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8°
( 28° / 27° )
氣象
2024-05-05 | PChome書店

冬日朝聖之路:說走就走,管他去死

冬日朝聖之路:說走就走,管他去死冬日朝聖之路:說走就走,管他去死
作者:黃國瑋(小黃)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4-05-01 00:00:00

<內容簡介>

有一條路,能讓你放慢腳步,重新聆聽內心的聲音;
我們都是朝聖者,尋找屬於自己的道路。
在路上,你將發現,最後抵達的終點,不是某個地方,
而是尋回遺失的自己。

在寒冬中尋找自我/在旅途中遇見未知/在挑戰中發現勇氣
──每一步都是心靈的朝聖之旅。

他選擇踏上冬日的朝聖之路,是為了尋回遺失的自己;
走過風雪交加的山巒,穿越寂靜深遠的森林,
面對生命的荒野,我們學會了勇敢。
面對內心的恐懼,我們學會了寬恕。

走在這條路上,你會發現,生活的真諦並不在於終點,
而在於那些看似漫無目的的迂迴之旅。
每個轉彎,每次停留,都可能成為改變你一生的關鍵時刻。

在這條朝聖之路上,每一個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答案,
勇氣不在於無畏前行,而在於每當跌倒,都能重新站起來的力量。
學會在放下中獲得,在遺失中發現,在孤獨中成長。

真正的旅程是內在的——
它要求我們放下恐懼,拋棄預設的期待,勇敢面對自己的脆弱與不確定。
當你願意放下執著,才能輕裝上路,每一步都走得輕盈,去迎接那未知的可能。

讓我們一起踏上這條內心的朝聖之路,勇敢面對自己,都是對自我認識的深化,對生活意義的重新定義。

通過放下、接受和愛,學會與自己和諧共處,從而找到真正的自由和快樂。

「在你的人生旅途上,我希望你永遠Buen Camino一路平安。」

★目錄:

01、管他去死
.台北(Taipei)→ 巴黎(Paris)→ 巴約訥(Bayonne)

02.、我要出去走走
.巴約訥(Bayonne)

03、不要期待,不是比賽
.巴約訥(Bayonne)→ 聖讓-皮耶德波爾(Saint-Jean-Pied-de-Port)

04、分身
.聖讓-皮耶德波爾(Saint-Jean-Pied-de-Port)→龍塞斯瓦列斯(Roncesvalles)

05、上升後,必下降
.龍塞斯瓦列斯(Roncesvalles)→ 祖比里(Zubiri)

06、重量
.祖比里(Zubiri)→ 潘普洛納(Pamplona)

07、指南針
.潘普洛納(Pamplona)→ 蓬特拉雷納(Puente la Reina)

08、自在的人,走到哪都安好
.蓬特拉雷納(Puente la Reina)→ 埃斯特利亞(Estella)

09、我不是孫悟空
.埃斯特利亞(Estella)→洛斯阿爾科斯(Los Arcos)

10、輪迴
.洛斯阿爾科斯(Los Arcos)→ 洛格羅尼奧(Logroño)

11、最好的保暖,是前進
.洛格羅尼奧(Logroño)→ 納赫拉(Nájera)

12、宇宙的祝福
.納赫拉(Nájera)→聖多明各-德拉卡爾薩達(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

13、緣分是生命流轉間的業力發威
.聖多明各-德拉卡爾薩達(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 貝洛拉多(Belorado)

14、平衡
.貝洛拉多(Belorado)→ 阿塔普埃爾卡(Atapuerca)

15、人生有時是選擇題
.阿塔普埃爾卡(Atapuerca)→ 布爾戈斯(Burgos)

16、神人
.布爾戈斯(Burgos)→ 翁塔納斯(Hontanas)

17、吵架
.翁塔納斯(Hontanas)→ 弗羅米斯塔(Frómista)

18、古蹟派對
.弗羅米斯塔(Frómista)→ 卡里翁德洛斯孔德斯(Carrión de los Condes)

19、有過交集,就是我的快樂
.卡里翁德洛斯孔德斯(Carrión de los Condes)→ 卡爾薩迪利亞德拉庫埃薩(Calzadilla de la Cueza)

