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6°
( 27° / 25° )
氣象
2024-04-01 | 台灣好報

我也愛享受/夏俊山

夏俊山

恒大垮塌,許老闆堪稱“帝王般”的生活也為公眾所知。有微友感歎,許老闆真會享受!其實,誰不喜歡享受?只是“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回顧幾十年前,我也是愛“享受”的啊。

記得上世紀七十年代,我中學畢業回到生產隊種地。農活繁重,身無分文,一起幹活的發小,常常咒天罵地。我呢,覺得苦累是罵不走的,貧窮也是罵不走的。倒不如苦中作樂,“處涸轍以猶歡”。沒有洗臉池。清晨,我就把目光投向小河。清清的水潺潺流著,水面上飄著淡淡的霧氣,仿佛仙女手中擺動的極薄的紗巾。紗巾底下,幾根翠玉似的蘆葦悄悄地挑破了水面,仿佛在期待一種極神秘的聲響,”波喇”一聲,真有一條紅尾巴的魚兒,衝破水面,蕩起了滿河的漣漪,於是蘆葦輕搖,我倒映在水中的影子也在搖擺。遠處幾隻白鵝拍著翅膀,哼唱著遊過來,讓人不禁想起駱賓王的名作:“鵝,鵝,鵝,曲項向天歌,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

——享受此景,何須金錢?

沒有遊樂場。白天,幹活累了,一片草地便是我的“席夢思”,放眼望去,一幅世界上最大的螢幕便呈現在我的眼前:白雲如柔曼的素絹散落在蔚藍的海上;空中,太陽放出燦爛的光芒;輕捷地飛過的小鳥,多彩的羽毛在陽光下閃爍著迷人的色彩;翱翔的雄鷹,平展著兩翅在無聲地巡邏。閉上眼,鳥兒的鳴叫,還有蟋蟀、蚱蜢、蜜蜂以及知了們發出的各種聲音,匯成一種特殊的交響樂。空氣中彌漫著花和草的清香。遠處,村子裡傳來一兩聲雞鳴,使人感到天地悠悠,悠得曠遠,似乎歲月已經停止,人也進入冥冥之中,只有幻覺如雲出岫,嫋嫋地從青春懷中升起……

——享受此樂,何須金錢?

沒有電燈。晚上,我就摸黑上床,不去欣賞星星,就聽那風鳴雨唱。雨打在屋頂上,樸、樸、樸,打在水桶上,咚、咚、咚,打在水缸裡,叮、叮、叮,鄉村聽雨,別有情趣,神思遐想,油然而生——想筍的破土、竹的拔節,想山的蔥蘢、溪的窈窕;想莊稼人稻花深處,一步步踏停蛙鼓;想豆粒在豆莢的小床醒了成熟的夢,“叭”的一聲蹦到地上……

——享受此趣,何須金錢?

沒有餘財。茅屋的門也很少上鎖,不像現代都市人,木門之外裝鐵門,大有老死不相往來之勢。鄉鄰們的心也是敞開的,沒的升官弄權的明槍暗箭,沒有爭名奪利的爾虞我詐,有的只是坦誠與熱情,誰家有了好吃的,常常是你送我一碗,我回你一碟。有自種的蔬菜瓜果、自養的雞鴨鵝兔、自捕的鮮魚小蝦……彼此間的那一份真情,那種純樸天然的生活感受,讓我至今難以忘懷……

——享受此味,何須金錢?

沒有過多的食物。不需要冰箱,也就不擔心停電。夏天的傍晚,門前的土場上擺一張木桌,一盆粥一碗鹹菜,一家人圍坐,嘻嘻哈哈的,吃得很開心——好食物不如好胃口,更何況我們都握著蒲扇,你幫我趕蚊子,我幫你扇風,和睦、安詳、溫馨,吃什麼不開心?記得有一次煮了只鹹鴨蛋,母親把它切成了四瓣,分給我們姐弟四人。她自己卻就著發黑的鹹菜喝粥。媽媽呀,你也嘗一口鴨蛋吧!推來讓去,媽媽就是不肯吃。我們的眼睛濕潤了,心裡的暖流直往上湧……

——享受此情,又何須金錢?……

一晃多年。當年的夥伴,有的“錢途”寬廣,好像不揮金如土就沒有鶴立雞群的優越感,很不舒服。有的仍牢騷不斷,好像沒有發財,活得平凡,就很憋屈。有的健康不佳,老是擔心大去之期不遠……我呢,仍在異鄉打工。有好友不理解:你和老伴的退休金不少,還要去掙錢,這是何苦呢?

我該如何回答呢?要不要告訴他:我也愛享受,但是,我從不認為像許家印那樣的奢華生活才是享受。“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同樣是“享受。我總覺得:“享受”常常是一個人的心境問題、認識的角度問題。晴天時,則愛晴;雨天時,則愛雨,心靈無牽絆,心胸無塵滓,就會日日是好日,時時皆好時。

我也愛享受,愛的是不靠金錢支撐,不管花開花落,我自堅強樂觀的精神享受。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