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3°
( 34° / 31° )
氣象
2022-07-07 | PChome書店

Bright(首刷寫真畫報卡版)

Bright(首刷寫真畫報卡版)
Bright(首刷寫真畫報卡版)
作者:鄭秀妍 出版社:高寶 出版日期:2022-07-06 00:00:00

歌手、演員、時尚設計師Jessica,倍受期待的原創小說續集!
展開女團偶像的生活五年後,瑞秋的人氣如日中天,
但在這時,瑞秋卻受到最親近的人們設計背叛——

▍首刷獨贈:印刷簽名寫真畫報卡,尺寸14*20 CM
▍全球版權售出11國

妳得說出妳的真相。
別讓別人幫妳決定該說什麼,說自己想說的話。
妳願意犧牲未來成功的機會,現在說出屬於妳的真相嗎?

團員亦敵亦友的關係、公司過度的嚴格要求,
在惡意與人心交錯的風暴中心,
瑞秋該怎麼樣追尋自己對表演與時尚的熱情?

出道五年半後,「Girls Forever」已是全球頂尖的K-pop團體。
金瑞秋的聲勢也踏上了巔峰,
在備受矚目的機場造型受到時尚界大人物注目後,
不僅名氣急速上升,也再次點燃她心裡對時尚的熱情。

名牌服飾、媒體派對、跨國活動……
瑞秋的生活目眩神迷,現在的她已經不再畏懼鏡頭,
能夠駕輕就熟地在鏡頭前隨時保持微笑。
看似完美的表象下,瑞秋完全放棄了感情生活,
畢竟在她的世界,墜入愛河會失去一切——

只不過,當妳爬得越高,就會跌得越深。
當瑞秋遭到最親近的人們背叛,
不僅事業與名聲跌至谷底,更粉碎了她的世界……

一個粉絲告訴我,我改變了她的人生,使我哭了出來。
我想有些事是永遠不會改變的。而也許,也許,有些事會維持到永遠。
我的粉絲還是會讓我哭,他們也還是最棒的粉絲。
他們改變了我的人生。

★內文試閱:

第十九章

Girls Forever不再永恆:金瑞秋準備單飛!
將近六年前,Girls Forever 突然在流行歌壇上爆炸性地出道,讓所有人拜倒在她們裙下,但俗話說得好,所有好事都有盡頭。對金瑞秋來說,五年是不是就足以使她與這個團體漸行漸遠呢? 一名與她們交好的消息來源表示:「瑞秋和其他女孩們不和的事已經很久了。她其實一直都沒有放下傑森和米娜的那段三角戀,過去幾年間,也一直在逼迫團員們選邊站。」另一位目擊者也表示,上週末,他聽見女孩們的別墅裡傳來非常激烈的爭吵,致使瑞秋拖著行李箱奪門而出……

在我搬回家後,這只不過是眾多八卦小報的其中一篇荒謬的報導。
為了控制損害,DB砸重本幫我們預約了更多的團體照拍攝,也幫我們九人買
了更多廣告,確保全世界都還是認為我們是一個快樂的大家庭。
「再撐一下,女孩們。」在我們最新的一場拍攝的團照拍攝中,韓先生說。「妳們的行程很快就會恢復正常了,但現在,妳們需要更團結在一起。大眾對Girls Forever 姊妹情誼的信心,最近已經受到太多動搖啦。」
我皺起眉,他的評論令我不太舒適。我知道公司對媒體說法的影響力,絕對比韓先生口中所說的大得多。
「而且別忘了,小姐們。」魯先生來到拍攝現場,站在韓先生身邊,警告道。「妳們的粉絲應該要歡慶妳們的回歸,而不是有任何多餘的事需要擔心。」嗯,至少這一點是我能接受的。現在是六月底,但我知道我們九月的洛杉磯演唱會,眨眼就會到來。我們得為了+EVER團結起來。我們的粉絲支持著我們走了這麼久,我們不想要
現在讓他們失望。