20、人生中點
.卡爾薩迪利亞德拉庫埃薩(Calzadilla de la Cueza)→ 薩阿貢(Sahagún)

21、寂寥
.薩阿貢(Sahagún)→ 雷列戈斯(Reliegos)

22、傳奇
.雷列戈斯(Reliegos)→ 萊昂(León)

23、狂奔
.萊昂(León)

24、濕透了,就不怕雨
.萊昂(León)→ 比利亞當戈斯德爾帕拉莫(Villadangos del Páramo)

25、迷路,可能是捷徑
.比利亞當戈斯德爾帕拉莫(Villadangos del Páramo)→ 阿斯托加(Astorga)

26、上帝視角
.阿斯托加(Astorga)→ 拉巴納爾德卡米諾(Rabanal del Camino)

27、眷顧
.拉巴納爾德卡米諾(Rabanal del Camino)→ 蓬費拉達(Ponferrada)

28、簡單
.蓬費拉達(Ponferrada)→ 別爾索自由鎮(Villafranca del Bierzo)

29、風雨冰雹後,將有溫暖
.別爾索自由鎮(Villafranca del Bierzo)→ 奧塞布雷羅(O Cebreiro)

30、像沒來過一樣
.奧塞布雷羅(O Cebreiro)→ 特里亞卡斯特拉(Triacastela)

31、向左轉,向右轉是一樣的路
.特里亞卡斯特拉(Triacastela)→ 薩里亞(Sarria)

32、泡麵夜店
.薩里亞(Sarria)→ 波托馬林(Portomarín);波托馬林(Portomarín)→ 帕拉斯德雷(Palas de Rei)

33、信仰
.帕拉斯德雷(Palas de Rei)→ 阿爾蘇阿(Arzúa)

34、破關遊戲
.阿爾蘇阿(Arzúa)→ 奧佩德羅佐(O Pedrouzo)

35、善浩
.奧佩德羅佐(O Pedrouzo)→ 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

36、刺青
.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

37、我出去走走
.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

38、奉俊
.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馬德里(Madrid)

39、每條路都是朝聖之路
.馬德里(Madrid)

40、謝誌
.台北(Home)

<作者簡介>

黃國瑋(小黃)
曾在媒體、文化、餐旅、政治圈遊歷一輪,外人都認為是步步高陞,薪資豐厚,但內心卻日漸匱乏,備感焦慮,於是中年裸辭,放棄一切,勇敢歸零,從「心」出發,全「心」開始,訂了機票就直衝冬日朝聖之路──800公里的孤寒雪地,成為朝聖之友口中的小黃。

★內文試閱:

