎?」孟卻白眼神哀怨地看向祁洛郢。
祁洛郢被孟卻白的表情逗得笑出聲,如果交換立場,變成他要和喜歡的對象拍床戲,能不緊張嗎?
「你還是別說了。」祁洛郢知道自己這樣笑很不禮貌,不過他相信孟卻白知道他沒有惡意,而他這一笑也沖淡了兩人間尷尬的氣氛。
「我會做好防護,如果你覺得不舒服就說。」孟卻白語氣認真,自從那天起他就不斷提醒自己不要踰矩,深怕再次情難自禁讓祁洛郢反感。
「沒關係,反正不是來真的,該怎麼演就怎麼演。」祁洛郢表情從容,話裡的意思很明顯,吻戲他勉強能陪孟卻白真親,床戲則想都別想,他絕對抵死不從!
「我明白,只是工作。」孟卻白點頭,看不出有沒有聽懂祁洛郢的意有所指,可是孟卻白這話也不假,他本來就沒想過在這麼多工作人員面前來真的。
由於前一天他們已經拍過江寧軒進門和在客廳裡與林予澄交談的片段,今天索性直接進入正題,從臥室場景開始拍攝,燈光、收音、攝影一大票人擠在房間裡進行布置。
祁洛郢和孟卻白一邊閒聊一邊上妝,西裝外套在進屋時就脫了,所以只要穿襯衫、西褲就好,換好衣服他們就到林予澄的臥房集合。
何導準備講戲,他知道今天這場戲兩人的壓力大,習慣性先說兩句精神鼓勵,希望能緩解演員緊繃的情緒,「你們別緊張,兩個大男人你有的他也有,沒有誰占誰便宜。」
孟卻白站姿挺拔,靜靜看著何導,像是溫順聽話的好學生,不過那微微揚起的眉峰似乎透露出一絲不贊同的意味。
祁洛郢就沒那麼安分了,近三個月的相處,彼此熟悉後,膽子也大了,他狡黠一笑,「何導,那你站著不動讓我摸一把,然後你再摸回來如何?這樣我們都沒占對方便宜。」
何導也是有人生閱歷的人了,什麼玩笑不能應付?只見他笑笑地反擊,「等我們一起演床戲再說吧。」
祁洛郢不甘示弱,點頭應下,「好啊,能和何導演對手戲是我的榮幸。」
「別鬧了,這種電影沒有金主想投資。」何平毫不猶豫地拒絕,他和祁洛郢一起演床戲能看嗎?他輕咳一聲,正色道,「今天是最後一場戲,接著昨天那場……」
祁洛郢收起散漫不經的態度,和孟卻白一樣專注聽著何導說話,
「這一幕為劇情的高潮,是兩人確定心意後的第一次肉體結合,簡直乾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
聞言,祁洛郢忍不住笑出來,何導見狀不以為忤,連忙抓緊機會教育一番,「雖然這個形容老套了點,但是生動、貼切。」
「好,我今天就演乾柴,剩下的交給烈火了。」祁洛郢開玩笑地朝孟卻白拋了個媚眼,一旁的工作人員見狀都笑了。
祁洛郢在何導表示床戲要好好拍後就頻繁地做心理建設,作為一個專業演員不能把主觀意識代入,無論體位是Top或Botton都只是角色的一部分,不該覺得羞恥或有好惡的區別。
同時,他也看了一些影片惡補相關知識,避免正式拍攝時動作和表現與現實背離。
祁洛郢後來想通了,當被動方也有好處,主動權交給孟卻白,他只需要配合就好,不用抱著一個人走路甚至轉圈,這是他以前和女明星拍戲時體驗不到的。
孟卻白還沒回應祁洛郢的調侃,何導就有意見了,「不行,你要勾引他。」
儘管何導一身文青氣息,但在片場為了快速且有效地溝通,他說話非常直白。
祁洛郢原本輕鬆的表情瞬間崩塌,「我主動?」
「我不是指行為上的主動,而是你要傳達出接受對方的意願,用眼神、肢體含蓄又直接地表達,懂嗎?」
不懂!