好消息是,在我搬家後,我們團內的狀態真的進步了。雖然我們最近的行程十分緊湊,但我發現自己在抵達拍攝現場時,都會很興奮要和團員們見面;也迫不及待想要和大家更新近況,或是聽她們講別墅前一晚發生的趣事。
「我的天,可惜妳沒有親眼看到。」我們一邊換上黑白相間的賽車服,為汽車廣告拍攝做準備,善英一邊滔滔不覺地說道:「到處都是草莓牛奶。我從來沒過麗茲笑得這麼用力過。」
「她們根本就是抱在一起睡!」在可口可樂的廣告拍攝現場,一位彩妝師正在為我們補上鮮豔的紅唇妝,仙姬則對我悄聲說道。「認真說,那畫面其實滿可愛的。智允是被抱的那一個。但不要跟米娜是我告訴你的喔。」
當我結束一整天Girls Forever 的工作回家時,媽媽總是會準備一杯麥茶和溫暖的晚餐等著我。我週末會和爸爸一起吃星型歐姆蛋,然後幫莉亞背誦她們第一張中文專輯的中文歌詞。如果我沒有和Girls Forever 一起跑宣傳、或是和我家人相處,我則一定是坐在新房間的竹製書桌前,為我的品牌包包畫設計稿。
我剛知道連卡佛要我在上架時準備好第二季的設計、才會答應和我合作時,我真的覺得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發生的事。但不可思議的是,在六月就要結束之際,我發現他們要求的十八個包包,我已經設計完一半了。我不知道這是因為我遠離了別墅的壓力,還是因為家人的存在讓我倍感安慰,或是因為媽媽為我準備的竹子桌和燈箱實在
太完美,但搬回家似乎為我打開了一扇創意大門。點子源源不絕地從我腦中冒出,我的鉛筆完全停不下來。我的品牌上架日就在眼前,而我可能還是得到最後一刻才會完成設計,但這是我第一次覺得,我也許真的能辦到。

「噢,這看起來很酷耶。」七月初的一個晚上,莉亞從我身後看了過來,一邊說道。「這是哪一個包包啊?」
我正在設計一系列的新包包,以我被DB招募後舉家搬來韓國、以及後來的練習生生涯為靈感。這系列的包包是光滑的長方形迷你包,配上可拆卸的背帶,使它們能同時做為跨肩包和手拿包使用。每一個包包都會有不同的顏色和不同的背帶風格,所以使用者可以自由搭配。我在那七年的練習生階段中改變了好多,我想要這些包包反映出成長和進化的意涵。
「噢,我懂。」在我解釋過跨肩包與手拿包概念背後的靈感後,莉亞說。「它能從白天轉變成黑夜,就像妳從一個普通的女孩變成一個流行巨星一樣。」
「對,沒錯。」我笑起來。
「這個超美的。」莉亞邊說邊從桌上拿起一疊樂天百貨最近拍的照片範本。他們要在韓國重金廣告我的上架日。我靠在莉亞的肩上,看向她指的照片—照片中的我,站在純白的背景前,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試著把一個三角形的包包頂在頭上。
「這是紐約系列的其中一個,對吧?」莉亞問。我點點頭。這是我的設計中最困難的包包之一。我絞盡腦汁在思索要怎麼設計拉鍊頭,想要讓它帶著紐約的靈魂,卻又不要太俗氣。「妳要幫我預留一個喔。」莉亞說。「這個包包的造型超酷的。」
我咧開嘴。「希莉說它『既懷舊又清新』。」自從艾利告訴我,連卡佛願意讓我的包包上架後,我就一直和希莉與她的團隊保持聯繫。儘管他技術上來說是品牌的投資人,我並不希望艾利成為我和連卡佛的中間人。尤其是現在……