01、管他去死(台北→巴黎→巴約訥)
「你的大背包要上飛機,還是托運?」桃園機場地勤問,我望著四十八升的黑色背包猶豫不決。出發前已決定,朝聖路上,背包隨身,不托運,不寄送。然而,面對選擇時卻陷入優柔寡斷,如同置身森林裡的岔路,左轉還是右轉,才能遇見美景?
內心掙扎:「托運較佳,輕鬆上路」;「不要托運,隨身攜帶」。地勤未聽到我的答覆,停下手邊工作,目光鎖定我,氣氛尷尬,我最終決定,「好,托運」,隨性地將背包投至輸送帶上,瀟灑通過安檢。突然驚覺一事,如遭雷擊。
天啊,手機竟然還在背包內!
這下糟了,家人囑咐,登機前必須聯絡報平安。入關後,尋找公用電話亭,卻無電話卡可用,商店尚未開門,試圖向陌生人求助,又怕尷尬,繞遍機場後,最終向服務台解釋情況,台灣人情味真好,他們同意暫借電話,解決這樁小插曲。
感謝之餘,我走去登機門的路上反思,「沒了手機,似乎就失去生活能力」,過度依賴某物,就像失去主導權,這是好事嗎?
我常容易擔憂,生活中開口經常先講萬一、如果、可能、我猜,「萬一失敗了怎麼辦」、「如果老闆不喜歡怎麼辦」、「可能他會不同意」、「我猜這件事情沒那麼簡單」,人腦像電腦,暫存檔滿溢,就算不當機,效率也低。剛上路就犯低級錯誤,蠢到兩手一攤,無語問蒼天,轉念想,也許老天要我這段時間清空雜念,改變心境。
朝聖之路,也是轉變之路。
「需要毛毯嗎?」從台灣到杜拜的轉機途中,一位阿聯酋金髮空姐詢問我身旁的男子。他皮膚黝黑,身形瘦小,臉部輪廓立體而剛毅。他轉頭給我一個疑問表情,「她問你需要毛毯嗎?」我幫忙翻譯,他恍然大悟,接過米色毛毯並說了聲謝謝,然後披在腿上。
沒想到微不足道的幫助,卻開啟一段對話,像生命中偶然遇見的風景,觸動內心。
「你要去哪?」男子問我。「朝聖之路。你呢?」我回答。「什麼路?」他好奇地挑眉問,我簡單介紹這條歷史悠久的療癒之路,起源於耶穌門徒的故事,吸引世界各地的朝聖者徒步穿越西班牙。而我選擇了「法蘭西之路」(Camino Francés),全程近八百公里。他驚訝地說:「我走不了八百公里,這次我到歐洲五十天,先去波蘭,然後再看要去哪裡,還沒決定。」
原來他沒計畫,沒目的地,也沒預訂住宿。他做了我不敢的事情。有時候,在人生的某些階段,「沒有計畫,或許是最好的計畫」。
我想到他英文不好,在歐洲怎麼旅遊?「管他去死。」他豁達地說。「五十天很長,工作怎麼辦?可以請假嗎?」我又問。「管他去死,」他斬釘截鐵,卻語帶幽默,「我辭職了,反正過段時間就要出國走走。」「你是做什麼的?」我好奇,「油漆工。」他微笑。
「管他去死」,四個字如雷貫耳,讓我在機上沉思,平日裡,我生活得太過謹慎,連外出吃飯也要查谷歌評論,生怕踩雷,但這種「還沒吃飯就擔心」的態度,像活在公式裡,最終得出的答案千篇一律,沒有波瀾漣漪。
常在工作中,計畫還沒執行,結果也沒出來,我就在做「最壞打算」:「萬一失敗怎麼辦」、「主管可能不會高興」、「他肯定有意見」、「我該如何善後」、「工作太多,做不完」、「目標設得太高,我想放棄了」、「改來改去,真煩」……。
擔心太多而無法專注當下,然後對未來期待,也容易對眼前事物嫌東嫌西,但人生不是拿來嫌的,而是拿來「體驗」,我太會拿過去,比未來,拿別人,比自己,越比越糟,預支恐懼,長此以往,發展成習慣性的迴路,負擔滿出來,扛也扛不住。
上餐館踩雷又如何?沒嘗過清淡,要如何對比濃郁;不曾生病,就不知道健康;沒有悲傷,哪能感受喜悅;沒有錯過,哪能知道什麼是對。許多生活中的「相對」是給人們體驗,最後走向美好終點。說穿了,最大的詛咒是每日活在恐懼裡,走不出去,原地踏步。
「管他去死」,意味著把主導權拉回自己,不受外界影響。「自己的生命,自己做主」「對於外界碎語,管他去死」。沒想到在一萬英尺的高空中,狹窄的經濟艙內,簡單的四個字如同雷擊,喚醒我「隨遇而安」的心態,他無計畫的歐洲之旅,隱含「說走就走」的勇氣,示範輕鬆放下的生命哲學。
朝聖之路才剛開始,我就有收穫,我從來都不會的,一個素未謀面的油漆工教會了我。

