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7°
( 28° / 26° )
氣象
2024-01-31 | 報新聞

《可憐的東西》 性欲過剩的『陰道襯衫』

《可憐的東西》 性欲過剩的『陰道襯衫』

文/袁青

《可憐的東西》(Poor Things)有望二度封后,與其說女星艾瑪史東(Emma Stone)口碑爆棚的全裸演出,不如是飾演「科學女怪人」貝拉,充滿隱喻的『陰蒂襯衫』造型,令人玩味。

「隱喻女性生殖器設計的『陰蒂襯衫』,」一件2個泡泡袖籠、前胸開叉,周遭全是褶皺的衣飾,貫穿整部電影,陪襯著貝拉離奇的性欲,到試圖擺脫時代對女性偏見,追求平等與性解放的劇情張力,某種程度也連結了「性之於時尚」微妙的關係。

《可憐的東西》 性欲過剩的『陰道襯衫』

《可憐的東西》 性欲過剩的『陰道襯衫』

《可憐的東西》片中,19世紀維多利亞時代晚期的女主角貝拉,從投河輕生、換腦、到心智停留在孩童階段的的荒誕實驗,以至與花花男子私奔,淪落妓院維生的「體驗」,每套服裝都有很戲;而幾乎從頭到尾都是披散長髮的造型,更是一種代表「反社會」的梗。

《可憐的東西》 性欲過剩的『陰道襯衫』

《可憐的東西》 性欲過剩的『陰道襯衫』

其次是像美人魚尾巴的「龐大的裙撐,」反映女主角無法窺視的內在;而「緊身馬甲燈籠睡褲,及一雙靴子。」也都是基於維多利亞時代史實下的巧妙時尚構思。

《可憐的東西》 性欲過剩的『陰道襯衫』

《可憐的東西》 性欲過剩的『陰道襯衫』

至於,雪地裡,一件膚色乳膠大披肩則是,對借由妓女生涯體認"性欲過剩"的防護象徵。

最後,穿著黑暗陰森學院風,找回獨立新女性真我,彷彿從伊甸園走到人間的夏娃,經歷大風大浪才發現,包括女性對於「自由、恐懼與勇氣」的驗証,其實「真相就是最好的保護」。

《可憐的東西》 性欲過剩的『陰道襯衫』

《可憐的東西》 性欲過剩的『陰道襯衫』

終場,被換了羊腦,無意識地跪著狂吃草的男子,成了女人眼底《可憐的東西》?也點出男性沙文主義的下場。其實說起瑞典裔的美人兒艾瑪史東,戲裡到戲外的衣著品味,宜古宜今。身為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最佳代言人,天生衣架子,自帶風情的她,能不能二度奪金,己不用再証明;倒是期待奧斯卡之夜,大膽破尺度演出的艾瑪史東,會帶來什麼百變的風情。

The post 《可憐的東西》 性欲過剩的『陰道襯衫』 appeared first on 報新聞 Mega News.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