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2° / 28° )
氣象
2024-05-27 | PChome書店

苦命、壞人、男女之間

苦命、壞人、男女之間苦命、壞人、男女之間
作者:丁予嘉 出版社:印刻 出版日期:2024-05-15 00:00:00

<內容簡介>

一九八九年,台股創新高,台灣外匯存底屢創歷史新紀錄,世界的熱錢蜂擁而來,台灣錢淹腳目,目空一切!
台灣的經濟邁向新紀元,然而,歌舞昇平的表面,掩飾著黑暗角落裡的骯髒、邪惡、貪婪、無知與無盡的痛苦

暗夜包廂、胭脂粉味,杯觥交錯著飛彈危機的凶險暗流
風流成性的紡織業富三代與電子業大老狼狽為奸
讓坐擁科技專利的傻博士,稍不留神就丟了一輩子心血
豪門認親恩怨、內線交易疑雲、軍火與間諜密件
層層疊疊的陰謀詭計,鎮日為錢忙
晚節不保的法官、命運多舛的酒家女、縱橫商場的強人
他們的命運或因偶發的歹念、或因一時的心軟,交錯重疊
勾勒出男女之間讓人唏噓不已的故事

★本書特色:

九十年代台灣經濟奇蹟下,政商糾葛的秘辛
牽涉國防機密、商業詐騙與情色暴力
寄生酒色財權名利場的人,逃得過宿命的詛咒嗎?

★目錄:

自序
楔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作者簡介>

丁予嘉 博士
1957年12月19日出生。
現職:暢銷作家
學歷:美國印地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經濟學博士
經歷:國票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總經理
國票綜合證券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長
國票期貨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長
富邦金融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首席經濟學家
富邦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長
富邦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 總經理
國際投資信託股份有限公司 總經理
ROC Fund Corporation. 總經理
花旗證券股份有限公司 首席經濟學家暨投研部主管
美商麥肯錫顧問公司 大中國地區 研究部主管
國立台灣科技大學 企管系、所 副教授
中華經濟研究院 第一所 副研究員
兼職:盈正豫順電子股份有限公司 獨立董事 審計委員會主席
華固建設股份有限公司 獨立董事
華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法人董事
亞昕國際開發股份有限公司 獨立董事
Giga Media Corporation, (Nasdaq, GIGM) 董事長 獨立董事 審計委員會主席
中華民國仲裁人協會 仲裁人

著作:
《史蒂格勒論文集》,1992年5月,遠流出版社,丁予嘉譯
《丁予嘉給你88堂理財課》,2005年4月,高寶國際出版社,丁予嘉著
《今貝世界》,2022年9月,城邦文化集團,商周出版社,丁予嘉著


★內文試閱:

•自序

這是我的第二部長篇小說,寫社會現實的小說。三男三女,共六位主角,每一位主角,都有鮮明的性格,他們因為不同的原因而認識,卻編織成複雜的故事。有出生就「苦命」的,有後天才苦命的,有先天就注定是「壞人」的,有到後來才變壞的;苦命的,常常遇到壞人,很壞的,常常卻是現世不報。這就是社會的現實。更有趣的是,我用各種不同的「男女之間」的感情,串出六位主角一生的精彩故事。
本書中的「我」,是一位法官。臨近退休的時候,為了正義,為了心中揮不去的嫉妒,為了得不到的鍾愛,而萬念俱灰,放棄辯護,坦然入獄。這位法官把六位主角所涉及的案件,拼湊、私訪、整理,佐以法庭內外的證據,在外役監獄裡,娓娓道來。一直到第五章的後半,「我」才出現。這時,主角們一個一個地進入「我」的法庭,開始與他們相知相識,展開扣人心弦的情節。
我的第一部小說《今貝世界》,寫的是人性的貪。我在金融業廁身三十年,貪的題材與花樣,垂手可得。我的這部小說,《苦命、壞人、男女之間》,寫的是人性的壞。壞的種類太多了,從古到今,不分中外,任何事情都可以牽扯到壞。小壞,如心中閃過的非分的念頭;中壞,如貪圖他人之物,傷害人於有形;大壞,如使人家破人亡,陷眾人生命財產於危險。壞的範圍太廣,人皆有之,又無所不在,所以,人們心中總是想著壞與報應的連結,然而,在我的觀察裡,人心的好與壞,與不同命運、不同成長背景的連結,更發人省思。我費盡心思,寫了不知多少張廢紙,畫了不知多少張錯誤的架構,終於,我決定用一位正直的法官,用說故事的方式,以男女之間不同的感情為主軸,訴說成長、命運與壞的連結。壞可能明顯,也可能隱晦,端看你自己的判斷。
印刻出版社的初安民社長,很懷疑地跟我說:「你懂什麼命苦?你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啊!」我說:「正因為如此,我才有更深刻的體會啊!」我一輩子順遂,但是,我看過、接觸過苦命的人,因為我跟他們不是同一國的,他們的敘述才沒有顧忌,有時更為真切,對於我來說,更打動我心。我的小說裡,苦命的人,相同或更苦命的,在現實社會裡多了去了,但是,苦命的你,會跟我的小說一樣,如此多劫,如此引人熱淚嗎?心存壞念的人,付諸行動的壞人,在現實的社會裡多了去了,但是,窮你一生,你曾經有好的念想,卻被沒得選擇的出生與成長的背景給吞噬嗎?
這部小說,十萬餘字,對沒有閱讀習慣的人,聽起來,頗為厚重、遙遠。其實,完全不需擔憂、卻步,我的口語白話文,讓你看得輕鬆,六位主角的一生,像看著一場一場的連續故事一樣,把你帶進你人生少遇的境界。