◆ 原諒,是最好的減重方法
因緊張而稀裡糊塗地把手機放進登山包托運,幸好飛機上有高人贈四字真言,令我學會放寬心。在杜拜三小時轉機,也成「人生轉機」,讓我開始關注外界,而非僅僅是眼前的小機器。
一件事情,原以為是如臨深淵,換個想法就變冰雪奇緣。
飛行萬餘公里,最終抵達法國巴黎戴高樂機場。旅客如龍,望不到盡頭,通關處僅有兩人核章,效率頗低。我耐心等待卻又開始擔心,因為手機放在背包側邊,只由一層薄薄的零錢袋保護,擔憂行李在移轉時受損,或高空中行李艙的溫度與壓力變化導致手機故障,如果手機壞了怎麼辦?
腦海總是喧嘩不休。
通關後,領回登山背包,心情忐忑不安,打開拉鍊取出手機,輕輕按壓側邊按鈕,慶幸地發現一切正常!我感到內心煙花爆炸,彩帶飛舞,事實證明,大部分的小劇場不過是自找煩惱。
按照路線,準備搭乘輕軌、地鐵、火車前往巴約訥。到了輕軌月台,還未來得及查看指示,就見到一群人匆匆登上即將開動的列車,我本能地迅速跟上。車門剛關閉,心中暗喜時間剛好。隨後查看車廂內指示,發現方向錯誤,剛剛暗喜個屁。
我想人們之所以害怕成為異類,習於從眾,即便是走錯方向,也不願意與眾不同,因為我們害怕「不一樣」。
下一站下車,換乘對面列車,再從輕軌轉乘地鐵,前往當費爾-羅什羅站(Denfert-Rochereau)。買了車票,試圖通過票閘機時卻無反應,旁邊一位法國帥哥見狀主動幫我,原來是票孔故障,換個閘門即可通過,我向他道謝,然後前往巴黎蒙帕納斯站(Gare de Paris-Montparnasse)。
在法國罷工抗議期間,許多事情陷入停滯,鬧得沸沸揚揚,多數火車停運,打亂旅客的交通計劃。但幸運女神眷顧,我並未受到影響,成功坐上火車。望向窗外美
景,綠草茵茵,寬廣宜人,感歎歐洲對自然的崇尚與亞洲截然不同。抵達巴約訥時已是深夜,街上無營業商家,只剩下幾間小酒館,我前往火車站旁的下榻處入住。
接待我的是一位銀白灰髮色的大叔,名叫法蘭西斯(Francis),身上有些酒氣。我出示 Agoda 的預訂證明和信用卡記錄,說明已支付五十八美金。法蘭西斯看了一眼電腦後,回應說尚未付款。「怎麼會呢?」我感到焦慮。於是拿出手機展示網頁證明,他再次檢查,依舊搖頭,我感覺到他的酒氣,評估繼續耗費時間溝通可能無效,無奈之下掏出信用卡重新支付。
進房後,心情懊惱,旅程剛開始就損失五十八美金,換算成歐元,足夠我在庇護所住上好幾天。洗漱後,我回到櫃台,打開電子郵件和APP,試圖讓法蘭西斯確認支付記錄,但他的酒氣比之前更濃,也不太說英語,揮了揮手,表示明早再處理。我想到電影中法國人高傲的形象,內心湧起一股憤怒。
翌日早晨,我再次詢問櫃台,這次是一位鎖骨刺有蝙蝠圖案的女性,渾身散發著濃厚的文藝氣息。我向她解釋昨晚的情形,希望能拿回被多扣的房費,「真的沒有記錄。」法國女士說。「好,謝謝你,請問早餐需要多少錢?」我放棄追問了,「十一歐元。」她回答。
我走向咖啡廳,倒了一杯熱咖啡,望向窗外冬末的巴約訥街頭,坐下來沉思,不愉快的情緒開始燃燒,但油漆工的話突然浮現腦海,像是伏筆,等待情況發生,看你如何應對旅程中的損失。我決定打開心扉,「管他去死」,選擇原諒和放下。

「嗨,十一歐元,早餐費。」我愉快地支付給法國女士,「等一下,不要走,我找到問題了,我們多收你一晚的費用,」她說,「昨晚同事以為你要住兩晚,可能有誤會,我退費給你。」

驚喜,在原諒之後發生。

沒有懊惱,就不會驚喜;沒有損失,就不會放下;沒有給出笑容,對方也不會回報禮貌。這一夜讓我明白,事情是中性地,你的世界變成什麼樣,全憑你如何看待,「世界是一面鏡子,照出你的心緒」,無論如何,你永遠有選擇。

原諒,是最好的減重方法。把多餘的情緒都丟掉,輕鬆自在。

02、我要出去走走(巴約訥)

二月的巴約訥,氣溫低於五度,河岸邊海鷗飛舞,陽光如金粉般灑落,尼夫河面波光粼粼。我鑽進城市街角的小巷中,街上的旅客背著大包小包,悠閒遊覽,欣賞城市。在這裡,時間與台北不同,節奏和緩,我開始與自己對話。