然後我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我的心跳立刻加速了幾階。每次艾利傳訊息給我,我就覺得有一道雷射光從我的手機發射出來:嘿,看這裡! 金瑞秋在和一個男生傳簡訊喔! 她還親過他了! 他還稱她為女朋友呢! 自從恩地的醜聞和我搬出別墅之後,媒體對我們日漸增加的關注程度,使我和艾利親自碰面成了不可能的任務。但每一次我傳訊息或和他視訊,都只使我更想和他碰面,所以我一直在試著降低和他聊天的頻率,好減少我自己所受的誘惑。我知道我應該要和艾利坦白說清楚我在猶豫的點,但我自己的內心就好衝突,我根本不知道要從何和他解釋起我的感覺。所以目前,和他保持距離是比較簡單的作法。
我的手指正準備打出對不起,最近忙翻了,但我看向螢幕,卻發現這並不是艾利傳來的訊息。
俞真:嘿,小妹—下星期二在DB總部一起喝個咖啡吧?

***

「妳今晚打扮得很好看喔,瑞秋。」鐘碩說著,看著我爬進車子後座。我今天穿著一席簡單但經典的白色西褲套裝,戴著金色的圓圈耳環,肩上揹著一個巨大的購物袋。
就和俞真所想的一樣,DB很樂意讓我來接手主辦Girls Forever 的週年慶祝活動—而且確保所有的媒體平台都知道我是主辦人。過去三週,我花了無數個小時在安排菜單︵秀敏對草莓過敏;智允討厭朝鮮薊︶,還有參考大家的行程表︵一定要避開仙姬的廣播節目、善英的音樂劇、或是米娜的戲約;在DB的指令下,我們九
個人都一定要出席︶。當然,這段時間,我還完成了我的品牌發布計畫,現在距離上市日只剩下一週了。今晚前往餐廳之前,我才把第二季要給連卡佛的最後幾個設計圖寄出去。我花了不只一個晚上,配著蜂蜜奶油薯片、熬夜趕工,才把圖稿完成,但我確實做到了。今天下午,當我把要給希莉的郵件寄出時,我覺得好像終於放下一個重擔了。我知道今晚的晚餐對媒體來說就和對我們而言一樣重要,但我還是等不及要好好享受一個放鬆的夜晚,和女孩們一起慶祝。

我們在餐廳前停下車,我則在此時收到一封簡訊,手機響了起來。
艾利:週年快樂!!
看見艾利打的這幾個字,我的心跳一陣混亂。我知道他指的是Girls Forever,但我還是立刻就聯想到未來的某一天,也許我們也有慶祝週年的時候。我再次感到已經逐漸熟悉的罪惡感與渴望。我有好多話想要對他說—關於我們、我的的未來、我的恐懼、還有我的希望。但時機似乎怎樣都不對,有太多事情在爭奪我的注意力,還有狗仔們隨時準備要讓我們曝光。所以我只是回了他一連串的愛心表符,然後把手機收進了口袋裡。

我抵達時,媒體已經聚集在OASIS411 門口了。我在車子裡等著,直到所有的女孩們都到場,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進入這間像宮殿般奢華的餐廳。OASIS411 和我與恩地雙人約會的金盞花飯店完全相反。這間餐廳豪華、鋪張又高級,充斥著看人和被他人看見的機會。我的團員們比我晚了一點點到場,四周的相機則開始瘋狂拍攝,捕捉我們擁抱招呼、在七月溫暖的微風中流連,看起來興奮又激動的畫面,我們甚至為了六週年的紀念,正式擺了姿勢,勾著彼此的手臂讓媒體拍照,然後對狗仔們揮揮手,才消失在餐廳裡。