寫於二○二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摘文

楔子

我出生於一九五二年,台北縣的新店,二戰後嬰兒潮的中後期,小姓吳。爸爸是公務員,他的曾祖父在清朝末年遷徙到台灣雲林,世代務農,直到我的爸爸愛啃書,不墾地,力求上進,北上念書,大學畢業後,考上公務員,才離開雲林。我的媽媽,小學沒畢業,是老輩逼著爸爸娶的,媽媽是稱職的家庭主婦。我是么兒子,上面有三位姊姊,各大我兩歲。在那個匱乏的時代,我家清寒,但是溫飽足矣。家中的好食物、好用品,基本上,是我獨享,就跟那個時代所有的家庭一樣,重男輕女。我在一九七六年,尚未滿二十五歲的時候,就考上了司法官,受完訓,選擇了當法官的這條路。
我當了快四十年的法官,寫了近四萬篇判決書、裁定書。我見多識廣,自不在話下;我正直不阿,不弄權不仗勢,偶有出軌,也只是逢場作戲,身處在大男人的社會裡,自認無傷大雅。我與老婆的感情,歷久彌堅,兩個兒子,一位是中規中矩的耳鼻喉科的醫師,一位是正義凜然的律師,兄友弟恭,全家和樂。
我從小到大,除了吃飯、念書、睡覺,最愛的就是拼圖。一千片、二千片的拼圖,對我都不是難事,難的是,家中空間不夠,我又常常同時拼三、四塊不同的拼圖,地上、桌上,堆得到處都是,拼完的拼圖也是多到沒地方放。反正,這是我每天必做的事,不論多麼忙碌,不管家人的抱怨。
在我快要退休的前一年,因為我本性固執,所以常招怨恨,我悲天憫人,所以故意疏漏,偏袒弱勢。二○一五年,遭不良同僚的檢舉,在我的固執與氣憤之下,我放棄纏鬥,放棄相當豐厚的退休金,二○一六年坦然入獄。還好,坐監牢的苦日子,沒有太久,就被發配至外役監獄,平日照顧花草,週末還可出監休假,還算舒適。
我要跟你們說一個故事。這個故事,跟拼圖一樣,是我從判過的無數的案子中,整理法庭上的告白、法庭外的傾訴;訪查出身悲慘、歷經苦難的好人,探究慾望無窮、壞到骨子裡的壞人;我思索他們的童年成長與社會化的過程,對一輩子的影響;我抽絲剝繭,找出相關細微的線索,推敲男女之間的關係,佐以在法庭上的證據,一點一滴拼出來的。故事裡的主角們,我本來都不認識,直到他們一個一個的來到我的法庭。

第二章(節錄)