我不知道,我想要什麼。

二○二三年初,阿嬤往生,小時候跟她一起做鑰匙圈,像玩具一樣的腳踏車造型,她批貨回來組裝,我也幫忙,三秒膠常把手指頭黏住,只好去找大人求救。我們拉小推車到公園裡賣,在我記憶裡時光雖久遠,卻從未過去。

家裡經濟條件不佳,房子很小,三餐粗茶淡飯,大人們奔波張羅生計,我無人管教,成了鄰里間「最野的孩子」。五歲一個夏日午後,我在外面玩耍後回家,粗魯地脫下衣服,在空中甩舞,衣角恰巧勾到熱水壺,沸水噴灑上身,我感到皮膚和肉分離,又癢又痛,一抓,一大片皮膚脫落下來,撕心裂肺!

我胸口、手臂和大腿根部的皮膚,就像滾水汆燙小卷,皺擰腫脹了起來。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的身體「熟了」!嚎啕大哭,難以止息,驚擾鄰居紛紛在紗窗外顛腳探視。

按照舊時迷信,阿嬤急忙地拿出冰箱裡的東西替我敷上,比如醬油、雲南白藥。送去急救時,醫生斥責為什麼塗抹這些,但看見兩老無辜的神情,他未再多話,專心治療我身上多處的二度灼傷。

九○年代的加護病房,每天醫療費用高昂。我記得很清楚,雖然是自己不小心導致燙傷,但有一天,病房內電話響起,平時只說台語的阿公,特地練習國語,從電話那頭說:「國瑋,對不起,我不應該把燒開的熱水放在你能碰到的地方。」

第一次聽阿公說國語,咬字和腔調既陌生又熟悉,我驚訝地忘記身體的灼烈感,腦袋一片空白,阿嬤接過電話,問我還痛不痛,想吃什麼?掛上電話後,我更自責難受,在不應早熟的年紀裡,第一次體驗人生滋味,躺在病床上掉淚,怕驚擾鄰床休息,便用棉被掩住臉,悶住哭聲,試圖不讓別人聽見,那年,我五歲。

後來我和祖父母分開住,對他們的關心逐漸減少,我很不孝順。國三時,阿公吃完晚餐後突陷昏迷,被緊急送往醫院。我問大人,阿公當時是否感到痛苦。大人們「翻譯」醫院的話,說他像是睡著了,不會痛苦。

我去加護病房探望,看到他的手很腫,呈現黑黃色,好陌生認不出來。我輕輕握著他的手,看著滿是皺紋的臉,感覺不到絲毫生機。我知道,只要拔掉維持生命的儀器,他的生命就到這兒了。

這次換我跟他說話,「阿公,我希望你不會痛,這一生你是個很棒的人喔!」幾天後,阿公離我而去。

再後來,我因工作赴外派駐,工作繁重,回家的次數更寥寥無幾,給自己的藉口是「工作太忙」、「沒有時間」。某天傍晚,接到家人電話,說阿嬤走了,當時我正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沒有哭,沒有起身,只是發呆,靜靜地望向遠方,坐了很久很久。

我沒如預期中那樣崩潰,反而陷入深深的沉默中,在那個世界,我無法原諒自己。我知道人生不會重來,所以更加安靜不說話,僅是深呼吸。可我相信,沒人會真正死去,只是換個地方體驗,久別重逢的奧祕。

多年來,我逐漸變得麻木,有體無魂,對什麼都無感。在社會上,逼自己努力達成別人期待,對任何事,點頭說是,面對指責,委屈吞肚裡,回到家沉迷在手機上,反覆觀看網紅影片,越看越空虛,所謂「活死人」大概說得就是我,日復一日。

我覺得生命像一隻慘白的骷髏爪,緊掐著我的咽喉,窒息感極重。

我問自己,為何人終其一生追求財富、名聲和地位,死後卻歸於塵土,能帶走什麼?在社會上,充斥各種逢場作戲,阿諛奉承,心機算計,面對他人惡意,最好的方法是忍氣吞聲?如果人生是為這些存在,終極意義是什麼?活著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我渴望改變,但不知怎麼改變,想多做什麼,卻不知能做什麼。我感到自己既無專長,也無興趣,對未來的方向毫無頭緒。我越來越討厭這個世界,討厭所有人,更討厭自己。我感到生活乏味至極,一無是處。有時會浮現絕望的念頭,覺得「死掉算了」。

