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30°
( 30° / 28° )
氣象
2024-04-19 | 台灣好報

建築工地最美勞動者(外一篇)/梁征

梁征

“五一”前夕,49歲的李師傅正在專案的建設工地上忙活不停。因為工程趕進度,他放棄了休息,依舊堅守專案。

這麼多年來,在李師傅眼裏,電焊是一項技術性很強的工作,他絲毫不敢馬虎。最開始學習電焊的時候,為了將理論知識運用於實踐,李師傅必須每天到現場,那時正值炎熱的夏季,在工地上走一個來回,就汗流浹背了,腦門也被曬得發暈,皮膚曬得黝黑,脖子後方甚至被曬掉了一層皮。李師傅戴著面罩焊接鋼筋,額頭上豆大的汗珠子不停地往下掉。時常會出現頭暈、渾身發軟、想吐的症狀。每當這時,他就默默走到一旁的陰涼處坐上幾分鐘,喝點水休息一下,然後繼續。

下了班,回到工地宿舍,李師傅累得什麼也不想幹。想著在外地讀書的孩子,想著體貼的老婆,不知不覺就進入了夢鄉。第二天,他又生龍活虎地出現在工地上。

“鋼筋這東西,冬天摸著冰涼,夏天摸著滾燙,當我讓它們像士兵一樣筆直地站立到需要它們的地方的時候,我的心裏頭舒服極了。”李師傅常說:“人要像鋼筋一樣實在,一樣有用。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心裏才踏實。”

建設工人生活很苦,李師傅絲毫不掩飾這一點。最苦莫過相思苦。參加工作30年來,他只有5個春節在家度過,一年365天見不到父母、見不到老婆孩子是家常便飯。想家的時候,除了打打電話,發發微信,李師傅就用苦練技術來度過閒暇時光。只有高中文化的他,虛心向師傅請教,掌握了鋼筋電焊、搭架子、澆鑄、泥模等技術,成為全公司上下響噹噹的技術能手。

有一年春節,專案上的工友多數都回家了,李師傅主動請纓堅守專案,除了忙電焊,還和工友一起每天重複著同樣的動作,扛鋼筋、搬運鋼筋、綁紮鋼筋……李師傅說,“工地上人手少了,我雖然辛苦點,但是這是工地上最基礎的工作,總要有人做。而且,家裏上有老下有小,為了他們我也得堅持。”

從成都到北京,北京到武漢,從武漢到深圳,一路走來,十幾個專案,都留下了李師傅的足跡,都流下了他辛勤的汗水。

風餐露宿,漂泊闖蕩。辛勤地幹了這麼多年,李師傅的收入也從最初的每月400多元提高到1600多元再到如今的8000多元,但他的身份,依然只是一名普通的技術工人。沒有職務,沒有榮譽。有的只是專案部對他技術的信賴。

談到這些,李師傅沉思了一會兒,然後堅定地說:“當我看到最初還是池塘水坑的土地上蓋起高大建築的時候,我有一種成就感。這就是支撐我的精神動力。對我來說,最光榮的就是能夠勞動掙錢,最踏實的就是把本職工作做好,最希望的就是能夠有時間,到自己曾經參與建設的工程,好好地走一走,看一看。”

工地上像李師傅這樣的人很多,他們很少有時間陪伴家人,更多的時間都是在忙碌的現場勞動;他們遠離都市的繁華,整天呆著繁忙的工地現場……他們就是辛苦奮鬥在施工工地的工程人。

又是一年“五一”勞動節,這是屬於勞動者的節日。正是因為我們身邊有無數個李師傅這樣默默無聞的奉獻的人,我們的企業才會越來越強盛,我們的國家才會越來越強盛。看著他們辛勤的勞作,我們有理由相信祖國的明天一定會更加美好。

◆故鄉的香椿
又是一年春來到,品嘗香椿的季節悄然而至。

我的故鄉在江漢平原的一個小鄉村。每當三四月大地回暖之後,到了清明節前後,老房子旁邊,我家菜園的土圍牆邊上的那棵香椿樹歷經一冬的蟄伏休整,光禿禿的樹梢上冒出了細尖嫩芽,漸漸地長成肥厚鏽紅的葉片。要把握好採摘香椿的時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太早香椿芽還未完全冒出來,太晚又會變老。所以,母親每次都會挎上一個小竹籃子,去採摘一把鮮靈靈的椿芽,葉片綠中帶紅,蓬蓬勃勃的,摘那最嫩的尖芽。

香椿可食,《帝京景物略》載:“元旦進椿芽、黃瓜,一芽一瓜,幾半千錢”,早在明朝,香椿已作為貢菜專供宮廷食用,可見它的受捧度,自是不言而喻。

在我兒時的記憶中,香椿炒雞蛋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菜。兒時的我喜歡守在灶台邊,看見母親把香椿嫩芽焯水,切成碎末,放在碗裏,然後和雞蛋攪拌均勻,加少許鹽,放在油鍋裏一煎,不一會,香椿和雞蛋混合在一起的鮮香彌漫整個廚房,嘗上一口,那味道至今都令我難以忘懷。除了香椿炒雞蛋外,母親做的涼拌椿芽、香椿拌豆腐、鹽漬香椿等涼拌菜也深受我的喜愛,煎餅、香椿面、油炸香椿魚等也是我兒時最喜歡的吃食。

“雨前椿芽嫩無絲,雨後椿芽生木質”,香椿,一年僅現半月光景,若是錯過了時間,就要再等上一整年。香椿不僅口感鮮嫩滋味鮮香,而且其營養價值也是頗讓人欣喜,含有豐富的蛋白質、鈣、鉀、纖維素等眾多營養物質,常吃可健脾開胃,提升食欲。於是,母親閑時,趁著鮮嫩,要多采一些,會將一些香椿曬乾。曬乾的香椿也可作輔料,煎蛋餅配上它,無需放鹽,味道十分鮮美。

以前,父母會在春天為我們醃曬香椿幹,待我們回老家時捎上存放到冰箱慢慢享用,滿足口腹之欲,慰藉思鄉之情。

後來,父母隨我到武漢生活,故鄉的菜園早已荒廢。每到春天,偶爾會惦記那棵香椿樹。春天裏,許多人開始眼巴巴的等著這口“春味、鮮味、野味”,只因它所散發出的獨特香氣總是能令人癡迷陶醉。我也會讓我的小孩感受時令的氣息,買上一小把香椿,做最簡單的香椿煎蛋,這道菜成功俘獲了孩子們的胃口,每次都是一掃而空。香椿跨越時空,悄然將幾代人聯繫在一起。

香椿刺激著味蕾,也濃聚著鄉愁。故鄉雖遠,但故鄉的那棵香椿樹,還有親人們留給我們的記憶,雖然經受著時光流逝,卻曆久彌新。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