我們在帶領下進入一間私人包廂,但和我與恩地雙人約會的包廂不同,這個房間有著落地窗,因此如果有攝影師躲在戶外的灌木叢裡,想要隔著玻璃多拍幾張照片,我也不會感到意外。但包廂門一關上,十秒鐘之前還籠罩著我們的興奮之情就立刻褪去,讓我們陷入了不太熱烈的沉默之中。好像過去幾週,我們為了拍攝宣傳照片而展現的同袍情誼,已經把我們之間任何一絲真正的友情都消耗光了。
尷尬的幾秒鐘之後,米娜問道:「妳是在來之前去瘋狂血拼了還是怎樣?」她對著我放在椅子旁地上的購物袋點點頭。
「有時間去血拼的感覺真好啊。」麗茲冷冷地說。「我最近連睡覺的時間都快沒有了,但瑞秋還有心思去精品百貨掃貨。」我開口正要反駁,但此時一名女服務生走了進來,開始宣布我提早為今晚安排的菜單。

當她讀到烤比目魚的主餐時,智允哼了一聲。我的心涼了一截。我特別花時間為女孩們選了這份菜單,把每個人的喜好都算進去了。但我是不是漏掉了什麼?
「對不起。」服務生走後,我立刻說。「如果妳們不想吃大比目魚,我想廚房一定也可以準備別的……」我想要讓這一晚完美無瑕—不是為了媒體,而是為了我們。
六年對一個女子團體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里程碑,而我們應該為此歡慶才對。
「不是,不是。」智允笑道。「我愛比目魚—做得好,瑞秋。我只是想到我們第三年拍的那個海鮮廣告。你們還記得嗎?」
「我的天啊!」麗茲說。「我想我應該封鎖這段記憶了吧。」
「妳說有活龍蝦的那個嗎?」允恩說。「仙姬還想要帶一隻回家當寵物呢。」她戳了戳仙姬的手臂。
「我沒有……」仙姬開口,但智允先搶了話頭。
「拜託,誰會想要做這種事啊?」
善英抱著肚子大笑起來,一名服務生則在這時進了包廂,開始把抹有番茄與茄子製成的酸甜醬小薄餅端上桌。
「好吧,龍蝦是很糟糕沒錯,但我覺得我們為了光棍節,在巧克力醬裡面滾來滾去的那次更可怕。」秀敏說。「那超級不衛生的。」
「我的天啊,我也把那段記憶封鎖了。」麗茲呻吟一聲。「那次才是最糟的。」
我和莉亞以前總喜歡在光棍節時互送巧克力餅乾棒給對方,但在真的打扮成人型巧克力餅乾棒之後,我就對那個節日一點興趣都沒有了。
「我現在看到巧克力餅乾棒,都還是會不小心在嘴裡吐。」米娜承認道。這次我們全都笑了起來,善英則更用力地抱著自己的肚子,一手在半空中揮舞著,叫我們住手。
「認真說,這樣很痛欸!」她說。
這只使我們笑得更大聲了。第一道菜先行上桌,擺盤漂亮的小份番紅花墨魚燉飯、南瓜牛肉湯餃,還有生蠔配鮪魚生魚片。我們分享著過去六年的各種回憶,回味著我們最糟糕、最好笑與最害怕的時刻。
「我最害怕的時候,應該是我們在台灣的機場找不到仙姬的時候吧。」我說邊說邊毫不優雅地吸著一顆生蠔。「而且飛機就快要起飛了。妳們記得我們當時有多慌嗎? 我們還以為妳被綁架了耶,仙姬。」
「對不起嘛。」仙姬笑著,臉紅了起來。「那天的早餐讓我肚子不太舒服。」
「妳可以告訴我們妳要去廁所啊!」我笑道。「米娜都快要叫航空刑警來了!」米娜翻了個白眼,但她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並寵愛地看著仙姬。
「我最害怕的時候,應該是有個粉絲看到我們太興奮,結果就昏倒了吧。」秀敏說。「永恩還想要爬過桌子幫她做人工呼吸咧。」
「那就是急救訓練的目的啊。」永恩嚴肅地說。
「我記得那個粉絲。」善英說。「她十秒鐘之後就自己醒了,覺得超難為情,但我們後來都抱抱她、和她合照,她就說那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
「滿貼心的。」米娜承認道。「我們的粉絲最棒了。」
「等等,現在是朱米娜的感性時間嗎?」恩地咧開嘴。
米娜聳聳肩,叉起一顆湯餃塞進嘴裡。「妳剛剛聽到的話都不是我說的喔。」