一九九四年,舒琪剛滿二十六歲。李登輝自蔣經國逝世後,一九八八年繼任中華民國總統,後來又經第一屆國民大會選任為第八任中華民國總統,也滿五年了。台股自一九八九年創下高點之後,隨著外匯管制的取消,開始施行浮動匯率、利率自由化之後,加上本地主流派與外省非主流派的政爭,野百合學運燒遍全台灣,國際政治經濟紊亂,台股一瀉千里。
舒琪當業績幹部也五年了,藉著曾董的鼎力相挺,加上自己的努力,舒琪在基隆的山上,稍稍低一點的地方,貸款買了一間兩房一廳的公寓,媽媽、妹妹總算有個屬於自己的棲身之所。為了工作方便的關係,她自己在台北市租了一間套房,比起以前在汐止,三夾板隔的小房間,要舒適多了。曾董後來也當上國大代表,生意興隆,業務蒸蒸日上,尤其是在東南亞、中國大陸蓋了多家工廠,降低成本,增加產量。也正因如此,在台灣的時間不多,也很少支持舒琪的業績,還好,舒琪憑著自己的手腕,結識了不少新客人,收入尚可。她的手腕,其實就兩招,一是寧可犧牲一些自己的抽成,讓客人覺得划算;二是教導小姐如何親暱地招呼客人。服務不到位,小姐得不到框,賺不到錢,還會被舒琪臭罵一頓,能得到框的,她甚至還自掏腰包,發點獎金。她自己以身作則,不論是陪客人晚宴,還是在包廂服務,總是能讓客人色瞇瞇地點到為止,客人覺得占了一點便宜,小姐、自己也賺到了錢。但是,沒人知道,舒琪當了三年公主,五年幹部,依舊是處女。
一九九五年的一個平常的夜晚,舒琪陪著三位電子業的老闆,加上一位比較年輕的主客晚餐,這位主客,說年輕,也不至於,比起三位老闆,至少小個八、九歲,四十出頭歲左右。斯斯文文的,襯衫燙得挺挺的,西裝的質料是出奇的好,舒琪幫他掛外套時,手上的觸感,立刻傳達了這個訊息。三個老闆的其中一位,是舒琪的常客,電子業的名人,H董,平常呼來喝去的,囂張得很,今天的晚餐,對這位客人,卻異常的尊敬,他們對這位整齊、斯文的客人,百分之七、八十講的是英文,客人也用英文回應,只有話題離開生意的時候,才說國語。舒琪的英文一竅不通,卻了然於心,他們故意用英文談事情,覺得客人還是不相信她,雖然有一點不高興,但是,已經不錯了,這樣重要的飯局,還不忘記叫上她,飯後就去店裡續攤,十足的認可啊!
晚餐間,舒琪大多時候處於鴨子聽雷的狀態,偶而,大家舉起杯,喝一點。倒是,這位主客,Jason,得空時,眼睛望著舒琪,手扶著酒杯,示意喝一下的樣子,大家瘋言瘋語地調侃舒琪,說她真的是一等一的狐狸精。晚餐剛開始的時候,舒琪就對這位 Jason 劉先生頗為注意,酒店裡這樣的客人不多,又是她常客的座上賓,不論談吐、動作、吃相,都像是外國人,很有教養的樣子。整個晚餐,都是三個老闆恭敬地請教 Jason 的看法,什麼事情的看法,舒琪不知,反正就是某種高科技,Jason 不慌不忙地為他們解惑,常常就是幾句英文,三個老闆的表情,立刻獲得紓解。
劉承義,在波音國防公司總部三年,被外派到澳洲布里斯本分公司,又幹了五年,厭煩了他的專長,超高音速的穩定系統,這是發射衛星、發射飛彈、先進戰鬥機上不可或缺的必要技術,厭倦了澳洲,厭倦了 Backgammon,厭倦了 Union Jack 酒吧及 Larry 的農場,更對澳洲的小城市,覺得無聊極了。獵頭公司把他獵到GE(奇異),才三十七歲的 Jason,飛到波士頓的總部面試,面試第一關不是部門最高主管,而是GE的CEO,傳奇人物 Jack Welch。兩人談了四十分鐘,只談組織管理與生產力,Jason 對穩定系統的專業,竟然應用到組織管理中的最適配置,不追求和諧,但求效率與生產力,深獲 Jack 的賞識,面試完畢後,部門最高主管 John Bradley(Jason 以後的老闆)、人資、財務、部門祕書、行政,已經在隔壁的會議室等他了。顯然,他已通過面試,主管GE的國防電子部門,雖不是最高主管,但是在美籍華人中,這個位子,可能無人能出其右。
晚餐結束後,五人分坐兩輛黑頭大賓士到舒琪的店裡。H董與 Jason 坐一輛,舒琪和另外兩位坐一輛,舒琪當然坐在副駕駛座,車程中,其中一位老闆跟舒琪大聲說:「Jason 是美國GE的高管,國防工業的專家,戰鬥機、飛彈都懂,中山科學院特別請他回來傳授經驗的。」「他的專長,應用範圍很廣,半導體的先進製程中,也需要他的 know how。」舒琪說:「我哪懂這些!劉先生整齊、斯文,像是個紳士,又很有學問的樣子。」「動心了喔!」「待會兒,好好安排幾位美女,坐他旁邊,今晚,我們要讓 Jason 爽一下!」舒琪回答:「早就安排好了!預框了四位美女,已經在包廂等候。」
一行人進入包廂,四位美女站起來迎接客人,ㄇ字型的沙發,Jason 坐了主位,左右兩邊立馬坐下兩位美女,H董坐左邊沙發,舒琪挨著H董的左手邊坐下,其他兩位坐在H董對面,各有一位美女坐在他們的邊上。H董還在繼續與 Jason 談著在車上未完的話題,絲毫沒有理會其他人,直到 Jason 說:「謝謝今晚的招待,我敬大家一杯。」大家舉起杯,一乾而盡,Jason 卻只是在杯邊啜了一小口。坐在他右手邊的美女,訓練有素地說:「你沒乾杯!」大家一起跟著吆喝,「乾了!乾了!」Jason 冷靜地說:「晚餐時,我們喝的是紅酒,現在喝威士忌,我可能不太行啊!」「並且,明早有行程,要見幾位重要人士,不好意思了。」H董不甘願:「總要喝一些吧!什麼人比你重要啊?」Jason 前幾天都住在中山科學院,行程很緊,下午才到台北,晚上就被H董邀去吃大餐,現在又在酒廊裡,著實有點累了。輕聲地跟H董說:「明早見總統、國防部長。」H董無奈:「哦!好吧。妳們兩位美女,好好服務,幫劉哥按按肩頸、按按大腿唄!」舒琪坐得靠H董很近,聽見了所謂的重要人士,向小姐們示意,要親暱,不灌酒。

