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12°
( 12° / 12° )
氣象
2024-02-06 | 台灣好報

文字且留痕/李俊傑

李俊傑

走在城市路口,總喜歡停留片刻,去觀望這個世界,去體驗一種感覺,去發覺一種美,亦或是尋找一種答案。久而久之,彙聚成一種不竭源泉,化成了紙質的鉛字。

倘若說,人生有“滿足”的話,文字必定是一個。這個滿足,不是自滿之意,而是感覺豐盈。只因文字隨心流露,身心也倍感愉悅,仿佛置身山海,被風吹拂,享受淨爽的呼吸。畢竟人生這一世,能有點兒快樂的事,其實不簡單,與其培養安排,不如隨心而動。儘管愛好頗多,但是文字的位置從未改變,不止熱愛,還有充實。

曾有人聊起,認為寫文字挺難,親友也持同樣觀點。可現實中,會倍感快樂!所謂的孤獨、難下筆、思路空、沒體裁,似乎都不曾遇見。很多次,只是把所想映於紙面,就已達千字,連夢境醒來記得,匆匆記錄最多可近萬字。或許也因這份摯愛,讓文字總是不離不棄。

就像美食對人的誘惑,旅遊對人的放鬆,文字對我而言,其實也是一種享受。每次提筆,仿佛都是在和友人對話,侃天說地,相聊甚歡。有嚴謹話題,彼此認真聊;有快樂心情,彼此共分享。最為難得,是彼此間的默契配合,仿佛伯牙與子期,你有所想,它有所映;你未料及,它也會提及,從而在呈現時,頗為美妙。

有時感覺,與這位知己是心意相通的。興致來時,即刻提筆彙聚成文。感覺未到,繼續沉澱各自安好。仿佛在平行空間,有需要時發送信號,無論多遠都能回應,很是難得。

文字,總是要留下痕跡的。能形象反映客觀現實,表現內心情感,傳遞社會文化,這也是文學為何排在“八大藝術”之首的原因。也因如此,賦予了文字一種使命、一種精神、一種價值!

創作文學,都有會一種使命感。想要以文字,改變當下。於是,有興致到來時,在不同感覺中,賦予不同方向,殊途同歸,傳遞著激勵和希望;也都會有一種精神,想要以文字,淨化心靈。於是,每一次落筆時,都置身於境中,賦予心的洗滌,予以蛻變,傳遞著昂揚和奮進;更會有一種價值,想要以文字,賦予意義。於是,有深刻領悟時,在不斷思索中,賦予存在意義,歲月輪轉,傳遞著真諦和力量!

捕捉文字的靈光,很像捉螢火蟲,既要隨遇而安,也要創造機會。恰逢機會,要抓緊;機會渺茫,要沉澱。因此,對於文字的創作,都很隨性。無論走在城市街巷,還是奇山秀水,也無論在心情愉悅,還是有些頹然,總會有一種動力支持它的彙聚。

以心成文,以情傳人,心裏卻未曾言好,只因總期待新的文字。也很少翻看從前,只因革命未完仍須努力。這份革命,是一生的革新,是一世的奮筆,是生命的采寫,更是精彩的回眸。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