時間一小時、一小時地過去,我們吃著飯、聊著天,交換彼此的故事。我真希望媒體能看見我們現在的模樣—輕鬆而熱烈,放下心中的戒備,回憶著我們共同經
歷的一切,每個人都打從心底享受彼此的陪伴。但話又說回來,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時刻才會這麼特別。這些時刻只屬於我們。也許沒有人比這些女孩更能惹毛我了,
但到頭來,過去六年中,也只有她們和我一起經歷了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我們真的是一家人,不管我們喜不喜歡都一樣。而今晚,我環顧著桌邊,我知道我很喜歡。

「對了,我想我應該要告訴妳們。」麗茲說。「DB允許我搬回家住了。所以我下星期就會搬離別墅。」她的視線轉向我,用最短的時間向我致意,然後撇開眼,拿起酒喝了一口。
「我也是。」永恩說。她轉向我,感激地微笑著。「我媽很高興,她也希望你們可以全部都來咖啡廳坐坐。我想她大概打了十四通電話給魯先生,要求他做點什麼安排,所以等著把這件事加入行程表裡面吧。」她淺淺地微笑一下。「總之,我們都要謝謝妳,瑞秋。我之前就有想過要搬回家,但如果沒有妳打頭陣,我大概永遠也不會開口跟高層提這件事吧。謝謝妳帶來的靈感。」
我鬆了一口氣。一次又一次聽到我搬家的事為DB帶來多少媒體的麻煩之後,現在知道這個舉動在團體裡帶來一些正面的影響,讓我倍感欣慰。「這樣真是太好啦。」我說。「真的太好了。說到靈感……」我拿起我巨大的購物袋,突然覺得肚子一陣翻攪。我整晚都在期待這一刻,但我現在突然緊張了起來。「我有幫你們每個人準
備了禮物唷。」

我從購物袋中一一拿出八個手提包。「這些是我品牌的包包。每一個都是從我人生的重要時刻或階段找到靈感設計的。過去六年,我的每個重要時刻都有妳們。所以我希望妳們能成為第一個入手包包的人。」我把包包擺在桌上,緊張得滿臉通紅,也許還帶有一點點的驕傲。我舉起紐約包、練習生包、第一次巡迴包,還有我最愛的
「現在的瑞秋」包。這個包包的皮料光滑得如同奶油,包體呈現圓球狀,意圖展現出現在我身為全球知名流行歌手的人生。
她們爭執著誰要拿哪一個包包,我則忍不住微笑著。我的團員們實在太難以預料,所以我一直都對她們不抱什麼期望,但我一直到現在才意識到她們的支持對我來說有多麼重要。我看著恩地試背著可以從跨肩包改成手拿包的練習生包。我以為我在練習生時期的七年間改變了很多,但現在我才發現,過去這六年,我們出道後的這些
年,對我來說也象徵著同樣的轉變,也許甚至更多。我成為了一個更全面的人,能夠用盡全力熱愛流行音樂,卻又有能力追逐其他熱情。

全面。這是「現在的瑞秋」包最好的詮釋。我在心中默默註記著,要記得把這句話加入我們的文宣裡,接著又提醒我自己,先專注在現在。我們的週年紀念。真不敢相信已經六年了。我再度環顧包廂,感覺眼眶開始有些濕潤。這八個女孩和我,我們一起經歷了好多事。

我舉起酒杯。「敬Girls Forever的六週年。」
我們乾杯。「還有更多更多年!」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