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
25°
( 26° / 24° )
氣象
2024-04-20 | 台灣好報

拉紅泥/齊鳳池

齊鳳池

75年的冬天,生產隊打機井,急等用紅泥灌漿。晚上吃過飯後,張品隊長來到飼養處,告訴我明天早點兒起,去毛山拉趟紅泥。怕我不認路,他派他的小兒子土猴給我帶路。第二天一大早兒,天剛濛濛亮,隊長和他的小兒子來到飼養處,幫我套上牛車後,他將一袋子花生交給土猴,“這是給你姥姥的,路上別吃。”土猴不耐煩地點頭。

土猴的姥姥家在宜安,離毛山幾裏地,生產隊每年拉紅泥,土猴都跟來,順便給姥姥帶點兒東西。

冬天的早晨,一點兒風也沒有,天卻乾巴巴的冷。過了楊各莊才走了十來里地,土猴凍得就受不了了。我說:“你要是冷,下車跟著跑會兒,一會兒就暖和了。”畢竟是十幾歲的孩子,大早起起來,一口熱乎飯也沒吃,在車上又凍了一個多鐘頭,他哪受得了。土猴下車跟著慢慢跑起來。

出了一個村,再上一條機耕路,土猴就被落在了大後邊,他喊我停下車等等他,他越喊我越使勁兒趕牛。大約落了有二里地了,土猴矮小的身影就象一根火柴棍兒那麼大了,他的聲音能隱隱約約地聽到,“等等我,等我回家了非告訴我爹,整死你!”我看他真追不上了就停下了牛車,我點上了一根煙,在車上坐著等他。一根煙沒抽完,土猴淚流滿面地鼻涕耷拉著上了車,嘴裏不住的媽的媽的。我說:“這回不冷了,連眼睛都出汗了。”他仍然不理我,我掏出春城牌煙,遞給他,他不接。我把火給他對著了,再遞給他,他才接過去。一根煙沒抽完,土猴就抽醉了,他抱著飼料袋幹嘔。等到了毛山拉紅泥的地方,他才精神了。

他下車了,背著給姥姥拿的花生。我從兜裏掏出一毛錢塞到他手裏。

“路上別玩兒,從姥家吃過午飯就回來,我裝完車就走。”土猴點頭,一溜小跑向宜安方向走去。

等太陽快正南時,土猴背著那個袋子回來了。袋子裏面裝的是大棗和蘋果。他解開扣兒,給我挑了一個大蘋果,又從懷裏掏出一塊烙餅遞給我說:“這是我姥姥讓給你捎來的,吃吧。”我叫他上車,我邊趕車邊吃,我們頂著冬日正午的陽光往家走。

當太陽偏西時,我倆將一車紅泥拉到了打井工地。隊長張羅大夥卸車,我和土猴上了井台,看看井打了多深,土猴在井台上轉了好幾轉,路上的事早忘在了腦後了。

最新生活新聞

延伸閱讀