同年,我大膽選擇裸辭,拋棄一切,毫無退路。在四十二歲的年紀做出這個決定,我不知道該說自己勇敢,還是愚蠢,又或者是逃避生命。

管他去死,我要出去走走。

◆ 宇宙訊息

離開年薪百萬、步步高陞的工作,整日無所事事,每天必做地,大概是走進咖啡店點杯咖啡,與時間一同靜坐,觀察窗外人來人往,風起葉落,沉思怔忪,感受生命一點一滴逝去。

我不確定下一步何去何從,但人生是不是「先發生什麼,隨後才會觸發什麼」?就像一連串相互關聯的任務,比如辭去工作後,一位十年未聯繫的朋友突然發來訊息,邀約見面,究竟是什麼風把他吹來?

如果是以前,因工作時間,我或許難答應邀約,反倒如今空閒卻讓我有機會探索另個世界。我無法解釋這一切,只能歸類為「宇宙訊息」,待你轉變人生劇情,好戲上場。

朋友名叫麥可(Michael),擁有高大的身形,和藹的面相,爽朗的笑聲,他攜帶著美麗孕妻來赴約。儘管久未見面,但因投緣便很快親切熱絡起來。麥可建議,「你應該去走一趟朝聖之路,我不久前剛走過,你現在有時間,正值冬季,路上人少,我是從西班牙的萊昂出發,一路走了好幾百公里,遇到了許多難以置信的故事。」朋友細數路上趣聞時,我靜靜聆聽,眼睛瞪得像銅鈴一樣大。

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傳奇的一條路?

走朝聖之路最大的挑戰,就是「決定」這一步,會因各種擔心而猶豫不決,裹足不前。然而,從決定、準備到出發,我只花了約兩三週時間,可謂迅速如「閃電」。我參加「修女也瘋狂」的座談會和群組,聽過來人尚志、小凱等人現身說法,熱心叮嚀,讓我倍感激動,隨即上網訂購機票。

西班牙冬季寒冷嚴酷,查詢實照,看到蒼雪覆蓋一切,甚至有朝聖者因大雪受困需要救援,這一切都讓我更加興奮。冬日朝聖之路資訊好少,多數人是春夏秋行,入冬後朝聖者數目銳減,果真如「冬藏」之意,恰巧符合我心,「走入無人之境」,去釋放、吶喊、或者「找自己生命答案」。

平時都待在辦公室,身為一名登山新手,肌耐力不夠,一天走不到一公里,怎麼挑戰每日動輒二、三十公里的路程?最關鍵的便是負重,需「克克計較」。

冬季衣物厚重較難取捨,我只攜帶羊毛內衣褲、羊毛襪、中層保暖棉衣、長褲皆各兩套,一套穿著,一套洗滌,還有一件防雨外套、圍巾、羊毛帽,這就是我全部行頭。其他如快乾毛巾、個人清潔用品、藥品、頭燈、小型吹風機、錢包、必備文件(護照)、登山杖、小型冰爪,總重超過十一公斤。

我原以為自己能夠輕鬆負擔,沒想到才背上背包,在城市中閒逛就感到沉重,導致我背部舊疾復發,只能勤做伸展,抑止疼痛。想起過來人說,行囊的負重最好不超過體重的十分之一,真是不得不聽的智慧。

「也許你得先放棄什麼,才會獲得什麼」,中年裸辭後,十年未聯繫的朋友,突然敲門而至,替我點亮前程,「人生是不是一場精心安排的劇情片,而編劇、導演、主角都是自己」,不禁在想,如果我繼續原有狀態,朝聖之路的訊息還會找上我嗎?

我非常期待自然荒野中的一草一木,雪原上冷冽的氣息,紅土上綿延的足跡,陌生的異鄉人,那些隨意卻深刻的哲思,以及遇見全新自我。如果將期待之情比作股票,那麼分分鐘都是漲停板。

我迫不及待要踏上這場奇蹟之旅。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