Jason 十一點半就起身要離開,三位老闆搶著要送,盛情難卻,讓H董的司機送回飯店。梳洗過後,換上浴袍,輕鬆地舒懶在沙發上,想著舒琪的眼神,成熟,善解人意,帶著一點憂鬱,配上恰到好處的笑容,真的蠻迷人的。「自己還要在台灣待上一個星期,找一晚,自己去!」心中想定,往床上一倒,就睡了。

「請問舒琪在嗎?」Jason 去電舒琪上班的酒店,酒店回應:「楊副總晚宴,約十點進公司。」「要訂包廂嗎?」Jason 說:「好!小包廂就好,我一位,劉先生。」

Jason 在波音國防幹了八年,跳到GE也已經八年多了,對工作一絲不苟的他,下班回家後,就喜歡宅在家裡,腦袋還是想著與工作相關的事務。公司同事聚會,他只選擇性的去,他對情緒的控制,就像寫程式一樣,絲絲入扣,謹慎周延;遇到難事,就跟賭 Backgammon 一樣,冷冷靜靜、計算機率,沒有把握,絕不出手。Jason 是一個無趣的人,大家都這麼說,但是,他的工作績效,總是獲得許多獎勵,加薪、分紅更是令人羨慕。在GE的第四年,他就已經與他老闆 John 平起平坐了,可是,Jason 是黃種人,是歸化的美國籍,不是在美國土生土長的,在尖端國防科技上,美國政府是不會完全信任他的。Jason 在 Carnage Mellon 的台灣同學,畢業後,去IBM工作,也做得很好,一路升到高管,只要從國外返回美國,就會有國土安全部的官員禮貌性拜訪。Jason 前幾次返台休假,再回到美國的時候,每每被拜訪,常常還不只一次,為了工作,搏取信任,索性把媽媽接到美國,與他同住。這次與中科院的交流,內部開了兩次會,國土安全部的官員還派人對中科院做了調研,確定沒有什麼問題,才放行的。

「劉先生!妳一定是想我了,昨晚才來的,今晚又來看我。」舒琪進了包廂,笑笑著說。晚宴的時候,她稍稍喝多了一點。Jason 坐著,看著舒琪走進來,一襲淺黃色的連身露肩洋裝,胸前倒ㄇ字開口,乳溝被一雙大奶擠得只剩一條線了,裙子也短,一雙白白的、均勻的、肉肉的腿,配上銀白色細絲高跟涼鞋。「Jesus!」Jason 被電到了,吞吞吐吐地說:「妳好!」舒琪很大方地坐在 Jason 旁邊,拉著 Jason 的右手,說道:「好!你好嗎?今天早上的行程,都順利嗎?」「順利!」兩人寒暄幾句,舒琪發現這位劉先生,乾坐著等了她四十分鐘,沒叫小姐來陪。「公主,叫雅雅來上檯。」舒琪說,「怎麼不先叫位小姐來倒酒?」「沒關係的,靜靜的,先想想事情。」Jason 看著舒琪露出三分之一的白晳大奶,不經意地回答。「來!雅雅,坐劉哥這邊。」

Jason 身高一八○,在澳洲、美國交過不少女朋友,但是,從未論及婚嫁,至今依然單身一人。他不太喜歡太高大的女生,昨晚,舒琪安排的兩位美女,都是一百七十公分以上的,加上高跟鞋,幾乎與他同高,都是酒店的紅牌,可是,Jason 正眼都沒瞧她們一下,倒是H董色瞇瞇的一直跟其中一位拋電眼。舒琪八、九年的酒店經驗,不是混假的,猜得出 Jason 要的是個兒嬌小,臉蛋圓潤可愛的。雅雅一五八,二十二歲,瞇瞇眼,可愛型的,舒琪一六二,二十七歲,有點成熟的韻味,卻剛好是 Jason 的菜。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