何導你知道含蓄和直接是反義詞嗎?
祁洛郢忍住吐槽的衝動,臉上掛著笑,「何導可以示範嗎?」
「不可以。」何平立刻果斷拒絕,他說戲很在行,具體的表演還真不會。
這個發展和祁洛郢的預想有出入,他的演員生涯中還沒試過在床上勾引同性,因而不自覺咕噥,「我沒勾引過男人啊。」
他的聲音不大,剛好夠身邊的孟卻白和何導聽見。
「給你們二十分鐘揣摩一下。」何導知道自己的臨時起意會讓演員多費些心神,便留給兩人一點練習時間,接著輕咳一聲,暫時離開房間。
於是,祁洛郢和孟卻白坐在床上,你看我,我看你,旁邊沒事的工作人員以為兩人在醞釀情緒,為避免打擾他們也都走到遠處稍作休息。
祁洛郢看孟卻白沒有開口的意思,舔了舔唇,平光鏡片下的深邃眼睛眨了眨,一字一句說著,「你希望我怎麼勾引你?」
祁洛郢原本的嗓音就低沉溫潤如上佳的弦樂器,放緩了語速後更添幾分撩撥的意味,何況說的還是如此曖昧的話。
他不能回應孟卻白的感情,不過問問孟卻白想要什麼粉絲福利應該沒關係吧?一切都是為了拍攝順利。
孟卻白頓時說不出話,堪比丟盔棄甲而逃似地移開視線,對他來說祁洛郢這句話就是勾引了啊!
「你害羞了?」祁洛郢研究著孟卻白微紅的耳根,他明明什麼都沒做,為什麼孟卻白的反應這麼大?
「沒有。」孟卻白深呼吸幾口,冷靜下來轉過頭,結果被靠近的祁洛郢嚇了一跳,立刻往旁邊挪動。
祁洛郢發現孟卻白的動作,故意跟著往他的方向移了一點,最終彼此間的距離仍沒有改變,「真的不要粉絲福利?」
祁洛郢的聲音很輕,輕到孟卻白以為自己聽錯了,「嗯?」
「讓你許願啊,不好嗎?」
「不許願,你不用顧慮我。」孟卻白真正想要的願望祁洛郢很難達成,與其說出來讓他們尷尬,不如不說。
祁洛郢點頭,不再勉強孟卻白,略微斂容,態度認真道,「好吧,那我們討論一下脫衣服的順序。」
孟卻白瞬間彈了起來,隨後發現自己的舉動太突兀,便找個理由,「我去喝水。」
祁洛郢看著孟卻白明顯變得更紅的耳根,更加確定孟卻白是真的害羞了。他明明只是單純地在討論工作,怎麼搞得像是他調戲了孟卻白……
祁洛郢花了三秒自我反省,卻沒有要放過孟卻白的意思,反倒覺得工作上的事情就是要放開了說才不尷尬。而且孟卻白的反應實在太有趣,讓人很有惡作劇的欲望。
想到這裡,祁洛郢故意對著孟卻白的背影大喊,「親愛的,等你回來我們決定一下體位啊!」
孟卻白腳下一頓,走得更快了。
在不遠處的何導聽見了祁洛郢的話,立刻給出專業建議,大聲回應:「等下先從正面來!拍一些你們邊親邊做的畫面!剩下的晚點再說。」
正在喝冰水降火氣的孟卻白猛地嗆到,咳了好一陣子,他身旁的經紀人一邊憋笑一邊幫他拍背,化妝師見狀趕緊過去幫他補妝。
孟卻白充分冷靜後回到臥室,和揣摩完勾引眼神的祁洛郢討論拍攝時的動作,而何導就在攝影機後指導構圖和運鏡。
祁洛郢帶著孟卻白從接吻如何由門口親到床上,到該先解襯衫釦子還是皮帶釦,以及兩人該躺在哪裡都彩排了一遍。
練習有效緩解孟卻白的緊張,至少他現在進入狀態後不會動不動就臉紅,加上旁邊那麼多工作人員盯著,他心中沒有半點旖旎心思—至少彩排時是如此。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